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十八章 當時冷月在

十八章 當時冷月在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論見識、軍略,武蒼霓絕不在溫去病之下,溫去病所看出的東西,她基本也看得出來,當感應到外頭越來越明顯的濃烈血煞,確認獸族進行過血祭,她很快聯想到,獸族必然出兵了。

……打就打吧,雲崗關多年經營,又有金剛寺奧援,諸般布置,可不是那麼簡單能夠打下的。

……以百族大戰時的神魔為假想敵,雲崗關的防禦,不是隨便來幾個天階,上一群地階,就那麼容易可以打破的,自己多年苦功,豈同泛泛?

……過往與獸族的大小戰,都證明了這一點,大多數時候,獸族甚至還沒碰到雲崗關,就被掃回老家去了,能打到雲崗關下的幾回,則讓獸族付出了更慘重的傷亡,狠狠踢在鐵板上,也正是因為如此,自己才敢離職他去,執行更長線的計畫。

……但為何自己心頭,仍有一絲憂慮,縈繞不去?

武蒼霓心念閃動,騶牙刀平平揮出,彎折輕薄的奇形刀刃,能削鐵如泥,斬石如切豆腐,但加持「不殺之戒」後,威能轉化,揮出的刀,如同獨腳銅人、狼牙棒之類的重兵器,在自己手裡,更如攻城的戰槌。

「賤婦!別人怕妳,我可不怕!」一道魁梧身影,張開雙爪衝來,勢若摧山,殺意如熾,「我乃虎族逐日王!且看誰才是虎中……」騶牙橫掃,仁刀無匹,穿過虎王的攻勢,閃電般斬中他頸項,彷彿戰槌砸落,將白額虎王打落地上。

「……逐日妖王我也斬過,你這獸王又算甚麼?」武蒼霓身形閃動,本就位移快速的躡影形絕,揉合無神鋪的詭秘步法後,益發神出鬼沒,斬落虎王之後,看也不看,騶牙刀往後如扇揮展,將一雙來襲的熊爪擋住,跟著便一掌拍過去。

虎錄七神絕.紫度雷絕!

一記神掌,直逼千斤體重的熊王,被震飛倒退,渾身電流繚繞,冒起了青煙,若是人族的地階,挨上這一掌,不死也去掉半條命,但這名熊王連退數步後,便即站定,怒吼一聲,又撲了上來,防禦力之強,令人身武者瞠乎其後。

如此鋼軀,並不是這名熊王所獨有,在場的其餘獸王,也都有相若,甚至更強與此的抗擊力。

獸族、妖族的修練之路,與人族不同,邁入地階後,不凝結法相,而是追求肉身的極度強大,提前修出法身,走肉身成聖的路子,在肉身攻擊力、抗擊力方面,無須爆發,就強過人類不是一點半點,大佔便宜。

若只是單對二、三,武蒼霓早已斬殺獸王,但五六名獸王聯手圍攻,甫才得手一招,馬上就有其他殺著攻至,不得不出手拆解,纏鬥上一段時間後,早先的傷口隱隱作痛,氣血翻湧不休,卻未能對獸王們造成太大傷害。

但獸王們也個個顏面無光,長年為敵,他們素知武蒼霓之能,這回聯手為戰,以眾凌寡,想將她一舉打殘、殺斃,自認勝券在握,哪知這女人影如鬼魅變形,這邊的攻擊,她每每在間不容髮之際閃開,一下飄在左,一下飄在後,捉摸不定的刀,總從難以防禦的位置攻來,力道還重得嚇死人,連素以力量為優勢的獸族,都討不到絲毫便宜。

以眾敵一,對方是女子力弱之身,卻猶自占不到上風,這對雄性為尊的獸族,是**裸地打臉,顏面無光,更何況,對方法相未現,純憑體術與刀技,就把他們壓在下風,傳揚出去,後頭怎麼有臉身居高位?

開戰至今,他們都沒有使用「爆發」,因為這個血脈異能的發動,是以傷損肉體作為代價,每用一次,都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,消耗掉的氣血,永遠也無法回復。

獸族的修練,走肉身成聖的路子,爆發的次數越多,肉體傷損越重,後頭不但實力停滯不前,早病多殘,嚴重的甚至壯年暴斃,名符其實是拿命去換力量。

能修成獸王,都是萬中選一的資質,更不欠努力,誰都想更進一步,還要長命永霸,沒到不得已,誰都不願自斷後路……

「顧不得了!就是賠上往後,也要幹掉這賤婦!」一名犀角獸王怒吼提勁,發動血脈異能,周身幻彩流光,氣勁往四面衝擊,白色霧幕吹散,地面翻掀炸裂,氣勢無雙。

其餘獸王見狀,也不再保留,紛紛催動血脈異能,集體爆發,本已碩大的獸軀,血肉激變,體型足足大了兩三倍,周身鼓盪的氣勁,更撼動大地,如同擂鼓,周遭數百米地面,都在劇烈晃動。

地階力量,經爆發鼓催,陡然提升到地階中、末段,一股沒法形容的單純暴力。

相若的五股力量同時擊出,如同五道不可摧的堅牆,向內推擠,一直憑著詭秘身法瞬動游擊的武蒼霓,終於被逼出,在白霧中顯現身形,更受這暴力所激,一縷鮮血出現在嘴角。

獸王們聯手催勁,要再發一擊,卻同時臉色劇變,身上的某處,血肉痙攣,扭曲成一團,而後,爆炸開來,猛烈電流,由傷處直透血肉,貫入經脈。

先前的混戰,武蒼霓的騶牙刀,殺傷威力不強,倒是紫度神掌的電勁,著實不好招架,電得周身發麻,但誰也沒料到,在電流的表象之下,紫電悄然凝結的「雷丹」,植入血肉,一待血肉激變,吸收到足夠的能量,雷丹立即引爆!

「唔!」「哼!」這等若是以獸王們爆發的力量,猛力回擊一記,又是從內部爆發,什麼剛勁都承受不起,五名獸王之中,有四名都給炸得不輕,踉蹌跪地,就只有一名通體生著青刺,形如刺蝟的獸王,仗著渾身尖刺,先前武蒼霓未有近身,沒挨著紫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