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三十一章 雙極三絕

三十一章 雙極三絕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與初次發動的狀況不同,裝配上夔雷青牛的溫去病,化為一道電光,高速位移,瞬間閃花了一眾獸人的眼。

術式武裝這門技術,自己既熟悉也陌生,有長年駕馭「寶相金身」的經驗,自己在這方面的技術,當世無第二人能出其右,但這始終是一門還在摸索,遠遠說不上完善的技術,有許多地方,從理論轉化為實際時,會出現誤差,只能在親身體驗後,逐步確認。

這門技術的強大與否,操作者的自身修為佔兩成,血脈宿主的綜合素質佔兩成,真正的關鍵因素,還是在血脈本身。

血脈源頭有多強大,術式武裝的連結最終就能走多遠,如果血脈源頭是天階頂上的那種存在,在承受得住的前提下,能發揮出的力量簡直無可想像。

當然,那種層級的存在,不會輕易讓人竊用力量,倘若未取得授權,惹怒了祂們,直接一絲神念傳透過來,把竊賊爆掉,易如反掌,所以在安全上,天階等級的神獸、獸魔,反而是術式武裝的最佳選擇。

龍雲兒的冥界屍龍血脈,原本該是這技術夢寐以求的第一優選,不過,冥界屍龍無比邪異,術式武裝若使用得太過,龍雲兒隨時變成神魔顯身,化為屍龍的傀儡,在她自身修為有所突破前,最多只催到高階,就是安全容許的極限了。

相比之下,司馬冰心的出現,是意外之喜,夔雷青牛的血脈,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直指天階的奇特神獸可不好找,更別說司馬冰心還是玉虛真宗傾注大量資源打造出的種子,兩者結合,終點直指天階。

司馬冰心困於當年的走火,進境緩慢,玉虛真宗的栽培手法也過於老舊,使得整個培育計畫遠遠未能功成,但這並不妨礙自己的行動,或者說,他們的計畫雖未能功成,卻妥善地替自己完善了準備。

相同的力量,交到自己手裡,發揮出來的,將是完全不同的結果,眼前這一戰,就是最好的證明機會……

化身紫電,縱橫來去,等閑的獸兵,只看眼前紫光一閃,敵人就沒影了,就連那些獸王,都生出目眩神迷的感受,揮爪截擊,看似能將紫電截下,卻每每差之一步,失之毫釐。

而在高速位移中,一身鎧甲的溫去病,側眼一看司馬冰心,「撐得住嗎?」司馬冰心點了點頭,有了前一次的經驗,心裡做了準備,那種頭暈目眩、精力飛快消耗的感受,就不是那麼難挨,而且,由於自己主動配合,沒有心存反抗,損耗與疲憊感遠比上趟好得多。

「……很好,那準備吸一口氣,現在……要來了!」溫去病的話,司馬冰心不解其意,不知道什麼要來了,但忽然間,五臟六腑像是破穿了一個大洞,精氣源源不斷向外流出,和之前的消耗速度根本不能比,她彷彿看到自己的血肉乾癟下去,照這速度,最多十幾分鐘,自己就當定人干。

此消彼長,另一邊的溫去病,加倍汲取夔牛之力,身上鎧甲亮度更增,隱隱有更上一層樓的趨勢。

……是時候了。

溫去病意念轉動,將神念集中,深入腑臟,直透經脈,從最深處、最根源處去駕馭一身力量。

從低階開始,等級的增加,基本只是能量、力量的累積,大多數的高手、強人,一生勤修苦練,最終止步於地階,這是普通人的極限,所謂「半步地階」,實力驚人,拚命打起來,未必輸給一些初段的地階,可就是這艱難的半步,怎麼跨都跨不過去。

普通人的認知中,地階與高階的那道檻,就是法相之別,只有修出了法相,才能大量調用天地之力,由「人」邁向「非人」,最終成為「神」,但如何修出法相,那就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

人族的理解,法相的顯示,是神魂的展現,通常是透過冥想、內觀,增強精神力,強化魂魄、意念,投射於外,即是法相,此後循序漸進,練出元神,打開通往天階的大門。

當初在碎星團,山陸陵就已邁入地階,探索通往天階的道路,如果沒有那場驚變,最多幾個月,突破點就會到來,而即使在那場大屠殺之後,自己肉身重殘,神魂卻傷損不大,有了足夠能量入體,有了足夠承受力量的依憑,自己就能把能量增壓,推發上去。

「喝!」一聲虎吼,溫去病停頓下來,身後紫色電光交織,出現了一頭腳踏山嶺的獨腳巨牛,足足二十餘米高的身形,氣震八方,驚人的威煞,伴隨著電光,源源不斷地向周圍透發。

即使是獸王,也在這股威煞侵襲之下,心驚肉跳,尋常的獸兵更是不濟,被這股威煞一掃,許多直接雙膝一軟,跪倒在地。

夔牛是神獸之屬,源自血脈的威煞,對獸族尤其明顯,如果不是在這裡的都是精兵,素質夠高,被這股威煞一掃,屁滾尿流都有可能。

司馬冰心訝異地看相溫去病,夔雷青牛的形象浮現,散出的威煞,整體情形看來像極了法相展現,但……難道這樣就能提升上地階?這門詭異的武裝技術,能把一個戰鬥力只是渣的男人,簡單提升上地階去?這……怎麼可能做得到?

還在目瞪口呆,前頭的獸王們已經先發制人,吼嘯著奔衝過來,要趁著敵人不再閃躲,一舉把他幹掉。

足足四名獸王,高速奔沖而來,勢若拔山倒海,直接封死了溫去病可能的退路,而那狠惡聲勢,司馬冰心一陣寒顫,曉得這一合擊,絕對接不下來。

「老、老溫,你還不……」「躲嗎?還不至於啊。」溫去病微微一笑,左臂一揮,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