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四章 我想念你

第四章 我想念你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c_t月煌灘上,眾多獸王按耐著內心的焦躁,等待著表演的開始,絕大多數的獸王,耐心都不怎麼樣,為了面子與形象,這回強充素質,等了老半天,火氣都上來了,更隱隱有鼓噪之聲。strong/strong。更多最新章節訪問:ww.。

就在他們的耐心崩潰之前,一個美妙的倩影,出現在城頭上,懷裡抱著一張五絃古琴,綠裳素衣,身軀穠纖合度,氣質淡雅溫嫻,彷彿一朵開在初秋的綠菊,盈盈綻在一眾獸王的眼前。

只看身段,已經是一等一的美人,而那容貌……眼若秋水,眉似柳葉,小口櫻『唇』,這些高度文字形象的比喻,忽然間全都生動起來,有了實際意義,眾多獸王瞪大眼睛,個個如飲醇酒的表情,凝視著這個綠裳美人緩步走出來。

「……不得不承認,『女』人還是人族的好啊!」

「那是,不過這個肯定比普通的人族美『女』更漂亮,我以前買回族裡的人族美『女』,就從沒有這麼美的,看看那腰、那『腿』,唉唷,老子心饞死了!獅王真有一套。」

「你們……口水口水,收斂一點!這是來觀摩文化,不是看『女』人,別暴『露』你們的真實素質,我們還要臉呢!」

「……這妞的腰『腿』好『誘』人,俺……肚子餓了,可以吃嗎?」

「你也收斂!把口水擦了!」

還未奏琴,獸王群中的『騷』動就不可抑制,龍雲兒站在高處看了,心情著實緊張,打去到港市後,自己已許久不曾擦去易容,以真面目示人,剛剛回歸本來面目後,在鏡中一看,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此刻,『胸』中這份緊張,小半是因為面對一群地階獸王,真正令自己畏懼的,還是在人前彈琴這件事的本身。

姊姊是很擅長音律的,跳的舞更是一絕,完全遺傳了母親的美好資質,到自己身上就差得多了,只是耳濡目染,學了一點皮『毛』。

但家裡在這方面約束很嚴,尤其是姐姐不在之後,父親更是不喜見自己姊妹再學舞習樂,覺得『女』子賣『弄』,徒惹禍事,哪怕學得再好,也只能在日後夫君面前展『露』,否則便不是好事。

自己一向重視父親的想法,特別是在那次偷偷向司馬冰心學琴,為他所知後,雖然未有責罵,但臉上沉痛的表情,讓自己難過了許久,從那之後,就將名琴贈人,管簫深鎖,再也沒碰過。strong/strong

今日,不但要重沾琴絃,還要在一眾獸王面前演奏,就像打開禁忌的蓋子,直面內心的恐懼,這緊張……可真不是一點半點……

好不容易抱著琴坐好,擺正姿勢,無視底下的獸王群,深深吸一口氣,卻驚覺背後冷汗涔涔,早已溼透衣衫,一顆心也怦然狂跳,跳到氣喘難靜的程度。

……原來,自己是這麼害怕……

……不要怕!不要怕!要不斷這麼讓自己相信!

……這一關,對溫家哥哥很重要的,自己既然坐在這裡了,就絕對不能失敗,只許成功!

龍雲兒深吸一口氣,抑制住緊張心情,屏除雜念,腦里最後所剩下的,就是許久前司馬冰心說過的訣竅。

「……其實,彈琴就像『交』談,不知道怎麼彈的話,把妳想對人說的話,『交』給琴聲替妳說,尤其是會讓妳心動的人。」

會讓自己心動的人?那就是……

錚!

龍雲兒雪白的手指一動,琴絃發聲,不是很大的琴聲,因為全場瞬時的寂靜,而顯得清楚,隨著後頭的音符連接流泄,彷彿一條蜿蜒清澈的小溪,緩緩自青山綠樹中悄然流出。

這並不是那種讓人非常驚『艷』,一聽就有如雷震的樂聲,但只要靜下心去聆聽,就能感受到在這看似生澀的曲調中,蘊藏著生機與熱情,那細膩的情感伴隨音符,在調中極盡曲折,聽入耳里,好像一條小溪從心頭流淌,並不震撼,可流過的地方,卻讓人一陣輕鬆。

「……哇喔!」

躲在角落旁聽的香雪,本來閉目養『精』蓄銳,根本不理龍雲兒彈得怎麼樣,但聽完一小節後,已經睜開眼睛,坐直身體,訝異地望向龍雲兒。

這琴……彈得不能算很好,尤其是生疏的指法,別說曲調生硬,最開始的時候,甚至還彈錯了幾個音,委實讓人皺眉頭。

不過……最初的生澀過後,那澄澈到近乎透明的音『色』,就讓自己相當『激』賞,這是顆有才能、有天份的種子,而且無疑懂得為曲子賦予靈魂,把情感透過樂聲傳達出來。

這是音樂的核心與基本,卻有很多人一輩子也作不好、作不到,這丫頭說是多年沒練習,還能彈出這種音『色』,如果不是有資質,就是心機婊!

又聽了幾段,香雪面『露』詭異微笑。

聽樂知人,可以理解這丫頭在想些什麼了,一首祝願遠方親人平安的古雅詩曲「催天雨」,被她彈得……好像從頭到尾都在反覆兩句話:我擔心你……我想念你……我擔心你……我想念你……

……居然在一票獸王面前彈這個,這妞還真不怕『肉』麻的……不過,充滿情感的樂聲,總是讓人心動,哪怕是獸人也一樣……

香雪的目光投向底下獸王,雖然大部分的獸王似懂非懂,有些還面『露』不耐之『色』,但確實也有幾名獸王,閉上眼睛,指頭敲著拍子,獸頭微微搖晃,聽得出神,甚至還有一名豹王,敲著拍子,不自覺地流下兩行清淚。

……靠,你們幾個也太誇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