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二章 靈犀彩鳳

二十二章 靈犀彩鳳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碎星團覆滅後,賈伯斯的下落就成謎,信他身亡的人不少,不信的更多,他的下落如何,七家八門私下都在搜索,卻沒有什麼成果,所得到的結論,仍是他已病逝獄中的消息。

溫去病前後花過不少功夫,甚至透過九外道來找,都沒什麼進展,這回對著太一,借用神魔之力,或許就能有點結果。

問題已經提出,等待的就是太一回答。

「……不知道。」

「啥?」

溫去病一怔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,搖了搖頭,靜靜等了一會兒,想等太一後頭的話,直到幾分鐘過去,太一沒有第二句發言,光芒消失的錦囊起火燒盡,龍雲兒輕咳一聲,這才反應過來。

……不………不知道?

……太一說祂不知道?

……這他媽的也能算是答案?

溫去病目瞪口呆,覺得自己又一次被太一刷了下限,這回答和小孩子耍賴有什麼分別?如果不知道答案,那好歹也該恢復自己使用次數,這回不算,讓自己再多問一個問題啊!

這邊整個麻木到進入雕像狀態,龍雲兒忍不住道:「不知道也能算是答案嗎?」

空中響起太一的聲音,「此發問與琅環錦囊相關,回答需使用錦囊,現在使用嗎?」

一聽這話,龍雲兒登時住口,不敢再問,生怕一不小心,連自己也掉落了坑,溫家哥哥的提問機會已經浪費掉,自己僅剩的這個格外重要,不能再消耗了。

當下,龍雲兒也沒什麼其他主意,溫去病似乎已從挫折中清醒過來,還做了什麼決定,讓龍雲兒推著輪椅,先退出神魔空間,回到英靈殿中。

龍雲兒不知理由,依命而行,回到英靈殿後,登時大吃一驚,那座封神台依然屹立不動,但一道裂痕,由底部往上蔓延,幾乎將這座高台一分為二。

雖然如此,這道裂痕之間,卻沒有縫隙,似乎是開裂之後,有某種極度強大的力量,自兩旁擠壓,把開裂的封神台強行並住,中間縫隙不存。

但這應該不是很理想的處理方式,因為,被這股大力左右施壓,封神台出現了無數細小裂痕,如同蛛網般蔓延,就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不妥。

「……不到兩年。」

「咦?」

龍雲兒聽到了溫去病的聲音,裡頭有著悵然,有著無奈,卻也有幾分無能為力後的釋懷。

「最多兩年,封神台就會崩碎,之後,次元封斷會打開……妖魔重臨。」

用嘆息的聲音這麼說著,聽在龍雲兒耳里,卻如晴天霹靂,彷彿幾十個怒雷同時炸響。

妖魔重臨?

此事傳出去,天下將為之沸騰,百族大戰結束才六年,人族安居樂業的日子根本沒過多久,連一個世代都還沒有,那些妖魔鬼怪又要回來了?

這可不是上一代的傳說童話,不是爺爺外公說的陳年往事,只六年而已,當前的這一代人,是實際嘗過戰爭滋味,知道妖魔是何等恐怖的,那絕對是一場夢魘,現在夢魘要回來了?

心頭劇震,龍雲兒不自覺地放開輪椅,後退了兩步,一片渾噩中,就聽見溫去病堅定的聲音。

「不用怕,還有我們在,只要有我們,就不會讓妖魔荼毒人間,我們能把妖魔打回去一次,就能打回去十次、百次!」

一語擲地有聲,如同在一片漆黑中開了天光,滅絕里開出的一線曙光,龍雲兒欣喜地抬起頭,就看溫去病朝左右望了一眼,空蕩蕩,什麼也沒有。

「啊,抱歉,這裡只剩我,沒有們了,這件事情我是幫不上了,後頭你們就靠自己吧,人這輩子始終該靠一次自己的。」

語中所帶,譏嘲滿溢,龍雲兒聽了都覺得苦,道:「溫哥哥,你不是只有一個人的,還有我,還有很多以前視你們為英雄的人,人族大劫將至,如果碎星團能復起,再一次打退妖魔,保衛人族,就可以……」

「再一次被清算?」

「當然不是,這次肯定不一樣,如果碎星團能復起,保衛人族,讓全天下都知道你們的冤屈,洗刷碎星的污名,等到戰事完結,你們就能以英雄之姿,獲得你們該得到的名譽,堂堂正正地……」

「再被出賣一次?」

溫去病接得很認真,不是那種冷笑著嘲諷說話,是像學童問師長那樣,很真誠地問話……至少表面上看是這樣,卻讓龍雲兒更不知該怎麼接話,為難片刻後,只能一聲嘆息。

「那……溫哥哥,你打算怎麼辦呢?就這麼站在旁邊看,什麼都不做嗎?」

溫言入耳,不帶半點責備與埋怨,而是試圖理解與關心,這語氣不引起溫去病的反感,卻令他啞然失笑。

……什麼都不做?

……如果能什麼都不做,就不用麻煩了。

……藏起封神台的劣變、修補封神台的崩裂……明明什麼都是我在做,只是沒別人知道而已。

……但我做了又如何?繞了一大圈,最終有什麼改變嗎?人族大劫沒有消弭,沒有延緩,反倒一**近一日了。

……是否一切屬天命,怎麼努力,後果都是枉然呢?

想到這些,溫去病坐在輪椅上,思潮如涌,香雪會否已經看出了這點,這才猝起發難,做出計畫中沒有的預定行為,奪取血怨之氣,強化己身?

這幾年裡,她秘密修鍊魔族秘傳「血影神功」,這套邪術在魔界是超級禁術,魔族花了偌大力氣,禁絕它的流傳,更把練過它的修者一一殺盡。

魔界功法的主流,都是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,什麼血祭,什麼殘身殘心以修行,都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