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十九章 緣來緣往

十九章 緣來緣往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雖然冰絃謫仙的名頭,響徹大半帝國,不曉得有多少青年才俊,都傾慕這個冰山美人,希望能把謫仙弄回自家,榮耀門楣,更成為焦點,但在溫去病眼中,這個故人之妹的小美女,純粹就是一小屁孩,自己就是把腦袋瓜砸破十次,也不會對這黃毛丫頭有興趣,更別說綺念。

不過,就像當年大家輪流抽六道輪迴寶瓶的獎品那樣,命運這東西,往往是越不想要什麼,就越來什麼,突然的一下震蕩,查覺到的時候,自己整個人都已經貼撞過去。

嘴巴吻著小美女的耳垂,雙手分別按放在對面的小腹與胸口,兩具**之間,再沒剩下半分距離,貼得無比緊密。

心無綺念,頂級鍊金術師的自然反應,在其他雜念生出前,溫去病直接先確認完畢接觸物體的尺寸、質量。

冰山小美女的腰挺細,**筆直,酥胸盈盈一握,並不是那種豐腴有肉的體型,但冰肌玉骨,肢體勻稱,抱起來……出奇的冷。

溫去病一下驚醒,察覺到了異常,與自己肌膚相貼的這個女孩,緊貼的肌膚,散發著異常的寒氣,溫度在瘋狂下降,冷到不像血肉之軀,像一塊巨冰,寒氣散布之下,連箱子內都開始凝霜。

這絕不是正常的人體,在溫去病的印象里,只有幾種特殊血脈,能夠造成這種冰雪之軀的效果,但無論是哪一種,可以肯定的是,司馬家傳承的狼血中,沒有這樣的。

瞬間的心念閃動,溫去病承受不住森冷凍氣,往後急靠,從司馬冰心身上脫離,貼觸到的皮膚已經凍得麻木,再多一會兒就會凍傷,也幸好那把插落的刀已拔回,否則這一下從美人身上彈開,就要撞在刀上。

「喂,至於嗎?妳……」

話說得猛打哆嗦,溫去病對這股寒氣的強度評估又高几分。

司馬冰心杏眼圓睜,更帶幾分惱羞成怒,自己身負家族重望,持身甚謹,從來沒與任何男子親近過,這回破例與此人同躺一箱,一方面是為任務所逼,一方面也是看他替自己救了鵰兒,不是個壞人,哪知竟給他大佔便宜!

回想到剛剛那一瞬,他的唇碰在耳朵上,手掌按壓在自己胸口,還用力壓了好幾秒,整個軀體也壓貼自己身上,溫熱的感覺、男子的氣息……是自己想都不曾想的感覺,從短暫的失神回復後,又羞又氣的急怒,恨不得一掌就把這人打出去。

只是手掌才剛舉起,陡覺一陣警兆襲來,退無可退,只能往前一撲,身甫動,銳氣擦背貼過,插裂箱子的一刀,再次落來,險些就貫穿了司馬冰心的嬌軀。

險險逃脫大難,司馬冰心一點高興的感覺也沒有,為了躲這一刀,不假思索地往前一撲,不但撞在那男人身上,還比剛才更糟糕。

這一撲,不但像小熊抱樹,牢牢抱在那個男人的身上,而且,四唇恰到好處地彼此印上,少女從未有過的初吻,就這麼意外地發生,白白送給那個不該擁有它的男人。

乍然唇分,司馬冰心眼中的寒芒,銳利到可以殺死人,已不及阻止的遺憾,她既悔且恨,超想先殺掉這男人,然後自殺。

「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」

「冷靜!這都是誤會,是可以解釋的。」

溫去病試圖大事化小的解釋,沒有讓少女覺得好過,只氣到幾乎飆淚,一掌就打了過來。

「淫賊!看掌。」

「哇,親個嘴就算淫賊?但好像我才是被淫的那個呢!」

溫去病嘴上還口,手中不敢怠慢,看準來勢,雙掌一錯,交繞相迎,封住司馬冰心的一掌,司馬冰心立即變招,雙掌穿花蝴蝶似的拍來,卻被溫去病一勾一拉,卸勁封住。

箱中狹窄,司馬冰心不敢全面發勁,單純以貼身短打的擒拿手法出擊,這邊打得快,那邊竟然也接得快,雙方轉眼間拆了七八招,司馬冰心越打越覺得怪異,莫名的熟悉感,竟像是在和同門拆招?

連著兩式鎖喉、扣腕的妙著,被溫去病隨手拆解開,司馬冰心陡然醒悟,險些驚叫出來。

「雙極輪?」

「嘿嘿,不行嗎?」

「你怎會……」

「噓!」

溫去病藉勢抓住小美女白皙的嫩手,雙方四手幾乎纏成了麻花,低聲道:「鎮定一點,一切是時勢所逼,認真來說的話,現在的情形其實還不是最壞。」

「你還敢說!我……我的清白……難道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壞的?」

司馬冰心的眼中,隱約閃爍著電芒,溫去病心頭一凜,可插入箱中的那把刀,驟然拔出,抬著箱子的那兩個獸人,不知是給斬殺了,還是抬不住,一下鬆手,木箱連同箱中的兩人,摔砸落地,還來不及喊痛,驟覺刀風襲來。

這回,不是插左或插右,刀勢直劈木箱中線,要直接把這箱子一分為二,不管往哪邊躲,最終都是無路可躲。

逼命危機,司馬冰心再也坐不住,雙掌一錯,雙極勁渾成,就要穿破木箱,往頂上落來的一刀拍去,但溫去病耳聽風聲,閃電出手,扣住司馬冰心的手掌,制止了她的防禦。

司馬冰心錯愕怒瞪,這等若是把性命送到別人刀口下,難道這傢伙腦子有病,聽了自己要殺他,就想來同歸於盡?

一下錯愕,一道勁風從旁飆起,風聲不強,氣勁卻極為驚人,強悍的氣機,同為半步地階的力量,伴隨著一聲怒喝,正面撞擊。

「伊萬!你太目中無主了!」

「哼!」

前者是群狼之首安德烈的聲音,後者卻是伊萬可夫,雙方氣勁碰撞,震蕩波四散,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