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十一章 唱歌演戲的都不是好人

十一章 唱歌演戲的都不是好人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

戰爭在即,雲崗關高度戒嚴,片甲不得過關,什麼人也不放進放出,哪怕是親王貴族,軍令當前,也不例外,偏偏司徒小書是個例外中的例外。═┝.<。

當她來到雲崗關前,關上的兵將警戒到了極點,拉弓搭箭,等著長官一聲令下,就射殺來人,但司徒小書一亮出身分,情況就變了。

朱家的公主,這身分司徒小書從未引以為傲,提也不提,但封刀盟司徒小書的名號一出,雲崗關上便一陣騷動。

百族大戰時,司馬家的家主,同為一代名俠,一生扶助他人,鋤強懲奸的司馬扶他,與「刀尊」司徒無視並肩作戰,相交莫逆,私下更對司徒無視奉為楷模,對自己兒孫津津樂道。

聽到刀尊的孫女到來,雲崗關的狼翻兵不敢怠慢,第一時間進行通報,沒過幾分鐘,正在開軍務會議的司馬扶他,就率領一眾兵將,浩浩蕩蕩地開關門,把司徒小書等人迎接進去。

有幕僚提議,可能是姦細易容冒名,又或者有什麼陰謀詭計,都被這位留著鋼刷胡的老人大手一揮,「司徒一脈,豈容奸佞?不用多想。」

老人親自陪著司徒小書,進入雲崗關,連她的一眾手下與龍雲兒,都得以在不被搜身的情形下,像貴賓一樣被迎入棺內,幾乎可說享受與皇帝、郡公的相等待遇。

把司徒小書帶入軍議室中,迎面而來的氣息,讓司徒小書心中一凜,龍雲兒更全身緊繃,滿滿的地階之氣,幾乎壓得她難以呼吸。

不愧是大戰前夕,強手雲集,整個軍議室內,地階人物起碼有三十多位,高階的甚至沒資格有座位,老老實實列隊,站在各自的長官之前。

強大的地階陣容,儘管兩女身出名門,也不多見這種場面,而在這三十多位地階武者中,司馬家人只佔三分之一,其餘三分之二,全是光頭兼肌肉漢,頭頂有香疤,通體結實有如鋼鑄,不開口的時候,完全就像是一尊銅像、金像屹立在那裡。

金剛寺與司馬家禍福與共,這回面對獸軍,金剛寺的僧兵團也同步出動,前來雲崗關協同作戰,大量的地階、高階,讓此刻的軍議室里大壯行色。.?。c〔o[m

司徒小書、龍雲兒都感到振奮,如此兵強馬壯的陣容,交由良將武蒼霓指揮,雲關地理優勢,這一戰十拿九穩,足夠有勝利的信心了。

不過,當司徒小書說起巧遇武元帥,接受她的委託,回來報訊時,無論司馬家人還是金剛僧眾,表情都顯得怪異,司徒小書注意到了這點,卻沒太多在意,跟著,司馬扶他親自出手,一指點在司徒小書額上。

強光綻放,一縷神念釋放出來,化作一幕影像,在軍議室里展現出來。

一座粗獷卻充滿氣勢的白骨祭壇,前方是一大片獸族士兵,舉著利爪,高聲咆哮,氣壯雲霄。

祭壇上,一眾獸族將領,種族複雜,多種獸頭都有,他們手中都執拿著兵器,一起仰天而嘯。獸族與妖族近似,憑靠肉身作戰,沒有使兵器的習慣,會配戴兵器常常是身分的象徵,都不是普通獸人,拿的更不會是普通兵器。

壇上一名狼頭人身的狼人,年輕英銳,縱聲而呼,司馬家的高手第一時間認出來。

「托爾斯基!」

「飆狼族第一王子兼席戰將!」

「果然是這傢伙,就知道少不了他!但他身邊的這些……」

見到宿敵,司馬家眾高手都心緒難平,就連金剛寺的武僧們也有幾分意動,但看站在托爾斯基身邊的其他獸王,氣勢與排場都不輸給托爾斯基,顯然都是地為相若的獸族領袖,不由得心下一緊,肯定了對方的兵強馬壯。

司馬扶他皺了皺眉,伸手指向這些獸族領袖的旁邊,祭壇大火盆邊上的一角,眾人這才注意到,那邊有個傴僂著身體,手拿白骨杖,頭戴十禽冠的老獸人,雖不起眼,卻能與這些獸王共處壇上。

軍議室里瞬息靜下,年輕一輩的相顧愕然,隱約有個猜測,卻不敢胡亂開口,還是那名枯瘦如柴的老僧,長長嘆了口氣,「獸尊嘎古出世,此役難矣。┢╪┝╪┡.。」

室內一片寂靜,沒有人質疑雙方領袖的看法,但心裡都一陣涼颼颼的,獸尊是踏入天階後才得到的稱號,也是獸族中至高無上的聖者,過去獸族侵攻,常常號稱有獸尊隨行,卻都只是虛張聲勢,這回沒喊類似的話,沒想到獸尊卻真的來了。

天階唯有天階能擋,獸族的天階在陣,人族這邊的天階在哪裡?

所有人一陣驚恐,投向司徒小書的目光,都帶幾分感激,這個情報的份量太重,如果不知道獸尊真的出山,貿然與獸族野戰,可能一下被襲殺主帥與重將,甚至到全軍覆沒。

現在,全軍只要提前預防,就算不能坑到對方,起碼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大大提高,避免了一場大潰敗,這已經是大功一件。

司徒小書搖頭道:「我只是負責把情報傳回的人,偵知此事的武元帥才是真正大功,不知……武元帥何時回來,領導大家?」

一路上司徒小書都覺得奇怪,堂堂一軍的大元帥,節制整個西北地方軍方勢力的人物,在關鍵時刻,擅離職位,跑去偵查敵情,就算真有其必要性,這麼做也未免太離經叛道了。

但這麼一問,現場又陷入一陣更尷尬的沉默,半晌,司馬扶他這才開口,「小書丫頭,現下雲崗關與整個西北的軍務,都由老夫掌管,妳說的那個人……已經被免職外貶,不在這裡很久了。」

「什、什麼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