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章 黃金之獅

二十章 黃金之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武蒼霓對戰獸族的經驗,無比豐富,百族大戰時,獸族從來就不是問題,敵人都是更強大的妖族,甚至妖族天階,每次對陣都以為自己沒命回來,相比之下,被多名同級數的獸王圍攻,簡直是小菜一碟。

以兵法、謀略入刀,逐步引導敵人入局,用最少的身體負擔,在最適當的時機殺敵,自身隨時發作的內傷,反能成為取信敵人的誘餌,唯有真實的傷,才能引誘嗜血的野獸安心入陷阱,成就獵人、獵物互換的一瞬。

為求慎重,武蒼霓更暗自留力,保留了一刀,等待隨時可能現身的那名天階,哪怕境界不如,自己豐富的越級戰經驗,也不是沒有一拚之力。

七絕合一的末日之招斬出,驟現空中的敵人,尚在預料之內,在他出手鎮壓,搶救獸王的一刻,自己暗留的一刀,便能反客為主,斬在他身上,完成殺局的第二步,爭取全身而退的機會。

然而,在整個戰局依預計進行時,卻出現一個全然意外的變化,一個破火飆至的獸族強人,配合天頂的鎮壓,直襲飆來。

武蒼霓不是沒想過,有其他獸王介入戰局,但來的這一個……很不一樣!

「獅族?」武蒼霓驚怒一聲,就見一隻白骨獅爪,撕裂大氣,當頭拍下,勁道奇重,赫然是地階級數的出力。

騶牙揮出,格擋骨爪,無匹大力涌去,碰撞瞬間,卻察覺對方在力量上,分毫不弱於己,六年來,自己首次遇見能在勁道上平分秋色的獸敵。

兩力對撞,相互一晃,各退了兩步,武蒼霓手中冷月亮虹,第一時間揮斬而去,搶佔先機,卻在途中被一柄三角錐似的重劍截下。

劍發金芒,冷月與之對擊一記,發出畏懼似的嗡鳴聲,武蒼霓只覺一股異力襲來,不是真氣,卻讓自己手酸腳軟,像中了迷魂藥一樣,渾身氣力不住被削減,眼看金劍追擊刺來,連忙舞動右手騶牙,橫封硬擋。

騶牙與金劍互拚,再次相互震開,一擊過後,騶牙的反應不似冷月,卻大放異彩,不住震動,好像非常歡喜悅樂,武蒼霓要花極大力氣,才能穩住手中一雙寶兵,而直至此時,她才有時間看清楚來襲之敵。

獅頭人身,來者是一名獅族獸人,這是完全陌生的面孔,獅族素來活動於大地西南,極重地域,不輕易離開西南,更別說出現在以狼族為首的西北。

這名獅族,相貌堂堂,長長的獅鬃,猶如黃金色的長髮傾瀉,雄目炯炯,不怒而威,年紀輕得出奇,最多不會超過二十五,無論用人族還是獸族的觀點,這都是一名美男子。

武蒼霓極少見到獸人裝配兵器,但他的身上就有三件,一套明黃色的甲胄,護住胸腹,胸口鑄造成獅頭型態,左手配了一套骨爪,三根利爪如勾;右手則持了一把如錐的三角金劍。

甲胄、錐劍,都亮得刺眼,裡頭參了不少黃金成分,換在別處,就是一副暴發戶的作派,但在他的身上,卻與那金色的獅鬃相映成輝,倍添王者威儀,而左腕上的骨爪,乍看平凡,只是由獸骨打磨製成,卻不住給武蒼霓威脅感,光是用目光掃過,雙眼都開始刺痛。

奇異的感受,武蒼霓陡然想起一件失落於百族大戰的神兵,由妖皇所贈,一百零八獸族會盟,締結血誓的依憑之物,對人族充滿無比惡意,以天為仇的驚世神兵!

「是獸王爪?」武蒼霓神情謹慎,「你是獅子心王遮日那?」獸王爪不是普通神兵,上頭盛載著一百零八獸族的血誓,是獸族的氣運之寶,持者即為獸族共主,在血脈共振下,發揮強絕威能,毀地撕天。

大戰期間,這件神兵不知幹掉多少人族強者,及至失落,獸族氣運由盛轉衰,最後一蹶不振,落入今日的情境,後來不知有多少獸人都希望重獲此寶,再造獸族盛世,料想不到……這件神兵落到一個最麻煩的人物手裡!

無怪短短時間內,遮日那王在南方聲名鵲起,收服周邊獸族,更無抗手……

「……妳是武蒼霓,大戰時候,我見過妳。」遮日那王骨爪一擺,朗聲道:「妳是人族中的佼佼者,我敬重妳,只要束手就縛,到我族內作客,今日我保妳平安!我家姊姊……應該會很喜歡妳!」

「……這裡好像不是獅族地頭。」武蒼霓冷笑道:「他們已經被你收服,一起奉你為獸族共主了嗎?」

說話時,四名獸王已經從危境中脫險,素來桀傲不遜的獸王,對這話竟然沒有絲毫不悅,還齊齊向遮日那王彎腰施禮,道謝他相救之德,而其他的精銳獸軍,也組成包圍圈,堵死所有退路,虎視眈眈。

見著這一幕,武蒼霓的心筆直往下沉去。

……從某層意義上來說,獸王爪得遇其主,這比雲崗關丟失還要嚴重,除非……自己能在這裡把人幹掉……

要實現這目標,武蒼霓抬頭朝上方看了一眼,血紅色的人形,相當瘦小,只是一道凝血化成的分身,本人並不在此,由凝血化形來施展神通。

「……六年前,傳聞嘎古踏入天階,成為獸尊,現在看來,傳言與事實有段距離啊!」武蒼霓淡然道:「如果真是天階,哪怕是凝血化身,威能也不只如此,嘎古為了庇護狼族,大吹大擂,自抬身價,真是豁出那張老臉不要了。」

遮日那王揮手,示意眾軍退後,語氣不急不躁,「武帥不用懷疑嘎古老師的力量,今次他純粹是來作一個見證者,為我與托爾斯基之間判定個輸贏,並無意過多參與戰事,武帥如要斬將奪爪,直接動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