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七章 真的好累!

第七章 真的好累!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

當龍雲兒全神彈琴,連奏數首,接近尾聲,忽然一聲驚雷,滿空染成赤紅,點滴紅雨飄落而下,她一下錯愕,止住了彈奏,雖然感應到危機,卻不知該如何處理?

「我靠!這是什麼狀況?」

在角落的香雪一下閃身出來,飆入三道旗幡的中央,雙手持法訣,演化大陣,錯引十方,空間驟然變動,落在城頭上方的血雨,盡數被引入時空錯亂中,一滴都沒落下。

變陣所掩護的範圍,也遮蔽了城樓外的部分,有些獸王坐在前排,受到屏障遮蔽,怡然自若,沒沾著半滴血雨,但坐在比較後排,還有更後頭的那些高階獸人,就沒有這麼好運,給血雨當頭淋了個正著。

血雨中濃烈的邪氣,立刻就生出效果,那些被血雨淋中的獸王,驟感內心生出一股狂暴之氣,想要瘋狂破壞、殺戮,有的獸王嚎叫著站起,有些甚至直接催動了爆發異能。

「搞什麼東西?」

「你們瘋了嗎?」

這邊發狂,首先遭殃的,就是前頭那一排的獸王,兩邊很快就打成一團。獸族以實力為尊,被安排在第一排的獸王,實力都超人一等,見到血雨當空,已有提防,後方獸王襲擊,也不算什麼意料之外,幾下亂戰,未落下風。

能成為獸王,肉身個個無比強橫,雖然陷入狂亂,卻不是全無抑制之力,被其他獸王一壓制,自身意識迅速佔據上風,把那股原始的狂亂**給壓住,只不過,獸王彼此間強弱有別,部分壓得下,部分則壓得異常辛苦,臉色脹紅。

獸王級的還能壓住內心蠢動,坐更後頭的那些高階獸人,就沒這麼好運了,他們狂態更熾,別說理智了,整個退化為獸,癲狂著撲衝上來,也不管什麼招數章法,出爪便撕,張口就咬,哪怕面對的是獸王,也沒有分毫畏懼。

受攻擊的獸王,自然不會退縮,出手便還擊,一邊豁出性命去打,數量又多;一邊諸多顧忌,還弄不清楚狀況,雖然有境界差,一時竟然壓之不下,迅速演變成了一場亂戰。

城樓上,龍雲兒錯愕莫名,問道:「怎麼回事?這算是什麼情況?」

「……火槍手的運氣是負號,妳永遠要記得這點。」香雪拍了拍額頭,正色道:「現在可以告訴妳了,我當年之所以沒和你溫家哥哥成親拜堂,讓他痛苦到如今的理由,就是……我怕在洞房花燭夜,他開門進來的時候,看到我變成一具無頭屍首,或是被大卸八塊。」

「什麼跟什麼呀?」龍雲兒眼睛瞪得老大,「你們關係有好到變成這樣?妳也扯太遠了吧!」

「……適當比喻而已,讓妳知道這傢伙的運氣有多衰,和他組隊,滅團機會是很小的,但遭遇滅團危機的概率就大過天了。」香雪聳聳肩,道:「這陣血雨,籠罩足足方圓百里,不是手上有十方陣,妳未必能幸免於難,知道這代表什麼?」

龍雲兒側頭想了想,仍赧然搖頭,香雪道:「天階!搞出這一切的那個,必須是個天階……血雨受到增幅,與整個飆狼族的守護法陣相呼應,程度不厲害,但……嘎古!老溫這傢伙,辦事手尾真多,連這麼個半調子天階都搞不定,沒用!」

「嘎古獸尊!」龍雲兒驚愕道:「這不是遮日那王承諾要解決的嗎?為何會是溫家哥哥?他……他哪有能力……那可是天階啊!」

「哼!被他幹掉的天階,還少了嗎?妳的疑問很不禮貌啊!」

「那是以前啊!現在的他,哪能……」

「別大驚小怪!妳該慶幸這不是當初的碎星團,否則已經被那個人按著頭去吃泥,清醒腦袋了。」

香雪搖頭道:「妳的溫家哥哥,應該也對妳說過,高手是可以拆解分項的吧?只要把強的要素分拆開來,低段的天階也就那麼回事,更別說是嘎古那個根基有缺,上了天階後,遲遲邁不過第一重天階的貨色……他不打沒把握的仗,妳就放心吧。」

不過……話雖如此,要真是沒有問題,眼前也不會出現這種紕漏,香雪暗自估算,多半是狙殺嘎古時,疏漏了什麼,雖然得手,卻遭到反撲……

血雨中的污穢之重、怨氣之深,沾著後能令地階以下陷入狂暴,發出這種血雨的源頭,也不可能還保持理智,估計已被嘎古的執念所控,只剩下瘋狂了。

被這陣血雨一淋,飆狼族中未死的族民,都將化為凶暴的戰兵,瘋狂襲擊接觸到的一切,狼王廟與此地首當其衝,有一場硬仗要打。

只是這樣也還罷了,但擺下十方大陣的意義,在於吸納雲崗關之戰陣亡的神魂精元,過程中,不可免地有驚人的血怨之氣相隨,如此鉅量的血怨之氣到來,對那個已陷入執念與瘋狂的天階存在,是何等的助益?吸納之後,能發揮到什麼程度?這些自己可是想都不敢想……

「……時間不多了,最多……十五分鐘!」

天象變化,香雪仰首蒼空,說著龍雲兒所不懂的話,「十五分鐘內,要撐住飆狼族來襲的幾波兵潮,還要幹掉引發這一切的那傢伙,否則,就是等那傢伙出來掃場,穩死定的。」

「兵潮?」

龍雲兒輕輕問了一聲,記得托爾斯基把族內大軍都帶去攻打雲崗關,至今未歸,眼下飆狼族中,只有南方獸王的隊伍,數量不多,怎算得上兵潮?

正要相詢,龍雲兒忽然看見,飆狼族中騷動起來,先是駐守在邊緣地帶的那些守兵,離開了林中的駐點,如癲似狂,嘶吼著朝這邊衝過來,數目大概有幾百獸兵,實力不知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