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章 政權更迭

二十章 政權更迭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「溫家哥哥,這樣子畫,對嗎?」

依照溫去病的囑咐,龍雲兒使用獸骨、紅寶石研磨的朱粉,一筆一筆畫出一個繁複的圖形,知道這應該是某種法陣,卻不曉得用途。

圖形不大,卻極為繁複,龍雲兒細心去畫,儘管一再提醒小心,還是失敗了四次,才終於完成。

看著好不容易畫成的法陣,龍雲兒額上已經見汗,遞交給溫去病後,問道:「溫家哥哥,你剛剛說要畫空間類的法陣,就是這個嗎?」

「差不多啦……大概再複雜個十幾倍就對了。」

「啊?」

「不用啊,照著我說的去做。」

遵照溫去病的指示,龍雲兒將法陣打到一支筆上,那支筆就像被點靈激活,一下躍動起來,開始在地上飛走龍蛇,高速刻印法陣,從規模看來,比龍雲兒剛才所刻畫的,繁複何止十倍?

龍雲兒瞠目結舌,看著那支自動刻畫法陣的筆,還真想不到有這樣自動化的技術,但既然這麼方便,為何溫家哥哥平常好像都是自己畫?

「因為貴啊!這些獸骨、這些寶石粉末,還有這支筆,妳以為不用錢的嗎?那隻金毛獅王可沒和我客氣!」

坐在輪椅上,溫去病道:「省下這筆開銷,我酒宴能多擺好幾場,粉頭都可以多叫十幾個,反正院子也是我的,還能順便照顧自家生意……要不是傷成這樣,妳以為我願意花這錢?」

刻印法陣之處,是在狼王廟遺迹上,起龍脈**完成後,溫去病已經確認過多次,破裂的那道時空縫隙,已經被闔閉,雖然不好說長遠影響,但至少在眼前,諸界撞擊的毀滅危機是解除了。

溫去病估忖,經歷這件事後,那些神魔仙妖,就算想要再次推動重啟次元封斷的計畫,也必會審慎得多,省得又跳了坑中計,境界開啟不成,反而搞得賠上自己立身處。

這次的事件,造成整個西北局面顛覆,飆狼族僥倖未滅,但獸尊嘎古、托爾斯基先後喪命,與他們友好的獸王大多死在戰場,活下來的,基本都是首鼠兩端,心存觀望跑得快的那種,戰後全數倒向遮日那王的南方聯盟了。

當然,如果情勢有個什麼變化,他們肯定也會倒戈,這些獸族服膺叢林法則,見高拜、逢低踩的原則,貫徹得比人族更猛,什麼信、什麼義,是全不放在眼裡的。

大勢所趨下,遮日那王連帶在西北也有了影響力,這幾日除了連連會見各方獸酋,預備組織一個跨南北的獸族聯盟,也和老狼王見過幾回。

老狼王並非無能之主,是當初被兒子暗算,這才身體衰敗,行將就木,這回飆狼族險些覆滅,他所在的狼王宮,因為有強力法陣保護,不受血雨侵害,反而保住平安,更重要的是,保住了同樣在裡頭的米婭。

打從接下太一任務開始,溫去病就反覆琢磨,好端端的,為何別人不救,偏偏扔來緊急任務,要搶救下米婭?她身上沒有什麼秘密,也看不出什麼價值,太一特別為她降下追加任務,實在古怪。

屈指算來,任務中的保護時間已過,米婭仍然平安,任務已經完成,但原本指定的保護時間,卻讓自己有了些想法。

保護米婭五日夜,為何不是一個月?十年?而是五日夜?原本的五日夜過後有什麼?

日蝕!

自己原本打算,在日蝕之刻,利用江山社稷圖的光陰推演,加快元氣鎖的時光流速,一下把時間倒數到頭來開鎖,鎖一開,滅了元命心火,托爾斯基斃命,什麼事都做完了,只是因為諸般意外紛至沓來,最終沒機會實現這計畫。

但若照本來計畫,取元命心火幹掉托爾斯基後,飆狼族就成問題,自己不在乎這支獸族落於誰手,卻有別人在乎,或許……狼王廟中的那些祖靈是在乎的。

大王子、二王子的路線之爭,已無可阻止,安德烈是非死不可的,但如果不肯定哪條路線能得天命,事情留下一線,或許也是個不錯的後手,這一線……就放在米婭身上。

前兩天得到的最新消息,米婭身懷有孕,有著王室下一代的繼承人,等到孩子出世,就是下一任飆狼族的族長,將在遮日那王的「監護」下,平安幸福地成長。

這是自己對太一任務的猜測,或許實情根本不是這樣也未可知,神意難測,魔心更是難測,自己這個只能蹲男廁的凡人,哪可能知道祂們的心思?

至於政權更迭後的飆狼族,托爾斯基的親信、黨羽、兒子,都已經被北方各族獸王聯手,斬草除根,接著就是要把他們斗臭、斗爛,扣上屎盆子,遺臭萬年,這是獸族的標準鬥爭程序,沒有人情可講。

龍雲兒對此多少有些惘然,「為什麼他們要做到這麼絕?如果是南方獸王下手也就算了,為什麼是由北方……他們本來不都是盟友嗎?」

「就因為是盟友,翻臉了才會特別狠啊!南方那些,以前和北邊這些根本沒利害關係,有什麼必要下狠手?」

溫去病道:「北邊這些過去的盟友,以前誰沒拿過托爾斯基好處,托爾斯基遭難時候,誰沒拔腿跑?如果讓托爾斯基一系有機會翻身崛起,會怎麼看待他們?對將來的敵人仁慈,就是對自己殘忍啊!」

龍雲兒錯愕道:「這算什麼盟友?遮日那王現在又與他們結為盟友,明智嗎?」

「是啊,和不講信義的人結盟,很不明智。」溫去病笑道:「妳現在直接上去,對他們一人吐一口口水,說你們沒道義,姑娘不屑與你們為伍,以後合作別想,要戰便戰……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