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章 大義所趨,常在我心

二十章 大義所趨,常在我心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抵達獸族領地的初體驗,因為伊萬可夫的攔截,平添了一番兇險,雖然有驚無險,但溫去病已從中看到了一些訊息,曉得自己落在怎樣的一個處境里。

當獸人們進入王子府,把貨物卸下,溫去病與司馬冰心出來,他馬上打開黑幕封禁,與這個戰友簡單交談。

「我們的情況不妙,妳知道嗎?」

「當然知道,你剛才輕薄我,這筆帳我跟你沒完,還有,你為什麼會使雙極輪?使的還不地道,似是而非,你從哪偷學的?」

「誰跟妳說這個啊?妳睜點眼看看自己在的地方可以嗎?夫人!」

哪怕在封禁之中,溫去病還是刻意加重末尾兩字,點醒對方身在敵境,「僱用我們的那一位,是狼族第二王子安德烈……」

「我知道!」司馬冰心閃過興奮之情,「飆狼族第二王子,可不是普通人物呢,如果我們……」

「如果個頭啊,這傢伙搞不好快完蛋了。」溫去病正色道:「獸族很重尊嚴和面子,為了捍衛臉面,抽刀子殺人全家是常有的事,他身為王子,他哥底下的席戰將卻敢這樣來挑事,而他沒有馬上把人砍了,妳覺得這是什麼狀況?」

司馬冰心生長在西北,對獸族的狀況,所知遠較內地人族為多,一想這邊的習俗,登時驚覺不妙,「不好,獸族不懂分寸,不曉得什麼叫見好便收,那個伊萬可夫嘗了甜頭,很快就會有後續動作,下一回上門,會鬧得更厲害,這王子撐得住嗎……等等,他撐不撐得住,關我們什麼事?」

「他死的時候,拖不拖我們下水,就很關我們有事。」

溫去病簡單說完,揮手撤了封禁,迎嚮往這邊走來的安德烈王子,手更老實不客氣地往旁一摟,把整個身體僵硬似木的司馬冰心攔腰摟過,一起走向前。

這種時候,兩夫妻的身分實在好用,換了是普通的助手或弟子,這麼頻繁地開啟封禁說悄悄話,定然引起懷疑,可換了夫妻身分,開封禁說完話後,配合一些親昵的摟腰動作,很容易就能混過去,對方識趣一點的,甚至連問都不多問。

安德烈……無疑是個很識趣的狼人,他就像什麼都沒看到一樣,表示了招呼不周的歉意,來請兩位貴賓去詳談。

對方識趣,溫去病兩人當然也不會拒絕,就這麼男方勾勾搭搭,女方徹底僵化,差點給打橫抱起地去到安德烈的會客室……密室。

不得不說,獸族與人族,不但是兩個不同的種族,彼此文明進步的程度也差很多,人類已經展到國家規模,獸族這裡完全都還是部落的層次。

飆狼族二王子,聽起來無比顯赫的身分,所謂的王子府,也不過就是個農舍般的四合院,中央廣場處,還扎了一個不倫不類的大帳篷,灰僕僕的,也沒甚麼彩繪裝飾,甚是土氣。

據說,飆狼族王所住的「王宮」,不過是面積大過這邊數倍,但基本的建築架構與裝飾,並沒有什麼差別,獸族的狀況可見一斑。

「兩位,時間緊急,我們開門見山吧。」

安德烈的會客密室,就是在四合院中的那個大帳棚,帳中還有帳,布幕內用獸血畫著封禁符文,多層隔絕,雖然在溫去病眼中差強人意,卻已是這裡能拿出來的最好安保了。

「我是飆狼族二王子安德烈,賢夫婦可能聽過我的名字,這次我請兩位來,替我開一個陣、解一道鎖……」

「等等!」

溫去病環顧了一下在場的多名飆狼近衛,道:「我喜歡開門見山,但既然時間緊急,我希望這所謂的開門見山,是王子殿下的坦誠以告,不是灌了一堆水的,否則還不如不說。」

安德烈不悅道:「先生是在質疑本王的誠意?先生來歷成謎,本王可沒有問及先生的背景。」

「那當然,因為今天是你請我辦事,不是我找你做工。w?ww.`」

溫去病無懼周圍獸人怒瞪的壓力,侃侃道:「解鎖開陣這些工作,需要很詳細的數據,數據的蒐集要靠詳細調查,如果時間緊急的話,一切從權,詳細無從談起,所以王子你給的每一分信息,都非常重要,如果話不說清楚,讓我夫妻一知半解地去開工,到時候出了什麼事,是你自己的損失。」

被這麼一說,安德烈的眼神轉為凝重,思索片刻後,道:「既是如此,本王也就不隱瞞了,這次僱用兩位,是為了人、狼兩族和平,要請兩位闖陣,盜出一件東西。」

「盜東西?」

「兩族和平?」

溫去病、司馬冰心分別叫了一聲,各自對不同的部分被引起興趣。

安德烈點頭道:「兩位可能知道,當前飆狼族由我王兄執政,我父王年老多病,族中大權旁落,都落到我王兄手上,他雄心萬丈,急著從人族手上掠取資源,這些年來不斷製造衝突,現在更廣邀各獸族,預備聯合進軍,攻破你們的雲崗關,締造獸族盛世……我相信,這對你們來說,不是好事。」

溫去病聳聳肩,一副不在乎的模樣,司馬冰心卻戒慎憂懼地搖了搖頭,死都不相信,世上會有獸人還希望兩族和平,這肯定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。

「人類與獸族的和平來之不易,我希望這樣的日子能持續,父王他其實也是這麼想的,早年他與王兄常為此爭吵,後來他病倒下,王兄大權獨攬,事情才從此失控,而最近一次會面,父王他告訴我……」

安德烈握著拳頭,重重捶了地面一記,「父王的急病,其實全是王兄他做的手腳,是他陰謀毒害父王,藉此奪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