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六章 一槌破城(周一求紅包)

第六章 一槌破城(周一求紅包)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

司馬冰心知道武蒼霓很強,無論是師長,或是身邊親友,都承認這一點,自封神一戰後,帝國內所存在的強者中,武蒼霓可名列前十,甚至前五,未入天階,卻能對天階產生威脅,這樣的人物,怎麼可能不強?

親自看著這位大嫂出刀,感覺更深,明明是地階的她,連法相也不用,隨手揮灑,將那些巨獸遠遠擊飛,如拋石子,比單純一刀劈殺要困難多了,自己雖然自負,但這樣的境界……恐怕一世苦練都追不上。

……這個可惡的女人,一定是知道我討厭她,故意這樣向我示威,真可惡!

心中不忿,小美女氣呼呼地鼓起了腮幫子,但相同的情境,看在溫去病眼中,卻有不同的解釋。

武蒼霓的戰鬥風格變了。

早年她直承虎禪殺絕,大開大闔的刀路,純粹以力壓人,剛猛無匹,尤其是晉陞地階後,法相結合虎禪刀意,橫斬天階,威不可擋,但此刻,法相不現,每一刀在六分剛勁中,還帶著四分陰柔,刀路也轉趨細膩,尋隙而擊。

這不是力霸如山,也不是巧,而是走上了駕馭力量的道路,每一刀恰到好處,力道不多不少,配合擊出角度、斬落時間,完美達成目的,如果不需要過多的力量,就連法相都沒有必要使出。

司馬冰心會以為這是示威,溫去病卻知,這是修行!

藉著化身夜鶯夫人,接觸無神鋪邪派武學的機會,武蒼霓將自身技藝重新梳理,踏出新路,而一般來說,武者會捨棄沉浸多年的修路,徹底轉換風格的理由,只有一個,就是卡在瓶頸上,茫無頭緒,舍舊試新,累積感悟,以求突破。

……換句話說,自己這名老戰友,很可能一隻腳已經踏在天階邊上了!

溫去病由衷替友人的進境高興,而在武蒼霓的開路掩護下,一行人勢如破竹,高速推進。

有額頂的陣牌守護,江山社稷圖許多厲害的殺著,時光、空間的演化,全數不啟動,陣內唯一的威脅,僅余那些由神靈之力所化,形同盲聾的奇獸,被武蒼霓一一打飛出去,不成障礙,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大陣的邊緣。

「當心,最強的一關來了!」溫去病聲甫落,地面驟然震動,黃沙飛揚,遮天蔽日,一條數百米長的軟體沙蟲,破地而出,高抬起那參天巨軀,大張的嘴巴里,三排尖晃晃的利齒,迎光閃耀,跟著,從天頂覆蓋下來,巨大的黑影,如巨神之掌,將三人全籠罩在內。

……三人?

巨沙蟲沒多少智力,只是本能地感察到危機,一道人影飆空直上,身後法相隱現,衝天而起的劍齒飛虎,乘風飆空,一下躍高到巨沙蟲頂上,揚起手便是一刀。

沙蟲不光體型巨碩,表皮層更是堅韌,又滑不溜手,能抗水火,等閑別說是刀劈劍砍,就是拿巨弩、火炮來轟,都未必打得出傷口,溫去病自忖,飆風晶鑽的一擊,能造成傷害,卻說不上多大效果,就不知武蒼霓手執寶刀,一擊之下,能否將這沙蟲順利斬開?

……不對,她那一刀……不是斬。

溫去病微一揚眉,就見武蒼霓的刀氣落在沙蟲頭部,手勢類似劈砍,實際效果卻像是槌砸,而且還是撞城槌的級數!

一聲悶響,沙蟲軀體柔軟,渾不受力,抗擊力強,卻被這一擊槌得頭部變形,扁平擠壓,巨口內三排刀輪齒,一起被震得脫落,飛出口中,整個巨軀搖搖晃晃,如擎天之柱崩塌,垮砸下來。

司馬冰心帶著兩名同伴高速掠出,在巨沙蟲砸入地面前,先行掠出,就看武蒼霓飄然落地,身手矯健如蒼鷹,一襲輕紗擺盪飄揚,美艷無雙。

「跟著我走!」武蒼霓一聲呼喝,催著同伴全速離開,而這彷彿天罰之槌的一擊,似乎也驚動了什麼,悶雷似的錯亂奔騰聲,自遠處迅速靠近,無論那是什麼生物,都絕對沒有人想去一窺。

一行人加快了脫離的腳步,而在即將脫出之前,溫去病忽然有了動作,旋浮在他掌中,組成光陣的四張牌,隨著他手一動,高速飛出,沒入土中,一下就沒了蹤影。

司馬冰心驚訝道:「你幹什麼啊?就算不想要,也不必丟棄啊!」雖然不知道這四張石牌、木牌的底細,但江山社稷圖是上古第一迷陣,等級奇高,這幾張牌能護著眾人在社稷圖內暢行無阻,肯定不是凡物,溫去病竟然將它們說丟就丟,這也實在太揮霍了。

武蒼霓微微皺眉,看出溫去病的動作不尋常,只是猜不出具體目的,然而,這種預留後手的作風,確實很像過去的碎星團,這男人……是在捕獵過程中,把獵物的特長全學了嗎?

溫去病笑道:「不是丟,是設置點障礙物,這四面東西一下去,從現在起,起碼五天之內,江山社稷圖關不起來,外頭就是千軍萬馬,也別想進來,我們可以安全躲在廟裡。」司馬冰心奇道:「這樣也可以?」異獸群追趕的聲音,一下又飆近不少,武蒼霓催道:「快走!時間寶貴。」喝完,武蒼霓起手便是一刀,刀光如虹,分宇破宙,將屏障在正前方的一道白色霧幕展開,四人先後沖入,一陣天旋地轉過後,已經回到正常的世界,腳踏實地。

成功脫出上古第一迷陣,回望後方,仍是一片白蒙蒙的霧障,伸手不見五指,分隔著兩個不同的世界,但轉頭望向前方,一座由石材所堆建的神殿,造型樸拙,氣派恢弘,巍峨矗立在眼前。

「……狼王廟!」司馬冰心低呼一聲,感受著體內的異樣悸動,整顆心都緊繃起來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