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三十三章 病僧

三十三章 病僧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兩人的交談,龍雲兒在旁一字不漏地聽著,想要儘可能多了解這個世界的資訊。

他們提到五絕就喜形於色,顯然這五位大人物的名頭,在此方世界人盡皆知,很可能是顛峰武力這樣的存在,不曉得力量修為到了什麼層次?與自己的世界孰高孰低?

天君、女爵、病僧……這些名字,確實聽起來就很有高人的范,但杜華城勢危如累卵,真不曉得什麼樣的逆天手段,才能在這片魔潮下,守護城內蒼生?

龍雲兒一下出神,就看見底下城門打開,一批士兵沖了出去,卻沒有立刻沖向蟲海,而是靠著光幕的掩護,迅速列隊展開,十指結印,神情肅穆,不曉得在做些什麼?

這應該是此方世界的戰鬥方式,龍雲兒目不轉睛地注視,想了解這是什麼樣的情況,就只見隨著士兵們的結印、運功,一個個氣血翻湧,流瀉出的氣息,讓龍雲兒異常熟悉。

……血脈的力量?

……這方世界,同樣使用血脈覺醒的技術?

血脈覺醒之後,力量翻乘,那也不過中階左右,連高階的都不多,這樣衝出去,還不夠巨蟲一口吞的,而且,血脈力量要發動就發動了,為何還要在那邊結印半天?這個世界的血脈力量運用,看來還落後自己世界甚多……

才剛這樣想,就看那些士兵的身後,浮現一道道影像,全都是各種獸形,有擎天神牛,有蓋世猛虎,更有吞日魔狼、拜月靈蛇……各種異獸顯現,散發出來的凶煞,有若潮水,讓遠在城頭上的龍雲兒心頭劇震。

……血脈力量能以具體形象顯現身後,這是……法相!

……這裡的武者,能提前凝出法相?

在自己世界,凝結法相是地階武者的特徵,這裡竟能提前做到?這些士兵才不過中低階,這麼早就能使用法相力量了?

龍雲兒震驚之餘,發現這些士兵身後法相雖然凶煞磅礴,可他們本身的力量並沒有太大提升,全然不似自己所熟知的地階武者,法相現,力量也瘋狂提升,那提前凝出法相,有何意義?

「奉靈!」

「降神!」

類似的兩聲大喝,在士兵群中此起彼落響起,暴喝聲中,他們身上電芒竄閃,籠罩在強光之中,而他們身後顯現的法相,也一下凝縮,降入他們體內,與本身肉體結合。

龍雲兒眼珠快凸出來,法相與本身肉身結合,即為成就法身,在自己世界中,這就是邁往天階的那一步,這些士兵不但能凝聚法身,還踏上天階了?有這種荒唐事?

法相與肉身一結合,士兵們體內的力量瘋狂提升,雖然遠沒有天階那麼誇張,卻也都有地階層次,考慮到他們之前的戰力,這已經夠不可思議了,前後只是頃刻間,一支百餘人的地階隊伍,就這麼毫無徵兆地出現了。

「殺!」

城頭上的將軍一聲令下,底下隊伍如猛虎出閘,悍勇無匹地衝殺出去,那場面……是令龍雲兒心驚肉跳的景象。

一百多名地階武者,像一道潰堤而發的洪流,宣洩而出,那些巨碩的魔蟲,在這道無可阻擋的奔流之前,瞬間就被暴力斬開。

正在衝擊城壁的魔蟲們,無論是身軀堅硬,或是力大無窮,或是噴發奇毒,都難以威脅到底下的士兵,法相凝於肉身,構成近似法身存在的他們,力量雖只是地階初段,卻有對應各自血脈的神通,銳勁破堅軀,機變降大力,氣罩阻毒氛,承受住魔蟲的攻勢並反擊,將魔蟲迅速殺斃、粉碎,摧枯拉朽,快速清出一片空間來。

前一刻還情勢危急的城池,戰局瞬息逆轉,沒幾下功夫,這支小隊就突進數百米,這數百米內,全是各種支離破碎的蟲屍,不光是地上爬的,就連飛在天上的蟲海,也被密集罡氣掃射,大片大片地掉落下來,清出好大一片空間。

一支完全由地階組成的百人隊,實際出現在戰場上,就是這麼威不可擋,在龍雲兒的認知中,百名地階,足夠囊括西北大戰中,人族高手、禪師、南北獸王,要這麼多敵我勢力拚在一起,才能湊足,而在這個世界……一座城池的普通兵將加總,就抵滿這數了。

龍雲兒站在原地,倒抽著涼氣,本來還在暗自估量,這個世界與自己世界的武力差距,或許自己僥倖到一個低武世界,憑著高階修為,還能當個女俠威風一把,沒想到才幾下子就被打臉。

這邊隨便就用小兵湊了一支地階隊伍出來,橫壓自己那世界不是一點半點,龍雲兒覺得腦里轟隆隆作響,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,這擺明是個高武世界,非常的高武,自己想要及早適應,應該把頭壓低低的,而不是充什麼女俠……

但有一點很奇怪,這麼強的武力,橫掃整片蟲海是還有難度,但打通一條出路,卻不是問題,為什麼一早不用?又為什麼附近的將兵都還面有憂色?

「可惡!這些妖龍手下的嘍囉,數目太多了……」

陳有龍緊握著拳頭,滿面憂憤,口中更念念有詞,「時間快到了,該回來了,再不撤的話……」

撤?

不是正勢如破竹,兵鋒強盛,為什麼要撤?

龍雲兒愣然,心頭驀地一緊,命運之眼發熱,望向西北,只見那邊光禿禿的一座石山,別無他物,卻讓自己覺得不妥。

「……那邊,好像藏了什麼。」

低低的一聲,僅身旁的陳有龍能聽見,但這聲出口,卻像驚動了冥冥中的什麼,西北方一下天搖地動,那座光禿禿的小岩崗,驀地變形,捶砸地面,長聲咆嘯,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