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八章 獨在異鄉為異客

第八章 獨在異鄉為異客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那一天,該是自己生命中最奇怪的一天,甚至可能是自己生命的轉捩點……

司徒小書常常這麼想著。

平陽城大戰中,自己捨生忘死,血戰獸族,想要藉由自己的努力,來證明清白,證明自己與封刀盟光明正大,絕無異心,與其扛著那樣的污名與懷疑,不如戰死沙場……

最終,能否洗清旁人的懷疑,還不得而知,但身上受的傷可不是普通重,幾處獸爪的貫體穿洞傷,肩頭的一下,差點被一名狼人把整個肩膀,連骨帶肉咬掉,齒上竟抹了毒素,刺入血肉,在體內散開,造成了高燒。

即使傷愈,一直持刀的右臂也會受到影響,很可能這輩子都沒法像以前那樣使刀,但只要能證明封刀盟的清白,這點代價不算什麼!

武蒼霓來探過兩次傷,表示等傷勢好轉,有幾路功夫想與自己切磋,言語雖然謙讓客氣,但授藝的意思明顯,能得到她這樣的善意,自己的努力並沒有白費,就希望能早日查明真相,洗雪汙名。

……高燒之中,神智不是很清醒,武蒼霓離去後,心情一松,聽她說稍晚還會再來,自己便昏睡過去,依稀還聽到,武帥向門口的護衛交代,務須要看守周詳,不得有失。

迷迷糊糊中,自己覺得身體輕飄飄的,好像浮上雲端,身體和意識分離開來,這種奇妙的感覺,讓自己在昏沉中,忽然有了一絲驚覺。

……自己該不會是死了吧?如果不是死了,為什麼靈魂會和身體分開?可是……自己好像沒傷得那麼重啊,雖然傷得不輕,有傷殘的隱憂,不過得到及時救治,怎麼也不至於死了啊!就這麼死掉,太荒唐了!

意識到狀況不妥,卻像陷入一個深沉的迷夢,怎麼也醒不過來,耳邊更出現一些奇怪的聲音。

「我是一,也是萬,我是初始,也是結束,我是太一!」

……太一?

……太一是什麼?什麼意思?

沒有任何解釋,耳邊好像還說了什麼,但因為神識昏迷,沒有聽清楚,只有一段話,像是直接烙進自己的神識,就算不想聽,還是記得清清楚楚。

「主線任務一:護持拔山劍庄隊伍入京,造出誅魔之兵……」

就這麼一段,特別清晰,而後頭好像還有什麼話,說什麼賞罰之類的,只不過斷斷續續,聽不清楚,也沒法記得,而當自己從這種昏沉狀態中略感清醒,就感覺到……痛!

真的是很痛!

全身上下,每一塊骨頭、每一寸肌肉,都痛到想哭,自己明明是傷重躺在床上,也確實疼得厲害,但怎會忽然痛成這樣了?雖然還沒有睜眼看,但痛成這樣的滿身傷,說自己沒傷到瀕死,連自己都不會相信!

除了痛楚,還有一些很奇妙的……狀況?耳中所聞,儘是滿滿的慘叫、哭號之聲,這種聲音,自己依稀有印象,那是在百族大戰時,妖魔大軍攻破城池,虐殺滿城百姓時,總會響起的那種慘烈聲音,當時自己年幼,感覺不是太深刻,卻深深烙進記憶。

也是這些哭喊之聲、烈火焚燒之聲、利齒噬咬骨肉之聲,讓自己真正清醒過來,同時,許多畫面在腦中飛快閃過,正在哭喊的那些絕望人們,他們受苦的影像,一下全湧入腦海,讓自己看得到、感受得到他們的痛。

這是絕對不正常的狀況,再怎麼心情激動、再怎麼有想像力,腦里都不可能出現這些畫面,而且……這並不是自己的身體!

……我……在別人的身體裡面?正支配著別人的身體?

意識到這一點的同時,自己也忽然明白過來,這具傷重瀕死的肉身,正處於氣血翻湧、神識凝練、肉身劇變的一個狀態,說得更淺顯一點,這具**正在突破!

大範圍的感知,數以千計的人心感應,這些都是起碼踏足地階,凝結法相之後,才開始具備的能力,這具肉身的原主,似乎正在力量突破的關鍵時刻,卻因為傷勢太重,神魂被大幅削弱,未能功成便半途殞落。

……隱約殘留的意志,自己感覺得到,這是一個有著憂國憂民之心的女人,胸中澎湃的情感,都是自己能夠理解的情愫。

……妖魔未退,人族恨未雪,山河未還,壯志難酬,死也遺憾!

……壯志難酬,死也遺憾!

殘留的強烈遺憾,與自己胸中的情感重疊,自己又何嘗不是有著滿腔的理想,希望為國為民,卻受限於力量低微,什麼也沒有做到,淪為一個別人眼中的笑話,自己又何嘗甘心了?

……壯志未酬,死也遺憾!

相同的一個呼聲,在心頭彷彿化為戰鼓,越響越大,最終化成一個雷動九天的霹靂。

我要強大,必定繼承這身軀主人未了的遺志,完成突破,護佑人族,再創新天!

一具**,前後兩個靈魂,因為相同的理念而「共鳴」,由後來者的靈魂,支撐著這具**完成突破,真正踏足地階,甚至在成功晉階的那一瞬,司徒小書眼前光影錯亂,像登階的那一腳,踩得太重、太猛,腳下發生某種異變,把自己一下彈飛到天上,看見了……一些模糊,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東西。

無法理解,但司徒小書心知,如此奇緣,自己所捕捉到的任何訊息都無比寶貴,哪怕眼前無法參透,都可以留著後頭慢慢感悟。

而在成功進階後,澎湃的氣血與心情,自己所採取的第一個動作,就是直接破坑而出,躍起半空,一劍斬向眼前的三個魔將!

「殺!」

力量如脫韁野馬般釋放,夾著激怒,劍上爆發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