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四章 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

二十四章 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

一夜無眠,司馬冰心打著呵欠,怎麼都沒法相信昨晚的荒唐,素來深恨獸族的自己,居然有覺不睡,陪著跑來找媽媽說故事的兩個狼童玩鬧,最後還講了一晚的故事給他們。

對自己的解釋,是因為不想回去面對那個男人。

自身血脈的秘密,不但關乎性命,還牽涉司馬、玉虛兩家的絕密,內中使用的技術、資源,若為人所知,都會鬧出大事來,自己絕不允許知情的外人活著,這是自己的責任。

但……已經失手一次,甚至全弄不清楚他如何脫身的,再見到他,出手說不過去,不出手又交代不過去,在心裡整出頭緒之前,只能像只縮頭烏龜一樣先逃避。

就這麼耗了一晚,直到天亮,精神不好的自己,被狼妃叫出去,準備出發,也見到了那個男人,他一隻腳裹著繃帶,拄著拐杖,雖然受了傷,卻對昨晚的事隻字不提,像什麼都沒發生過。

這不知算不算體貼的體貼,確實讓自己頗為受用,而安德烈等獸人在旁,自己也不好翻臉對「丈夫」出手,只好打迷糊仗,就這麼乾笑著陪在他身旁,扶著他走路。

「別高興太早……我這人講究禮尚往來,這筆帳我早晚會討的。」

帶著陰險的竊笑,溫去病摟著小美女的肩頭,壓低聲音說話,後者是首次沒對他的觸碰表示抗拒,但下意識地雙手按在臀後,提防的意圖明顯,卻讓溫去病莞爾。

「喂,掩耳盜鈴是不好的,妳這動作,胸口太突出了,是在暗示我作什麼嗎?」

「啊!」

司馬冰心一驚,先是雙臂交疊,護住胸口,跟著又覺得不妥,一手摀胸,一手遮臀,像盯賊一樣盯著溫去病,緊張兮兮的神情,先引得安德烈等一眾狼人哈哈大笑,稱讚溫去病有一個可愛的俏嬌妻,艷福無邊。

溫去病笑而不語,只是在司馬冰心動作時,細看她眼角眉梢的一層黑氣,這股黑氣昨天並沒有,之所以會出現,是因為她內傷嚴重,又強行壓制。

這真是弄巧反拙的鳥事,如果碰上意外,要出手戰鬥,這丫頭非但幫不上忙,還會成為負累,自己得要想辦法連她一起救,這負擔就大了……

朝王子府外的觀察哨看一眼,溫去病心中不無忐忑,照情勢估計,只要己方當心一點,對面應該還不至於有什麼行動吧?昨晚好不容易從安德烈的口中,探知了狼王廟的一些虛實,現下求神拜佛,也要祈禱自己入廟行竊之前,不要有任何的節外生枝……

準備妥當後,一行人在獸人武衛的護送下,悄悄出門,前往狼王廟的外圍,探看狀況。

這是溫去病的要求,因為事情緊急,蒐集情報是重中之重,很多東西只看圖卷與文書,根本看不出什麼東西,王子手下又沒有可信賴的人才,如果不現在就去踩踩盤,到時候才發現問題,根本不及應付。

安德烈很清楚事情的嚴重性,所以寧冒風險,率眾陪著兩人外出,還給兩人用上了最高等的掩形道具,讓兩人能頂著狼族的形象上街,以策安全。

「這是我飆狼族最傑出的造器大師柯勒所做,只要戴上,在我飆狼族內,沒有人能夠看穿你們的偽裝。」

「……真的是耶,如果只在飆狼族境內走的話。」

溫去病接過那個護額道具時,忍不住微笑說話,安德烈聽出了話中之意,狼首不會臉紅,卻難掩尷尬。

獸族勇悍無雙,戰力爆發起來,能戰平數個同境界的人族武者,但工藝就是獸族弱項,什麼造器大師,無非是自吹自擂的臉上貼金,和九龍寨里那些經過嚴謹考核出來的大師,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。

之前安德烈跑飛雲綠洲,所裝配的變身道具,溫去病看來簡直爛得可以,拿掉面罩頭套後,底下雖然是人面,但整排獸人生著同一張臉,這種裝備爛到無法及格,也就只能在獸族中騙騙鄉巴佬,拿到外頭去,恐怕幾下就給人看穿了。

不過,比起創造,溫去病更擅長修理與改造,所以東西入手後,稍微調整,就交付給司馬冰心與自己使用,兩人完全化為狼人外形。

相較於必須要改頭換面的兩人,二王子安德烈的換裝改扮,才是真正詭異的地方。

狼王廟,是祭祀歷代狼主神位之處,近似皇陵,卻更為神聖,可能是飆狼族境內最宏偉壯觀的建築物,不允許任何獸人靠近,唯有純血的王族之後,才能跪謁參拜。

於情於理,安德烈身為二王子,有充分資格拜謁祖陵,但他不但沒法光明正大直赴狼王廟,甚至連出門都要喬裝改扮,與近衛們同扮成普通狼人,這小心翼翼的謹慎,看在溫去病眼中,真心感嘆這名王子的不易。

安德烈道:「我王兄對我提防甚深,別說發現我去王廟,就是我隨便上街,也會引起他的警惕,逼不得已,只能這樣行動,兩位勿怪。」

溫去病笑道:「理解,理解,天下間有著各種不同的兄弟,習慣便好。」

司馬冰心道:「你大哥不是個東西,你倒是不錯,生的兒子很可愛,娶的老婆也是好人……我可不是隨隨便便會誇獎獸族的喔。」

溫去病聞言心有戚戚焉,當得知這丫頭和安德烈的妻子、一雙兒子玩了整夜,自己下巴都快掉了,記得她明明就很仇視獸族的啊,根深蒂固的仇恨,有那麼容易放下嗎?

……或者,這也與她兄長有關?說到底,是樵峰那呆瓜的妹妹……

安德烈道:「王兄與我理念不合,但如果不是遮日那王給他的壓力太大,他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