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章 機會福袋

二十章 機會福袋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

香雪的情緒,溫去病六年來時時關注,從來沒有一刻放鬆過,剛剛她一開口吵架,自己就知不妥,偏偏這種事還不能解釋,女人要的從來就不是理性解釋,說多只會錯更多,於是,直接以這樣的態度來解決。

……重要的不是道理,而是感覺,感覺對了就可以沒道理!

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,好不容易蒙對了之後,千萬別給女人機會深究,要立刻把注意力轉開!

溫去病仰頭喊話,做著正常情形下,絕沒有可能通過的要求。以太一的黑心黑手,只有祂占別人便宜的份,想要向祂預支報酬什麼的,那真是想都不要想,絕沒有可能達成。

不過,今天太一乾的出格事,已經不只一件,如果連主動竄改命契,強勢壓人這種事都幹得出來,那稍微放點水,讓自己預支一下金葉,這也不是不可能,說到底,自己預支完金葉,也是用來添購裝備,處理當前的任務,應該可以有得商量。

溫去病的喊話,也讓香雪、龍雲兒的心都提起來,巧婦難為無米炊,她們身上都沒有剩下什麼貴重物,換不到金葉,溫去病的這個嘗試,哪怕荒唐,也似乎是當前唯一的辦法了。

半晌過後,天地間一片寂靜,太一沒有任何回應,溫去病聳聳肩,對兩女攤手,「好像不行,在這上頭,這傢伙又恢復正常了,沒有得談啊。」

香雪皺眉道:「那後頭怎麼辦?時間很趕,要在這裡先決定了,人類和獸族,你想賣哪一邊?」

溫去病道:「又賣?我們這一路走來,還賣得不夠嗎?妳看看我們現在身邊還剩下什麼?碎星團的收場,妳沒有點感慨嗎?」

「你腦子抽風了嗎?這話外人能講,你哪有資格說?」

香雪看溫去病的眼神,像是看個怪物,「我們很喜歡犧牲人?很喜歡整天搞犧牲、玩陰的?你老母的,有神可當,誰願意作鬼?我們常常在犧牲人,不是我們喜歡,是因為不這樣就活不下去,不這樣就要死更多人!」

連串的喝問,香雪越說越激動,看在龍雲兒的眼中,感覺也很震撼,碎星團毀滅後,牆倒眾人推,把碎星團說得其黑無比,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所接觸到的黑幕,自己真覺得……沒有什麼髒水比這灘水還黑了。

可看香雪的真情流露,自己彷彿也看到當時的碎星團:上了戰場,眼前這關過不去就是死,要打勝仗就不能怕弄髒手,沒有人喜歡整天當殺人魔,可不當又怎麼打贏?努力想辦法?如果想得到,還用得著這麼煩擾嗎?

香雪道:「其他那些正義魔人,喜歡唱高調,說著一堆什麼正義、人性的,這個不該作、那個不能作,結果講半天也講不出不這麼作,又能怎麼作?那我們不作是要怎樣?就讓那些傢伙說漂亮的空話,然後其他人死乾淨嗎?你明明知道真相是什麼,現在忽然犯傻想當衛道狂?你五德之氣吸多了?」

「不,我不是那意思!曾發生的過去,是我的一部分,我不後悔,但也不覺得那是正確。」

溫去病搖搖頭,道:「妳不覺得嗎?這是那個人給我們設下的路,如果我們永遠只會走老路,不說將來的結果,至少,我們永遠在那個人的陰影下……我覺得,這是他給我們的挑戰,我……不想輸給他!」

提到那個人,香雪的神情登時變了,一下沉吟,道:「你想對那個人挑戰?可……談何容易?你知道該怎麼作嗎?」

溫去病道:「具體的還不清楚,但至少有一點要做出改變,要犧牲,就一視同仁,犧牲別人之前,我肯定要問問,我自己是不是第一個能作出犧牲。」

香雪怒道:「你瘋了?」

溫去病沒再多言,仰頭叫道:「太一,預支不行,買賣沒問題吧?這裡不是標榜什麼都能買賣嗎?剛剛你沒成功,現在我主動賣自己給你,同樣條件的一張命契,怎麼算錢?」

話聲方落,虛無的天地內,一聲轟雷炸響,一道星光柱由天而下,落在溫去病額頭,整個身體閃耀發光,跟著,太一的聲音響起。

「命契簽訂,可得金葉三千……」

溫去病聞言聳肩,三千金葉不算少,狼王廟這麼關係重大的任務,出生入死,非寶簽模式下,也不過四千,自己簽一份條件簡單的命契能拿到三千,已經很優惠了。

但三千金葉,算起來也做不到什麼,原本以為,情勢如此緊急,太一都被逼急了,應該能開一點方便之門,可惜這盤算落空了,太一不願放水,又或者嚴密的規章界條,讓太一無法放水。

「……或抵換機會福袋一份。」

咦?

溫去病斜眼瞥向天空,不曉得那個機會福袋是什麼東西?但忽然冒出這句話來,或許有戲……

「機會福袋,內容包括金葉,或功法、兵器、道具任一件,價值不限。」

太一平靜無波的聲音,作了福袋的介紹,聽起來,似乎是賭很大,如果是兌換金葉,還可以有三千落袋,可要是換了福袋,去賭運氣,要是抽到一個價值五毛金葉的道具,就只能跪在地上哭了。

溫去病不喜歡賭博,一場戰爭的勝利,是靠算得多,準備得多,而不是賭運氣。運氣本就是人生最不好掌握的東西,難以計算,更難量化,自己不願去倚靠,但……這回情況有些特別。

雖然聲音又冷又平,沒有半分情緒,溫去病還是感覺,太一似在向自己作著暗示,這可能是自己的錯覺,也可能是眼前的唯一機會。

「好吧!」溫去病聳聳肩,「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