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篇後小劇場

篇後小劇場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c_t最開始的時候,武蒼霓對司馬樵峰這個人,並沒有太深的印象,除了那些不合時宜的胡言『亂』語,他並不是一個太讓人記憶深刻的人,在一個純粹的戰鬥集團中,像他這樣的人,無疑是不受歡迎的。strong/strong,最新章節訪問:.。

自己軍務繁忙,沒多少時間理會這些團中的閑人,但因他書讀得多,能寫能算,在處理文書工作時,有了短暫接觸。

「……我對什麼高遠理想沒有興趣,戰鬥對我而言,只是保家衛民的手段,除此之外,就是武道修練的一環,沒什麼其他。」

武蒼霓道:「什麼天下,什麼萬代,對我們都太過遙遠了,眼前的勝利,才是我們該專註的。」

「副隊長的想法,確實代表大家的心聲。」富有書卷氣的男子,臉上浮現著標誌似的難為情微笑,「但看似遙遠的東西,不一定真的那麼遠,如果不從一開始就注意,等走得遠了,或許就會禍起蕭牆之內。」

武蒼霓冷笑道:「你這是在教我怎麼做事嗎?有本事,打贏敵人給我看,我最討厭那些沒本事,卻愛靠著嘴炮來裝模作樣的飯桶!」

嚴厲的言詞,足夠讓人知難而退,司馬樵峰沒再堅持,倒是武蒼霓自己看不順眼,特別跑去向上司抗議。

「為什麼把這種人塞進我們隊伍?我們是衝鋒隊,打的都是硬仗,這種軟手軟腳的廢物,只會拖累我們,如果是看中他讀過書,應該直接扔韋帥那邊去,那裡才需要念過書的。」

一本正經地報告,武蒼霓把真正的想法,隱藏在沒有表情的面孔下,怕被看出來。

……我念的書絕不會比他少,隊長你手邊的文書工作,有我就夠了,隊上用不著多個人來添『亂』。

坐在大樹下,如岩石般屹立的巨碩身影,用那隻大掌『摸』了『摸』頭,咧著粗牙道:「妳……太累……」

「哪的話?我是副隊長,隊長你的……不,隊上的文書工作,就是我的責任,責無旁貸。」

武蒼霓舉拳,在『胸』口連敲兩記,豪邁動作增添氣勢,「遇到比較繁重的時候,我會自己找時間加班完成,不用別人幫手。」

看著這名表現『欲』超強的副隊長,巨漢搖了搖頭,齜牙咧嘴道:「他……有點特別……留下他!」

山陸陵有著最終的判斷權,武蒼霓的要求被拒,還被扔了個任務過來,讓她在作戰時特別照看那個書呆,免得戰得天昏地暗時,這傢伙倒楣給人一刀殺了。

擅長衝鋒的美『女』猛將,被塞了個當保母的任務,作戰時多扛個累贅在肩上,怒火可不是一般的重,如果不是因為隊長指定要保這人,自己惱火之下,就算不偷偷給他一刀,肯定也會見死不救reads。

然而,幾場大戰打下來,武蒼霓意外發現,這個書呆不像表面上看來那麼無能,他斯文和氣,不表示手底下不夠硬,家傳的神功,他練得相當出『色』,打起仗來更是勇猛往前沖,遠勝一些自誇豪勇卻臨陣腳抖的軟蛋……司馬家,本就是專出猛將的世家。

……不光只是底子硬,敢拚敢沖而已……

書呆還『挺』會出主意,他擅長的,不是從無到有的出謀劃策,建立全方面計畫,而是補遺堵漏。

司馬樵峰很長於看見別人看不到的地方,找出隱患與破綻,提出修補意見,很多人只會挑『毛』病,卻說不出解決辦法,這種事從沒出現在他身上,缺陷總是與補救法一起遞上,幫山陸陵、武蒼霓省去了很多麻煩。

這樣的搭檔,時間久了,關係自然融洽,他慢慢成為隊上的一個重心,人們不自覺地開始圍繞在身邊,甚至就連碎星團其他隊伍的人,都慢慢被吸引過來。

一句話有沒有分量,完全是看說的人,哪怕是聽起來胡說八道,不切實際的東西,只要說話的人展『露』足夠實力,贏得大家的尊重,「白日夢」自然就變成「理想」,武蒼霓也不得不點頭認可。

「你說的東西,我承認是有些道理,但有必要現在提嗎?」武蒼霓道:「理想不能當飯吃,也不能打勝仗,你想和平共榮,去對那些妖族和魔族說啊!你覺得調集物資不好,那你變出糧食和武器來啊,不然,難道你要大夥餓著肚子、兩手空空上戰場嗎?」

當時的碎星團,戰鬥時搜刮、聚斂物資的風氣,遠沒有後來那麼嚴重,成員人數也有限,司馬樵峰所提出的問題,得不到太多的重視,這點他自己也曉得。

「我並不是喜歡唱高調的人,只是覺得……如果什麼事,大家都只盯著明天,那是看不到未來的。」

司馬樵峰笑了笑,很懊惱似地『摸』了『摸』後腦,道:「副隊長妳呢?妳的理想有沒有更接近點了?整個隊上的弟兄,都在替妳著急啊!」

武蒼霓啐道:「胡說什麼?管好你們自己的事吧!」

自己從來沒有刻意隱藏,所以幾乎整個隊上,都知道副隊長是為什麼加入碎星團的,對於自己以職務之便,用各種理由,幾乎完全把隊長給霸住的行為,過半幾乎都是在坐看好戲。

淪為被人看戲的腳『色』,委實令自己氣結,但情況就是這麼尷尬,雖然自己面對挑戰,從不低頭認輸,可攤在眼前的事實,著實令人氣惱。

相較於加入之初,自己與那個男人的距離,一點也沒有縮短……

當然也不是毫無進展,如果純以朋友而言,自己與他同生死、共患難,意氣相投,完全是摯友的程度,但要說男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