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八章 有人在那個

第八章 有人在那個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溫去病想定策略後,沒有再與隊伍同行,但也沒離開,只是遠遠落後大隊伍,與龍雲兒在後頭跟著,既讓前頭的人們安心,也讓他們有幾分驚疑不定,維持著警戒。

由日入夜,溫去病、龍雲兒就在後方遠望,監視著長長車隊的一舉一動,他們沒有夜間趕路,而是紮營休息。

夜間,溫去病坐在樹下,與社稷圖建立聯繫,推演一些東西,山林中似有異動,龍雲兒趕去查看,沒幾下功夫,她驚惶地跑回來,樣子活像見了鬼。

溫去病皺眉道:「怎麼了?」

龍雲兒臉色乍紅乍白,老半天才冒出一句,「有人……在那個……」

沒頭沒腦的話,聽起來比禪機更難懂,但考慮到龍雲兒的個性與此刻表情,溫去病的表情一下變得古怪。

……荒郊野外,有人在那個?

……這也不是什麼花前月下的浪漫場景,天黑、悶熱、蚊子多,哪對小年輕如此猴急,居然就這麼偷情苟合?

……年輕還真是好啊,活力旺盛。

溫去病笑了笑,瞥向龍雲兒,她驚魂不定的驚悚表情,比和強敵血戰了十場還精彩,雖然不好意思,卻忍不住想調笑她幾句。

「妳出嫁之前,家裡沒給妳個什麼圖譜看看?」

「啊?」

「大戶人家嫁女兒之前,不是都會給個圖冊什麼的,讓女兒有個印象,預習一下,省得洞房花燭夜什麼都不懂,鬧出笑話來?」

溫去病說得淡定,龍雲兒的臉紅得像是煮熟南瓜,想說話,發出的聲音細若蚊鳴,如是四五次後,她雙手捧著臉頰,轉過面去,幾下呼吸平復心情,這才轉過頭,坐回溫去病的面前,幽幽道:「這些……都是家裡女性長輩作的,我娘她早就不在啦……」

「喔。」

溫去病點了點頭,想起一些舊事。

龍家姊妹的母親,很早便已亡故,屈指算來,就是自己被轟出龍家之後或稍早的事。

記憶中,那是一個很美的貴婦人,而且是典型的貴族夫人,無論吃穿用度,全都精細而奢華,哪怕生於戰亂年代,仍是打從出生起,就享盡榮華,不沾凡俗勞務,天生就該是受人寵愛的女人。

還記得,自己第一眼看到這位貴夫人時,就驚訝世上怎麼有這麼漂亮、這麼艷麗,氣質又那麼高貴的女人?對年幼的自己,著實是個震撼,龍家三姊妹的出色外貌,可以說完全繼承母親。

可惜,天妒紅顏,像這樣嬌柔的花朵,終究是容易摧折的,她亡故時甚至還沒滿三十歲,真是令人惋惜……

提及故人,雙方一時沉默,龍雲兒想到溫家哥哥不喜歡那段回憶,自己無意提起,不知他會否觸景生情,連忙想要改話題。

「那個……不知道那邊怎樣了?要不……我們去看看?」

話一出口,看見溫去病的錯愕目光,龍雲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,慌忙摀嘴,恨不得直接給自己一記耳光。

溫去病笑道:「他們搞他們的,我們去了幹什麼?再說……現在才去,早就沒東西看了,還是早點睡吧。」

任務未完,溫去病著實不想多事,但很多時候,自己不想找事,事情仍會自己找上門來,這邊才說完話,遠處忽然亂了起來,更隱約有氣勁交擊,刀兵碰撞之聲。

龍雲兒一下跳了起來,望向聲音源頭,「有人在動手,我們……」

溫去病冷笑道:「既然都是人的事,那就不關我們的事,除非有妖魔,否則他們自己的恩怨,我們都作壁上觀,別打沒錢收的架。」

話甫落,急急的腳步聲,溫去病一下苦笑,知道麻煩上門,原本還打算把問題往外推,繼續裝高人,但看見來人身分,就知道這想法已破滅,因為來的不是別人,正是平劍秋。

這位知名匠師,此時全無半點優雅風範,急急忙忙跑過來,一見到溫去病兩人,立即跪倒,納頭便拜。

「聖僧!請你救我家一救!」

「呃……平大匠,你還真是趕進度,貧僧還來不及挖坑,你就自己找地方跳了,你該不是挖了洞想坑貧僧吧?」

「大師,您別取笑在下了,救人如救火,這回真是救命,是救命啊!」

平劍秋幾十歲的人,滿頭大汗,急成熱鍋上的螞蟻,溫去病倒是很好奇,什麼事情會讓他急成這樣?

結果,還真是一件破事,平家的一個小輩,仗著相貌英俊,自命風流,極不安分,素來喜歡勾搭婦女,今晚就是他勾搭別人老婆惹了禍,更招來對方門派的追殺,平家勢單力孤,無力庇護,平劍秋只能連滾帶爬地衝過來求人。

溫去病真心沒想到,自己還會碰上這種麻煩,但以實際狀況而言,有機會伸手介入平家的事,並不是壞事,倒算是天賜良機了。

三人急急趕去,事發現場已經圍了一票人,幾支鑄匠隊伍的人都有,平家的人在中央,與事主那一派斗得甚緊,陳有龍頭破血流地倒在地上,還有兩名武裝護衛已屍橫就地,其餘的都讓到一旁,顯是權衡利害後,不願再為平家出力。

護衛們一退讓,平家登時大敗虧輸,敵對門派的人馬衝上來,直向被平家人護衛在中心的一個少年,他衣衫不整,模樣生得非常俊秀,看見敵人殺來,根本來不及閃,就被敵人給拿住。

出手的,是一個絡腮鬍的漢子,滿面怒色,一把擒住少年後,一爪扣肩,微微施力,肩骨登碎,少年疼出滿頭大汗,絡腮鬍大漢喝道:「淫徒!你服不服?認不認錯?」

少年碎了肩骨,痛得厲害,卻滿面桀傲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