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八章 萬古江山驚天地(周一求紅

第八章 萬古江山驚天地(周一求紅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不能理解的狀況,但隨著刀勁、刀速的同步攀升,司徒小書斬出許久未有的強力刀擊。

解釋不出,福至心靈的一瞬,司徒小書高舉手中刀,勁道一催,刀刃大亮,生出點點星火,如無數螢火蟲般四面飛散,每落至一處,就拉出一道細細的虹光,每一道光虹過處,觸物即裂,一眨眼間,前後左右數十個獸軍,四分五裂的屍塊墜地,染成一片紅。

乾坤封刀八方劈!

一刀籠罩,十米範圍內,全數凈空,獨勝司徒小書一人,氣力大量消耗的她,回看周邊,不由一怔,心頭更是狂喜。

乾坤封刀,是等同「雙極虛輪」、「金剛戰身」的集中爆髮狀態,必須把自身技巧磨練到相當高度,厚積之後,才能夠進一步爆發,司徒小書數年來一直苦練未得,卻料不到在自己陷入低谷時,竟然一舉掌握了。

這一式練成,自己的實力可以踏入星榜前十,能與武戰豪一較高下,再沒有什麼比這更大的驚喜了,不過,自己還在亂軍之中,仍未脫離險境……

司徒小書的突破,還未能落在戰友的眼中,一式八方斬,殺傷力雖強,倒下數十個獸軍,可與龍雲兒相比,就是小巫見大巫。

得到了命運之眼這異能,配合金剛身剛猛無匹的戰力,龍雲兒化身成一具大殺器,儘管力量只到高階,殺傷力卻堪比地階,衝到哪裡,哪邊就死一片,堆疊累積的獸兵屍骸,多到一個讓人咋舌的數字。

這個殺戮效率雖高,可相較於獸軍蜂擁而來的速度,仍顯得慢了一點,酣戰中,龍雲兒更本能感應到,自己的戰鬥已經驚動獸王,有獸王級的存在,正朝這邊過來……不只一個!

哪怕有命運之眼,想抗衡地階也還嫌太早,若被亂軍纏住,遇上獸王,結果必然是身死當場,想求生路,只能先脫離亂軍之中。

……如何脫離?

只能不顧一切地殺出去!

龍雲兒目光移動,瞥至自己的雙腕,這是自己最後的本錢,似乎也到了果斷動用的時候……

「殺!」

四面的獸軍,無懼司徒小書忽然爆發的強大殺傷力,如潮水般湧來,司徒小書手握刀柄,眼觀八面,預備再出一刀,忽然,一種無聲的波動掃來,令司徒小書全身汗毛豎直,本能地生出懼意。

……有什麼東西,要過來了。

……這感覺,似曾相識,並不陌生,但自己想不起來是什麼威脅……

不及閃、不及避,司徒小書揮刀護身,更直線望向那股威脅感的源頭。

目光所及,看到那個方位,一個又一個的獸兵被震飛起來,還沒飛遠,半空中就被某種震波掃過,肢體迅速扭曲,骨肉曲折。

那似乎是一股很大的聲響,但司徒小書沒有聽見任何聲音,聽覺彷彿已經被麻痹,心內所生出的強烈危機感,結合腦里的戰鬥經驗,司徒小書第一時間反應,高速抽身急退,一面舞刀在前,凝結氣盾,抵抗衝擊波,一面退鑽入獸兵之中,讓他們擋在前方。

一具又一具的獸屍扭曲,一團又一團的血肉壓扁噴濺,高速飆退的司徒小書慶幸自己選擇沒錯,同時更訝然於自己**雖無損,卻已失聰,而做出這一擊的高手,是誰?

層層的獸人倒下,龍雲兒的嬌麗身影清晰起來,她看著左右四面被清空的戰圍,心裡訝異得無可附加。

比起在港市的首次使用,這回自己的力量更有長進,雙鍾一碰,發動的「萬古江山震」,威力不可同日而語,聲波、震波狂掃出去,當者披靡。

這就是神兵、神器的殺傷力!

謠傳,當年山陸陵就靠這一手,在戰場上殺妖、魔的地階如割草,戰威驚世俗,那個情景……自己依稀能夠想像了。

萬古江山震,是透支而發的大殺技,轟出這一擊後,力量長進許多的龍雲兒,不像上趟那樣連動都動不了,卻也是陣陣發虛,頭暈腦脹,還好這次有了心理準備,殺招一打完,立即就衝出去,決不浪費這個苦心營造的機會。

高速急沖,龍雲兒選擇先和戰友會合,朝司徒小書衝去,再來是武戰豪,後兩者甚至都還處於失聰狀態,三人會合一處後,終於殺了出去。

獸軍的主要目標始終是搶攻平陽,這三個不知是什麼來歷的人物,似乎是硬骨頭,身上卻沒多少好處,很快被他們選擇性地放棄,三人也趁勢殺了出來,與正往這邊趕的香雪等人會合。

兩邊會合之後,幾十號人勉強也算一份小戰力,但考慮到戰意狀況,就沒人敢這麼想了,武蒼霓的那些部屬,基本都傷得不輕,而搶救出來的那批世家子弟、江湖武人,則是被人族大軍崩潰的畫面,嚇到神不守舍。

司徒小書看見這情形,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搖頭。這些人的實力都不差,不然也不會有勇氣趁戰亂跑來,到西北獵寶採藥,可實際放上戰場,接受洗禮,表現卻那麼差勁,人族如果都是這樣,有什麼資格與獸族爭鋒?

龍雲兒道:「怪不得,司馬家不要義勇軍,他們不但別有用心,素質還有大問題,如果真把他們拉上戰場,不知道要給大家造成多少困擾?」

「也沒那麼糟糕。」

武戰豪道:「他們底子還是有的,只要拉上戰場,經過幾次洗鍊,自然就會成長起來,變成一支強軍,不過……到時候還剩多少人活著,就很難說了。」

三人能夠逃命出來,就已經運氣很好,看眼前情勢,也不可能再進一步做什麼,只能帶著隊伍,緩緩翻山往平陽進發,走沒多久,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