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二十五章 俱是痴人

二十五章 俱是痴人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香雪持有英靈殿的虛空座標,本身又有足夠的術數能力,搶先一步回到英靈殿來,絲毫不足為奇,她是真祖妖身,異能諸多,比尋常人身方便太多,如果說她不用任何道具,直接跳躍回英靈殿,溫去病也不覺任何意外。

甚至,她吸納大量血怨之氣,要藉此重塑肉身,凝練神魂,邁出關鍵一步,值此關鍵時刻,必須覓地閉關,帝國之內恐怕難找安全地方,沒旁人能進來的英靈殿,倒是個絕佳去處,換了是自己,也會作這種考慮。

但英靈殿中並沒有香雪的蹤跡,她來過,又離開了……

離開了英靈殿的香雪,去了哪裡?是藉著英靈殿中的傳送陣,傳到什麼地方去了?可她也該明白,普天之下,比英靈殿更安全的地方,只怕難找,更何況,英靈殿的最後一筆傳出記錄,是武蒼霓去平陽城,香雪來了之後,沒有離開。

那麼……她去哪裡了?

利用太一躲往其他世界,看似一個好主意,其實非常糟糕,太一的真面目,是無數神魔的分身綜合體,香雪修練血影神功有成,衝撞魔誡妖規,這兩界的妖魔肯定要她命,這時候跑去找太一合作,不啻與虎謀皮,自尋死路。

香雪不會不清楚這點,但她透過太一留言,就表示她與太一打了交道,這裡頭或許有點什麼自己所不知、尚未參透之處……

「香雪真祖已加入會員,進行穿越任務。即日起至藍月九十九轉前,特惠期間,凡加入會員的客戶享有優待,兌換物品返紅利積分,每十點積分,可兌換一金葉,限下次使用。」

冷冷的聲音宣告,龍雲兒瞪大眼睛,想不到堂堂太一,手段竟如此下作,居然還辦起優惠酬賓來了,這還哪有身為頂級神魔的尊嚴?不過,為什麼自己聽完這宣告,會有一種兌換的衝動呢?

溫去病沒好氣地道:「她該不會就是聽完你這話,才決定加入會員的吧?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賣身……啐!加入會員,後頭該不會就有作任務的義務吧?」

「加入會員後,每年有一次完成任務的義務,如遇意外不能執行,請事先取得延期符或免役令,否則抹殺!」

「又抹殺?好吧,反正你也只會這一套,延期符、免役令這兩個坑爹貨怎麼取得?作任務?還是用金葉換?」

「延期符三千金葉一個,可延期三月;免役令八千金葉一個,免當年度任務。」

太一宣布完遊戲規則,溫去病心下盤算,不怕規則嚴苛,就怕規矩不清不楚,更別說這兩件道具還能用金葉來換,可以事先準備,不算太難搞。

「等等,任務如果失敗,結果怎麼算?要被幹掉嗎?」

「會員執行正常任務失敗,於三個月內重作任務,直到成功。平均每輪值四次,會遭遇一次極樂任務。極樂任務,金葉加倍計算,失敗後直接抹殺。」

聞言,溫去病開始估算風險,命懸人手當然很不愉快,不過,危險也伴隨著機遇,如果把這視為鍛煉的機會,其實未必不好,尤其是……封神台崩潰在即,自己需要更強的力量去對應亂局,無論是儘早復原身體,或是增加磨練機會,這都是自己所需要的,關鍵只在於兩個問題。

「太一,加入你的坑爹會員後,如果想要徹底不幹,怎麼作?」

「徹底脫離,請換取破門證。加入會員後,每十年可使用一次,換取破門證的金葉數,隨年次遞增,首次十萬金葉,次十年二十萬金葉,依此類推。」

「哦?首次脫離的代價是十萬,首次沒走,滿二十年就要二十萬,滿三十年三十萬……不是應該倒過來嗎?你倒是巴不得早點把會員踢出去啊!」

溫去病著實訝異,太一如果千方百計誘人替祂賣命,那應該是進來容易出去難,但這個破門證的兌換代價,最初十萬金葉,年資越久,贖身費就越貴,這簡直是逼人早早破門而出,不要久待。

照理說,贖身費的收法應該倒過來,以一百年為算,首十年要走,就要被敲詐個九十萬金葉,每十年依次遞減,滿百年只要十萬金葉就能走……如果活得到那麼長的話。

「好吧,第二個問題。」溫去病道:「跨界執行任務,去多久,這邊也經歷多久嗎?該不會我出個三個月任務,回來這邊已經滄海桑田了?」

「所有穿越任務,出發與回歸在同一時間軸上,前後差距一秒。」

太一淡淡宣告,溫去病瞳孔瞬息放大,這個誘惑實在太強,如果自己能去其他世界修練一段時間,回到本方世界,卻是在出發的一秒後,基本沒有時間差,但對這個世界的其他人來說,自己就是陡然起了變化,一夜爆強。

這種修練,對於時間有限的自己來說,再沒有比這更理想的方式,估計香雪也是一樣,以她個性,聽到這些,肯定會加入。

「……等等,要作任務,必須加入會員嗎?」溫去病道:「有沒有自由來去,不受拘束的散工型態?」

「漏洞已經補上!從此刻起,非會員者不得領取一般任務。」

……也就是說,非會員者能夠領取的,全是死亡任務,這一著……真是夠坑了!

溫去病尋思的當口,龍雲兒靜靜站在旁邊,看著他思考。

雖然溫家哥哥還在考慮,但自己肯定他會點頭,不是為了種種利弊得失,而是因為香雪已經一腳踏進去了。

溫家哥哥看似冷漠無情,其實把這批老戰友看得比什麼都重,重到可以改變自身理念、原則的程度,香雪如果一腳踏進去了,他也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