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七章 天道無情

二十七章 天道無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昔日的對話,點滴流過心頭,枯榮長老驟然變『色』,脫口道:「你們作了什麼?」「什麼?」司馬令公如墜五里霧中,不明此問何意?枯榮長老只得解釋,「古歌雅虎為雲崗新關設計組合大陣時,以通天手段勾連大道,大金剛陣的對應法則,即是天地正氣。超多好看小說,最新章節訪問:.。」

「正氣?」

「天地有正氣,金剛法相形,雙極匯於一,舉世莫能敵,這是賈伯斯當初給我們的承諾,你該知道,他這個人是何等自負,說了能作到的效果,從沒有做不到的。」枯榮長老道:「只要我們是守土衛民,堂堂正正之師,不染不義之血,則法陣永固,秉天地正氣,執天地正法,獸族的血祭再厲害,累積的血怨之氣再強,也從本質上被我們完克,除非……」

司馬令公道:「除非什麼?」枯榮長老道:「除非……獸族取得大義名份,得天道正氣護佑,我們師出無名,不能代天執法,那法陣就開啟不了,金剛大陣也無法發動。」

「荒唐!」司馬令公難以置信地叫道:「他們是侵略者,我們守土抗敵,何來不義?再說,你看看,他們一個個身上,那麼濃烈的血怨之氣環繞,蒼天好生親仁,不是最忌血祭的嗎?滿身血祭的侵略者,還有大義、正氣,這是什麼鬼道理?這還有天理沒有?」老令公憤怒的叫聲,含帶滿腔怨怒,咆哮而出,震得周圍眾人耳中嗡嗡,但年紀遠較他為長的枯瘦老僧,只是雙掌合十,一臉的無奈。

「天意、天理,是天道的意志,世人愛以人道之理臆度,可到底天理如何,除了蒼天,誰能答你?」枯榮長老道:「你該先『弄』清楚,到底這裡發生了什麼事?你們做了什麼,讓大陣沒法成功開啟?」

沒有用上「玷污」這個字眼,年老的僧人試圖避免過度刺『激』,但這話仍讓司馬令公非常憤怒,「做了什麼?這種事天才曉得?雲崗關一向是武家那丫頭的地盤,她跑了個沒影,整個責任忽然拋給我們,我們哪知道這裡是怎麼一回事?或許就是她做了什麼……」

「她不在這裡,把事情算到她頭上也於事無補。超多好看小說」枯榮長老搖頭道:「為今之計,只能先開小金剛陣,減少法陣的壓力,其餘的……看天意如何了?」

「……四叔,我司馬家人一生不靠天,不管是什麼狀況,我們都會儘力拚到最後一刻。」司馬令公手執長戈,衣甲一擺,長喝出聲,「小子們,隨爺爺殺敵去!」

「殺敵!殺敵!殺敵!」城關上,司馬家三代人舉兵呼喝,連喊三聲,群情『激』憤,士氣大振,把本來的慌『亂』情緒穩定下來,跟著,司馬令公親自領頭,司馬氏諸多地階、高階武者,追隨大家長的身後,如一條銀『色』洪流般衝殺下去,分赴幾處最危急的缺口,與源源而來的獸人死戰。

「……司馬老令公親自上陣了?」在遠處,一直希望找機會參戰,卻完全淪為局外人的司徒小書三人,看著兩軍人馬『激』烈廝殺在一處,司徒小書、龍雲兒都相當感動,老令公司馬扶他是沙場宿將,也是老牌的地階,實力擺在那裡,由他親自出擊,身先士卒,焉得不勝?

有別於兩『女』,武戰豪深有憂『色』,頻頻望天,不久,四尊巨大的金剛法相,屹立在雲崗關的上方,金光燦爛,聖氣籠罩,這股聖氣一出,獸人戰士身上的血怨之氣受到影響,略顯疲態,動作也慢了下來。

這本是拉平戰局的喜事,武戰豪卻憂『色』更重,不住道:「怎麼還不開金剛大陣?再不開金剛大陣,小金剛陣壓不住場的。」身為可能接任家主的菁英之一,武戰豪是受菁英培養,角『色』與司徒小書類似,卻有本質上的不同。

封刀盟是江湖組織,神都武家卻是一郡之雄,家主豈能不懂經營、不知兵?

加上有武蒼霓這個姐姐,耳濡目染,武戰豪頗善兵法,一眼就看出這戰局的不妥,遠比司徒、龍兩人更緊張。

見武戰豪這神情,司徒小書、龍雲兒都感不妙,再想想之前兩次金蓮綻放,未能連結成陣,登時察覺事情嚴重。

龍雲兒並不清楚雲崗關的布局,司徒小書卻對這傳說之地嚮往許久,頗知相關資料,這時聽了武戰豪的話,對照眼前情景,驚訝道:「金剛大陣無法打開,怎會?那大金剛鎮如何發出?護關法陣已經快破了啊!」

武戰豪神『色』凝重,「我聽阿姐講過,雲崗新關的布置,勾連大道法則,對應的是天地正氣,這也是設計者詢問過她之後,應她要求所做的方案,雲崗關守軍永遠是堂堂正正之師,抵禦侵略者,正氣長在,雲關不破。」

這個有些理想化的作法,無疑很對司徒小書的脾胃,身持正氣之誓,永為正義之師,只要確信自己腳下的道路正確,縱死也心甘情願,武蒼霓的這個堅持,司徒小書讚歎得無以復加。

……但這個理應完克侵略者的術數設計,為何會失效的?

……為何會失去正氣之師的堅持基礎?

為了生存競爭之類的侵略藉口,顯然不能取得天道認同,否則過往多次獸族攻打雲崗關,也不會一敗塗地,這回自然更不會例外,必有什麼其他的理由。

想起攻關之前,獸族的誓師振奮,司徒小書陡然生出一絲明悟。

……該不會……

抬起頭來,與武戰豪四目相接,雙方想的都是同一件事,搖了搖頭。

司徒小書喃喃道:「真想不到,但這件事,是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