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三十三章 安步當車

三十三章 安步當車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上古迷陣之中,天地生靈大變,無數異獸先後出現,有人首蛇身的怪物,有九頭虎身、有羊身虎齒人爪……造型各自不同。

每一頭異獸,各具不同異象,有的威煞如海,有的綿延千里,身軀雄偉,還有的高懸空中,如同星辰……恐怖的氣息,別說是封神之後,很多在上古時代便已絕跡。

「九頭虎身的那個是開明獸,守正辟邪,專噬奸佞,戰力……地階碰上了,就是個渣。」

「那個身軀一眼看不到邊的,是燭九陰,又稱燭龍,是上古神獸中極少的時光類存在。」

「……腳步輕一點,那頭饕餮剛剛看了妳一眼,如果牠咬過來,我們都要跟妳一起陪葬的。」

溫去病拄著新的枴杖,邊走邊說,對各類異獸如數家珍,而負責扛起米婭的司馬冰心,在各種異獸的威煞瀰漫下,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,就怕引起這些異獸的注意,隨便挨個一爪、一吼,連一堆骨肉渣都不剩下。

上古第一迷陣,加上神靈入陣,結果確實恐怖,外頭如果要強攻,恐怕千軍萬馬進來,都還不夠填命的,狼王廟有此屏障,確實無懼外人入侵,自己掉入陣中,本來該立刻斃命的……本來是的……

不久之前,千百異獸群起湧來,危急的一刻,溫去病一抖手,一組東西出現在掌中,幾張木牌與石牌,不知是什麼東西,但溫去病閃電出手,從牌組中沾出幾張,分別點在自己、司馬冰心、米婭的額頂。

幾張牌沾在額頭,剩餘的牌在溫去病掌中旋動,散放光紋,運轉成陣,陣式一成,三人的身影迅速失去色彩,歸於黑白,與周圍山水同化。

三人身上的色彩一失,滿天、滿地湧來的異獸,就像全然看不到三人一樣,奔騰而過,對他們視之不見。

這一次,司馬冰心沒有目瞪口呆,與這男人同行到現在,他好像什麼事情都擺得平,自己被嚇得多了,此刻已經麻木,不大驚小怪了。

就是……連著這樣下來,不知不覺,自己看他的眼神,從尊重、敬重,到現在已經幾乎是崇拜了,自己見多了青年才俊,也看多了前輩高人,卻好像沒人能像他一樣有本事,讓自己心服口服……不過,好歹自己也是道門出身,多少也看得出些端倪。

「這些木符、石符是什麼?殘損的神器嗎?看起來好像是神器等級……」

「這些不是符牌。」

「那是什麼?」

司馬冰心的問題,溫去病笑而不答,總不成告訴這丫頭,江山社稷圖是神器而非純陣,自己持有部分,然後由她滿世界嚷嚷吧?

神靈的力量入陣,操持陣圖,這絕不是普通人能抗衡的,若手上沒有這籌碼,自己肯定有多遠離多遠,不會跑進來送死,但有這籌碼在手,狀況就不同了。

社稷圖本為一體,自己祭起手上江山牌組,對狼王廟的這部分既融入,也形成干擾,一經發動,自己三人立刻融為陣圖的一部份,不受其害。

有這個籌碼,迷陣對自己沒有太大的效果,自己可以憑此抗拒光陰演化,阻擋時光長河的沖刷,更能不受錯亂方位影響,直直走向狼王廟。

取寶之行的障礙,被一塊塊搬開了,眼下應該要考慮的,是手上實力的問題,因為即使出了迷陣,狼王廟內也不可能沒風險,力量的準備仍是必要,幸好,術式武裝已經填充完成,就剩下發動條件的準備,以及……

「對了,妳對自己的血脈,有什麼了解?」溫去病道:「玉虛真宗長於術數,但血脈覺醒的技術,道門也只是一知半解,為妳擬定的方案未必是最好,妳把情況讓我多了解一些,說不定我能幫妳找個更好的方法出來。」

「少吹牛了!我承認你這人有點本事,但冰音咒護心,雙極輪理氣,是本門上仙研擬的方略,你……連地階也沒有吧?」

語帶保留,意思卻明顯,連地階修為都沒有,如何能質疑天階上仙的手段?

溫去病一笑,「術業有專攻,如果玉虛上仙真那麼有本事,妳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半調子?每次運使血脈力量,都像要命一樣?」

「都是那個小賤……」司馬冰心似要脫口而出,卻又忍下,考慮了幾秒,這才氣呼呼地道:「都是那個壞女人害的,沒有她,我怎麼會這麼慘?」

溫去病心頭一跳,故作不經意地道:「壞女人?誰?又是武蒼霓?她害完妳哥又害妳,這麼歹毒?」

「不是,她當然也是壞女人,不過這個也壞,還整天裝模作樣,表面正氣,內藏陰險,虛偽到讓人想吐!」

「哦,是同門糾紛?理解,你們那邊很多這種人。」

「誰說她是我們玉虛真宗的?」司馬冰心杏眼圓瞪,怒道:「是封刀盟的司徒小書!她欠我的債,早晚我會討回來!」

「……妳仇家好多啊。」

溫去病暗自好笑,不知這兩個丫頭片子,如何會有恩怨?雖說優秀的女人容易彼此看不過眼,但司馬冰心的憤慨,似乎不是那麼簡單。

略一詢問,司馬冰心連珠炮似的把心內不滿傾吐出來。

時間是數年前,司馬冰心修練冰音咒,正到緊要關頭,在一次社交場合中,不記得是誰挑起了話頭,談及碎星團,她忍不住出言相譏,用簡短卻夠辛辣的話,罵了這些居心叵測,陰謀亂世的匪徒。

碎星團策畫封神,害死了兄長,司馬冰心視之為仇敵,恨不能親手宰幾個來泄忿,只遺憾沒有這機會,沒想到這話一說,同參加這場宴會的司徒小書,卻冒了出來,雙方話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