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三章 團結抗敵

第三章 團結抗敵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事情的急轉直下,司馬靖文等人著實傻眼,自己一直以來針對武蒼霓,固然是為了私利,但這個私利,同樣也是司馬氏大多數人的利益,所以自始至終,家族裡大多數人都是沉默的支持者,怎麼今天當需要發聲的時候,自己竟然遭到背棄了?

司馬靖文是當前司馬家的前三號人物,手握家族重權,一般來說,「被捨棄」這種事不會發生在如此高位者身上,可一旦發生,也絕對沒有人情可以講。

「我司馬氏立足西北,憑的是什麼?是空談仁義或理想嗎?」

在一眾兒孫面前,司馬令公斥喝道:「面對獸族的進攻,我們必須要比那些野獸更強,做生存競爭的贏家,這個強,不是他媽的嘴上放狗屁,靠的全是實力,世家不禁止爭權上位,想爭的人,要扛起全體家族的存亡責任,要拿出實力來!」

老令公的怒斥,沒有人敢回嘴或是求情,那幾名耆老的沉默,已顯示司馬氏最高階層已經統一了意見,這個集體意志的背後,甚至還有金剛寺的全力支持,這已是一股不容任何反抗,甚至質疑的力量。

「你們平時怎麼爭,我不管,司馬氏需要有能力的繼承者,但要上位,就給我打勝仗回來!是,戰爭之中沒有百戰百勝這回事,那敗了之後,就給我有敗者的樣子,少在那邊上竄下跳!」

司馬令公道:「這一仗,沒有她,會是什麼結果?她為什麼取兵符、為什麼開城門、毀城牆?別說你們看不明白,我司馬氏不需要這種豬!既然看明白,還拿這當藉口說事,難道是當我們都傻了?有種,就說個更好的辦法出來,沒辦法,少在那邊扯後腿!這與資敵同罪!誰敢損及司馬氏的未來,我第一個不放過他!」

一輪吼喝,老令公申明了當前司馬氏的立場,更親自動手,當眾行法,持杖將那些想拿武蒼霓的兒孫,一一打折了腿骨。

從頭到尾,痛嚎之聲連響不絕,卻沒人試圖勸解,司馬氏以軍法治家,當統帥已經表明意志,就不容反抗,更別說,司馬令公重傷在身,行動不便,杖責時多次拉動剛包紮好的傷口,破裂出血,一輪杖責結束後,斷了腿的固然滾地痛叫,老令公本人看來也頗凄慘。

以司馬靖文為首的數人,作為地階,是司馬氏的寶貴人才與重要戰力,自然不可能隨便打斷腿,但也沒被落下,全部被銬起來,受罰閉關修練,有很長一段時間要遠離權力中心。

雖然是戰時,司馬家也沒有做出「戴罪立功」的判決,因為過往歷史上受過教訓,戴罪者非但不悔改立功,反而把心一橫,刺殺主帥投敵去了,在那之後,司馬家從不因為需要用人,而判決從寬。

當這一輪家族執法結束,司馬令公大口喘著氣,身旁兒孫想上來扶住、拭血,卻被他一把揮開,跟著,在所有人的屏息驚愕中,他搖搖晃晃地邁開步子,走向武蒼霓。

武蒼霓暗吸一口氣,之前發生的一切,自己不好開口,既不便攔,也不好坐視,但現在終究是到自己開口的時候了。

「令公……」

武蒼霓微一欠身,要先行禮再說話,哪知還在動作,對方已搶先行動,沒等她反應,白髮蒼蒼的老人家,竟然當著所有兒孫的面,向孫媳婦跪了下去。

全場剎時靜默一片,跟著便炸開了鍋,武蒼霓見萬軍而不色變,這回卻也被嚇到,作夢都想不著,老人家居然給自己來這一招,當下也只能第一時間先跪倒,不敢受這一拜。

「令公,我……」

「蒼霓,我司馬家上下這許多人命,是妳今天救下的,妳就讓老夫這麼向妳道個謝,和道個歉吧!」

老令公垂下了傲氣的白髮,武蒼霓滿心惶恐,想要勸阻,周圍所有司馬氏子女已經全跪平了下去,就連那些已經上了鐐銬的都沒例外,這不是心悅誠服,只是單純的看老令公跪下去,沒有半個人還敢站著。

「蒼霓,之前我老眼昏花,為了讓這些不成材的東西能磨練長進,讓妳委屈了很多,這回妳不念舊惡……」

「令公,這話太重了。」武蒼霓堅決搖頭道:「我始終是司馬家的媳婦,舊惡從何說起?」

「從今往後,司馬家將無保留地全力支持妳,請妳別放棄這個家族,樵峰那孩子遺下的夢,還要靠妳來撐起啊!」

司馬令公嘆息說話,而聽見亡夫的名字,武蒼霓心頭一痛,險些掉下淚來,當下也無心多想什麼,連連點頭,將司馬令公的請託承諾下來。

經歷碎星團的事件後,武蒼霓學了不少心眼,今天換了是其他人,即使是自己武家的長輩,她都會帶幾分戒心,免得對方演演激情戲,自己就跟著激動起來去賣命。

不過,對著司馬老令公,自己就不會那麼想,司馬家人的特長有很多,其中絕不包含演技好,他們這些人別說演戲,連藏話都做不到,司馬冰心就是標準司馬家性格,想什麼說什麼,要是他們懂得作戲,自己反而不用這麼煩了……

彼此抹抹眼淚起身後,現實問題接著過來,只是情況已經改變,武蒼霓原本不抱樂觀,哪知還不待自己到司馬令公面前痛陳利害,司馬令公就已做出決斷,先一步和幾名輩分高的派系耆老談妥,跟著就懲處司馬靖文一脈,殺雞儆猴,將所有能團結起來的力量,緊抓起來,全力抗敵。

武蒼霓敏銳地感查到,事情的變化關鍵,必在金剛寺!

這次金剛寺的立場很異常,在司馬令公採取行動前,他們先一步跳出來表態,甚至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