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玄幻奇幻小說 >碎星物語 >第十章 彌天星斗逆八印

第十章 彌天星斗逆八印

小說:碎星物語| 作者:羅森| 類別:玄幻奇幻

?被大隊人馬團團包圍,溫去病的反應基本不當回事,自己壓根也就不相信,這些道士是為了那種鳥理由來開戰,估計也就是考驗意義,而自己半夜三更來,原本也就有接受對方考驗,順道探探五米觀底的意思。

……或者該說,探探大荒西朝的道門底蘊,作為不久之後,挑上飛龍寺的預先準備。

五斗觀作為大荒西朝的道門之首,著實建得富麗堂皇,氣派十足,這座最前頭的迎賓大殿,連同前頭廣場,雖然一下塞了百多人,卻仍顯得空蕩蕩,可見其宏偉。

妖亂大地多年,五斗觀仍能有這樣的聲勢,底子自然是夠硬的,而自己半夜來鬧,這邊如此短時間內,就有百多名道士衝出來反應,這也是身為大派的底蘊,雖然……這百多名道門弟子,基本都是中階左右,高階的不過三四人……

素質令人小小遺憾,但他們的實力,並不全都在個人素質上,這百多名道士在幾名領隊的喝斥下,迅速列隊,歪歪斜斜地左一堆、右一堆聚著,看似亂無章法,卻開始給著自己一股莫名壓力。

「……既非三才五行,也不是九宮八卦……」溫去病看了兩眼,露出行家的微笑,「上應天星嗎?」

說來搞笑,但在此方世界,天上星辰與自己的主世界一樣,抬頭所看見的,是相同的星空,這著實減弱了不少自己的不適應,舊有知識更直接用得上。

眼前這個百人大陣,東西錯落,既有北斗,復有二十八宿,一環套著一環,儼然就是一個具體而微的小小星空,為首的幾名道人一聲令下,大陣運轉,斗轉星移,古老而曠遠的氣息生出,場面登時生變。

原本就極為空曠的大殿,隨著大陣轉動,空間竟然無限放大,那些交錯來去的道人們,相互間的距離越拉越遠,大殿彷彿化成真實的蒼穹,這些道人們也成為星辰,溫去病甚至感到一股浩瀚星力,不住從四面傳來,壓逼著自己。

「病僧!使出你的化身天地,我等以彌天星斗大陣相教!」

星斗大陣運作下,道人們的喝聲也如天之聲,有若雷霆霹靂,從蒼穹深處響起,傳透這片星河的每一處,溫去病置身其中,渺小有若微塵。

「香蕉?你們就用這招待貴客?怎不拿芭樂出來?」溫去病悠然道:「彌天星斗大陣?很有名的上古劍陣,但不知道你們這畫虎畫皮的效顰之作,得到原本幾成神髓?幾成神異?」

彌天星斗大陣,是上古的頂級道門劍陣,在自己世界的典籍中有記載,但其法已不傳,這些道士如果真使得出,哪怕只是山寨貨,也能給自己不少借鑒……

溫去病眼觀六方,感受周天星河變幻,彌天星斗旋動,妙演天地造化,空靈、曠遠的氣息瀰漫過來,蒼莽銀河,有股無形大力,籠罩住自己,逼得自己氣息不暢,幾欲跪下。

千萬里外,氤氳發光的星辰間,一些模糊的影像出現,大多都是各種異獸,蛟、龍、羊、豬、雉、鼠、牛……各星宿主的虛影形象,飄飄渺渺,尤其是當中紫微星的帝主之影,一個不見面目的蒼天帝者,不見面目,臨九天之高,俯視蒼生,萬物只能匍匐其下,不敢忤逆,生死盡由其主宰。

溫去病置身其間,察覺自己的生機一下迅速流失,一下又重新旺盛起來,命不由己,而且,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,普通人或許不明白這是什麼,但曾與高位天階對陣過的自己,卻曉得這種感覺。

這是擅長命運法則一類的強人,抽絲剝繭,解析命數時的特有氣息,換句話說,這座彌天星斗大陣,保留的精髓超乎自己預期,不但能以星辰氣息影響生靈,更能透過星宿與人的連結,解析命數,把敵人的完整資料,一一分析出來。

……難怪一遇到敵人就擺出這陣,這與其說是算命,不如說是拷問,就算敵人不老實,也能先把來人摸個底朝天,不過,要拿來對付自己,確實還差了那麼少許。

「有往有來,且看看貧僧的手段又如何?」

溫去病長笑一聲,身上的雪白僧袍陡然強光煥閃,蛻變成一身寒青色鎧甲,頭盔更具龍形。

術式武裝.冥界屍龍!

猙獰的氣息、邪惡冰冷的感覺,一下瀰漫開來,與周天星斗相抗衡,諸天星宿主的氣息,再不能主掌溫去病的生死,本已解析小半的命數,驟然大亂,暴增的信息量,讓布陣的道門弟子承受不住,圓滿的星斗陣登時崩了幾角。

……算人的命容易,但……算神魔的命?

……冥界屍龍超脫生死之外,是冷眼俯視萬古的存在,本身更透過輪迴,掌握部分因果,想替祂算命?那可是拿術者性命開玩笑的蠢事!

彌天星斗陣出現了部分空缺,主陣的道人不明所以,唯有急急停掉命數的解析,先維持星斗陣運轉,但開闔之際,破綻不可免地出現。

溫去病驟化一道青影流光,只見一條長逾百丈的青龍影,悠然浮沉於星河間,轉眼間就脫出了星斗陣的箝制,主陣的道人們急忙變陣,想把敵人重新網羅進去,可對方也是熟識星理之人,單獨一個,身段無比靈活,陣法再怎麼變,他都搶先一步閃在外頭,甚至直奔著即將出現的破綻去。

看到這一幕,一直在後殿閣樓上,俯視著這一幕的年老道人,不住點頭,「

病僧身懷絕技,胸中學究更少有人及,這種程度的彌天星斗陣,終是制他不住,只是連困他幾刻鐘也做不到,我五斗觀的面子,看來是要洗地了……」

在龍虎天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