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三章 推心置腹

第三章 推心置腹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在宴席間,忽然收到傳音,被約了出來,溫去病一早料到對方會問什麼,甚至連青武仙帝會怎麼問都心中有數。

眼下時間雖然沒有很緊,情勢卻已危急,這邊大鑄將要開始,那邊九頭妖龍可不會什麼都不幹,自己雖然不想捲入其間,卻恐怕難以避免,必須要在那之前,搶著把能提升的東西提升上去。

正因如此,自己沒有和青武仙帝兜什麼圈子,而是把話直說,雙方能交易的直接交易,如果對方坐地起價,自己最多換個交易對象,顯然與仙帝不是那麼和睦的五斗觀,也未嘗不是一個理想目標。

「……你可知,這座封天壇的歷史?」

青武仙帝忽生感嘆,溫去病揚了揚眉,暗罵對方居然在這時開始兜圈來,搖頭道:「只有一些模糊的記錄了,說是統合人族,會百萬雄師於高台下,提振士氣,而後掃蕩群魔……」

乍聽這典故時,會以為封天壇就是一座單純的點將台,如古時帝王那樣,點將、拜帥、誓師後出兵,但結合橫擊仙帝的手段,肯定就不是那麼簡單了。

「封天壇是橫擊仙帝敗盡競爭者,承襲天命後,為了討伐妖魔而建立的,你想知道橫擊仙帝的資料,那你又可知……他最厲害的手段是什麼?又是憑什麼去敗盡豪傑,殺盡妖魔的?」

青武仙帝道:「典籍中記載,他有諸多仙寶傍身,江山社稷圖演化世界,八卦鐘鳴大道之聲,落寶星辰砂無物不落,五火神光劍斬盡妖邪……讓他橫壓一世,無人能敵,但他真正強橫的,仍是自身實力,尤其是……操作氣運。」

說到最後一句時,青武仙帝露出崇敬、景仰的讚歎神情,對於昔日前輩的無上神通,遙想不已。

「……氣運?」

溫去病對這個答案不是太意外,因為氣運、因果,本來就是天階走到最終,甚至到了天階頂上的境界時,那些大能們的熱門選擇。

大荒西朝的力量體系,顯然不如自己的世界完善,眼前這位青武仙帝,確實有著初段天階的程度,卻已是此方世界數一數二的存在,但對天階中高位的知識一無所知,甚至還不如自己。

碎星團抗魔時,就在那個人的指導下,開發了不少相關技術,像是提取功德的秘術,就是這麼開發出來的,而這位橫擊仙帝,看來也是在天階中走得極遠,超越後代仙帝之人。

「當時,橫擊仙帝在大地上造奇異建物,稱為世界奇觀,光大人族氣運,這座封天壇,不過是多座世界奇觀之一,建成時,橫擊仙帝在天壇上點將,所點的二十八將,立即踏入天階,晉陞仙將,所統帥的也都成為天兵,具有神能,憑此掃蕩妖魔,最終開創盛世。」

青武仙帝嘆道:「可惜,橫擊仙帝蕩平誅邪後,就開始拆毀世界奇觀,他逝世後,大多數的建物又毀於戰火,但現在……只剩下封天壇一座,人族命運也岌岌可危,是我等後輩無能……」

溫去病在一旁靜靜聽著,並不多言語,這些陳年往事,對大荒西朝的人族而言,或許是過去的榮耀,但自己是怎麼聽怎麼不對。

關乎氣運的工程,可沒有這麼簡單,那基本是第八、九級天階,才有能力玩轉,甚至連天階頂上的那些絕頂大能,都不敢說能百分百操控在握的,想用這以下的力量嘗試去影響、窺探,付出的代價絕不會小,風險更如小孩玩大車,說多危險就多危險。

碎星團實驗成功的幾個小項目,都是比較安全、無害的類別,像是提取個人功德,不但限制多多,能提取的也只限於個人,不能劫奪他人,縱使失敗,頂多功德歸零,從今生倒楣到來世,不會有什麼禍及旁人的嚴重結果。

但聽聽這個項目……光大人族氣運……

涉及整個人族的氣運走向,這麼大的項目,不是做不了,如果是天階頂上的那些存在,想做也就做了,未必會有什麼問題,但若是還要招集十萬民夫,浩浩蕩蕩來干,肯定就要出事!

至於出什麼事……

「聽陛下的意思,是希望能仿照前人舊事,再造世界奇觀,重光人族氣運,打造仙將天兵……」頓了頓,溫去病沉吟道:「不對,時間不夠,陛下是想打造氣運之兵?」

青武仙帝面露喜色,「病僧果有真才實學,猜中了朕的心思!朕遍思各種可能,神兵難得,若能打造出氣運之兵,對付妖龍就大有把握,不知……」

溫去病搖頭道:「氣運之寶的存在,只流傳於各種神話之中,製作技術根本就沒人曉得,況且……嗯,貧僧覺得希望渺茫,或許大鑄中有能人出現,知曉方法吧。」

……其實,你們的運氣不錯,氣運之寶的製作方法不傳,但懂得半吊子製作的人,你們面前就有一個,而在現有的認知下,老子可能是兩個世界裡唯一會做氣運之寶的「人」。

……不過,神兵基本是先天之物,氣運之寶則是後天完成,之所以能媲美神兵,重在累積……製作時間不但久,打造出來後更需要積年累月守戒、浸潤,方能有成,這個累積的時間,短則數十年,長……數十萬年都有可能。

……就算真造出一把給你們,你們也沒機會用了,想拿它來誅妖,先問九頭妖龍肯不肯給這時間吧!

「這……」青武仙帝愕然道:「你不是透過平劍秋,成功製造了世界奇觀,並且誅殺了魔將和妖龍分身?」

溫去病苦笑道:「那是唬人的,貧僧雖然得了江山社稷圖部分傳承,卻殘缺不齊,偶然從中推演出世界奇觀的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