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農家娘子喜種田 >第二百二十:大結局

第二百二十:大結局

小說:農家娘子喜種田| 作者:蟹小妞| 類別:女生

光怪陸離的夢,帶著慕貞把本尊小時候和哥哥的點點滴滴,走馬觀花式的經歷了一遍。

慕貞本就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,平白多出一個這麼愛她的哥哥,她高興還來不及呢。

再加上,憑藉著慕貞的哥哥對妹妹的關愛,將來等他從沙場歸來的時候,定然會來看望她這個妹妹的。

她總不可能告訴哥哥慕言,不好意思,我不是你的妹子,你的親妹子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吧。

除非她想被當成妖怪給燒死。

墨效才知曉了慕貞的心思之後,也是十分的心疼她。

但是因為她現在還懷著孩子,就算是想娘家了,也沒辦法。

思及此,心裡對慕貞的疼惜又多了一份。

輕輕的伸手,把慕貞摟進自己的懷裡,勸慰道:「為夫曉得你想念娘家人了,不過你現在還懷著孩子,就算是回娘家,也要等到孩子落地之後再說,那個時候,為夫再陪你回去可好?」

慕貞舒服的靠在墨效才的懷裡,道:「到不少想娘家人,只是想哥哥了。當年他為了我遠走他鄉,奔赴沙場,這麼多年了,也不曉得是個什麼樣的光景了。」

想起墨效才說的那句娘家人,慕貞嗤笑道:「至於娘家人,除了哥哥一個,也沒得其他的人值得我惦記了。」

想起慕貞當時和自己成親的原因,墨效才的心不由得像針扎似得。

「這輩子,為夫終究是虧欠你了。」

夫妻兩人,現在說是心意相通,也絲毫不誇張。

聽到墨效才這語氣,慕貞便猜到了,他所指的是何事。

嘴角勾起一個滿足的笑意,慵懶的往墨效才懷裡鑽了鑽,「相公可不要這麼說,只要是能和你結為夫妻,哪怕吃再多的苦,我都願意。」

看著慕貞懶貓似的動作,真的是軟化的墨效才心,笑了笑,卻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本來在收到哥哥莫凡這封信的時候,慕貞還以為,和哥哥哥的重逢,還不曉得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,沒想到世事變幻無常,計劃趕不上變化。

轉眼到了金秋時節,對於平遙村這個季節分明的地方來說,八月十五剛一過完,眼見著樹上的葉子,一天比一天黃了。

屋子的背後,有一棵糖李子樹,從搬家到新房子,發現這顆樹起,慕貞就眼饞了好久。

顧名思義,既然叫糖李子,就說明這種李子,和一般的比起來,要甜很多。

很小的時候,慕貞也是吃過這種糖李子的。

**月的天氣,樹上的葉子差不多都開始掉了。

等葉子掉的差不多的時候,書上就剩下一個個酒盅大的糖李子了。

這李子還真不是一般的甜,但凡是從樹上自己掉下來的,差不多都加蜜蜂給蜇過。

來到這異世之後,除了當季的果木,比如說蘋果,桃子,核桃,板栗,柿子之外,一般是很難吃到的。

所以,當看的這顆糖李子樹之後,慕貞就動了心思。

反正是秋冬季的東西,離的又近。

每天摘幾個解解饞,其他的熟了的,就摘下來,做成果脯,冬天沒得什麼搭嘴零食,這東西就是人間美味啊。

這天,在慕貞繼續樂此不疲的守著糖李子樹時,又一封書信送到了慕貞的手上。

不曉得為什麼,接到這封信,看到熟悉的名字,卻不是同一種字跡的時候,慕貞的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個把月之前,哥哥才給過她的信,為何這次又送來了呢?按道理說,這麼遠的路途,她之前回的那一封,還沒有收到,這次又送信,這是為什麼呢?

索性,慕貞也不是那種畏畏縮縮的人,雖說感覺不太對,她還是把信給拆開了。

信越看,慕貞心裡的這股火就越大。

有了後娘,就有了後爹,真的再次向慕貞證實了這句話。

慕貞之前就一直很奇怪,本尊的父親這麼寵幸那位姨娘和她的子女,那為什麼本尊的娘死了這麼多年了,他卻還不把姨娘給扶正。

原來,因為本尊的爹,是一個上門女婿,而娘親,根本就是被那位姨娘給害死的,而這一切,都是在本尊的親爹縱容下進行的。

然而兩人不曉得的是,他們所做的這一切,都被慕言給曉得了。

然而,這個時候,母親已經回天乏術了。

想著孩子還小,將死的母親,就苦苦哀求著兒子,在自己還沒有能力的時候,就裝作不曉得這件事。

但是現在,那些人仗著把自己遠嫁,把哥哥支走,開始霸佔屬於娘親的家產不說,還差點謀害了哥哥。

對於慕貞來說,她有頭腦,有方法,所以,這些家產,對她來說,可有可無。但是,她不能忍受的是,這些人想要把他們兄妹里往死里逼。

明著開始霸佔家產不說,他們還買通了人,在戰場上差點謀害了哥哥。

難怪她說,這字跡不是哥哥的呢,原來在上次的戰役中,哥哥被人給出賣,差點全軍覆沒。

最後雖然死裡逃生,但是,卻也是身負重傷。

哥哥在信里懇求她,無論如何也要把娘親的東西給保護了下來,不能叫那些人給霸佔了。

和墨效才商量了這件事之後,墨效才道:「娘子,若是你放心,這件事就交給為夫來辦如何。畢竟你現在有孕,長途跋涉對你來說,並不合適。」

看著自家相公小心翼翼的模樣,慕貞笑了笑,「相公,在你眼裡,你家娘子我就只這麼的不懂事嗎?不說你的能力是我比不上的,在加上我肚子里的這個,我也不會去冒這個險。」

更何況,上次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