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十四章 任務成功

十四章 任務成功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好不容易幹掉托爾斯基,獸族內照說沒有其他的威脅了,溫去病飽經戰陣,倒是沒完全放下戒心,認為沒有人會在這時候殺出來,然而,忽然冒了這個人出來,就是怎麼都沒有料到了。

無匹劍氣斬了過來,溫去病險險雙手一拍,雙極輪轉,先用陰陽化,化消開頭鋒銳後,劍氣仍太強,已經沒有足夠時間繼續化勁,唯有變化連招。

雙極輪,天下卸!

虛耗太過,已經沒有能力再動雙極虛輪,勉強切換成天下卸,將剩餘的劍氣卸開,胸中劇痛,險些一口鮮血噴出,雖然強行忍下,心內卻沒有半點歡愉。

這道劍氣,足以斬殺剛才的托爾斯基,但這並非出劍之人的全力,只是因為顧忌過強的力量,會影響到時空亂流,難以追蹤,才壓抑了力量出手,而現在,憑藉著這道劍氣沾身,對方可以穿越亂流,直接找過來。

……百族戰後,居然是在這個最糟糕的情況下,重新見到這婆娘,自己的運氣可不是普通衰啊!

天斗劍閣閣主,燕無雙!

層層妖王、獸王亂戰的場景中,一名紅衣婦人緩慢踏足過來,年近四十,作著少婦打扮,但貌美如花,望之如同二十齣頭的少女,著實令人驚艷。

十多年前,她就是大地上著名的美人,不曉得有多少男子對之傾慕,想要一親芳澤,但成為劍下亡魂,一路墊屍在她身後的數目肯定更多,「血燕子」、「血手紅燕」的綽號,完全是用鮮血塗寫出來的。

她撐起一個破落的門派,收容一群戰爭中家破流離的女子,面對江湖各處的虎狼目光,她表現得無比強悍,誰欺上門來,就剁頭留下,天斗劍閣一個人少勢小的門派,在大戰巔峰時期,累積殺掉的生命,比封刀盟還要多。

碎星團上上下下,都熟識這位辣手凶人,一介女子之身,殺性比妖魔更重,哪怕是身經百戰的碎星者,見了也想避著走,然而,這個凶神卻偏偏是整個團的「團長夫人」,到訪碎星團的次數之多,想避也避不了。

溫去病更知道,那個人很多時候私下行動,不知會團員,而是與這位女性密友合作,干出的事情多數都沾血,是那種不想在團里拖拖拉拉,要快劍斬亂麻的行為,她依著那個人的要求出劍,不問殺的是什麼人。

團內的老兄弟一直都有猜測,上代死曜組織無聲無息地崩潰,就是她與那個人連手所為。

碎星團覆滅時,天斗劍閣中人追殺餘孽,不遺餘力,她本人都親自出手過幾回,溫去病一直猜測,以她與那個人的關係之深,這一切很可能也是兩人聯手所為,是那個人指使燕無雙來追殺。

受那個人的各種資源傾注,燕無雙修練蒼穹閃,在戰爭中期就已踏足天階,一路高奏凱歌,戰爭結束時,雖然沒能踏足九重天階,也在天階中的高位,是真正的絕頂強人,半調子的托爾斯基根本沒法比。

要雪碎星團的恨,找上這女人是必須的,但……現在是個最糟糕的情況,雖然她一向不屑撿尾刀,可是天底下哪有保證絕對不吃人的猛獸?

「山陸陵……你果然還活著……」

熟悉的嗓音,卻含帶著刻骨的恨意,天階強人所應具備的心性修養,在這個女人身上似乎全不存在。

「賈伯斯呢?他在哪裡?叫他出來見我!」

厲聲說話,溫去病卻聽得莫名其妙,那個人藏身在哪裡,自己怎會知道?雖然外界有不少人,認為能從自己身上,找到那個人的線索,可……這種誤會,怎會發生在這女人身上?

要說起與那個人的關係,燕無雙比自己只近不遠,那個人最終連她也一起坑了?她在這種時候離奇現身,是追尋什麼蹤跡到了這裡?

溫去病心念電轉,確認對方的手,按在腰間的劍柄上,這是碎星團中褒麗妲那一系作風,不管要問什麼,先把目標人物砍得不能反抗再來問。

……這女人就要動手了,在這種時候與她動手,是愚蠢行為,但要找機會脫身……只有最後一個機會了……

「叫那個人出來!」

紅衣麗人一聲怒嘯,劍未離鞘,身上卻無形劍氣噴吐,一道細針般的利芒,封神禁魔,飆射而出。

魁梧的巨漢,虎吼出聲,似乎運上了什麼逆轉經脈,自爆同歸的功法,一下巨爆,無數血肉四散炸開,那一劍失了目標,不知射到什麼地方去了。

紅衣麗人一下皺眉,放開神念,想在時空亂流中搜索,但極度濃烈的血怨之氣,卻在此時到來,籠罩整個天空,把整片天染成一片血污,彷彿要滴下血來。

時空亂流中,處處異象,天階強人的神念探索本就受到干擾,山陸陵自爆後,氣息縹緲,迅速消失,又被濃烈的血怨之氣一蓋,什麼也探索不到了。

「……死了?哪有這樣簡單?」紅衣麗人喃喃道:「不可能再被你騙過一次了。」

紅裳的身影,探索一陣後,眉頭微皺,往西走出數十步,伸手在諸多異象中一抓,抓著手拎起一人,臉色蒼白,氣息微弱,已經完全昏迷過去。

「蒼霓嗎?怎麼傷成這樣了?朋友一場,不會看妳這樣完蛋的。」

紅影閃動,兩個女人的身影消失不見,自時空亂流中脫出,也直到這邊沒有半個生命體存在,混亂的影像才恢復平靜,展現出已經一塌糊塗的實況,還有地上的晶體妖軀。

碎成兩段的妖軀,落地的上半截,支離破碎,敞開的胸膛內,並沒有心臟的存在,滿蓋著破碎血肉的地上,也不見獸王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