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結局

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結局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他笑容璀璨,像是夾了蜜汁一般,從心裡甜到了臉上。

高興很明顯,但是一眾人都望著他。

孩子是生了,有啼哭聲為證,可哭聲而已,他怎麼就斷定是女兒,她們知道他耳目聰明,可這也聽的出來嗎?

門吱嘎一聲被打開,穩婆笑面如花的出來了,一口一個恭喜,「恭喜郡王爺,郡王妃生了個小少爺!」

逸郡王臉上的笑頓時僵硬,「是兒子?」

他臉上的笑僵硬了,穩婆也笑不出來了,這是怎麼回事,方才還那麼高興,怎麼一聽說是兒子,臉色就這樣難看了,獻王府子嗣單薄,應該最盼望生兒子才是啊,怎麼逸郡王這臉色,像是不稀罕兒子似的?

是了,逸郡王自己就紈絝慣了,沒少叫獻老王爺頭疼,要是生個兒子隨他,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……還真是不敢想像。

穩婆幫人接生這麼多年,但凡生了兒子的,給的紅包都比生女兒的多,當然了,也不是沒有例外的,前些日子,還幫人接生了個女兒,給的紅包就比生的兒子多,可那一家特殊啊,那家夫人連生了三個兒子,還有兩個庶子,就盼著生個女兒呢,得償所願,所以出手格外的大方。

可逸郡王妃這是頭一胎啊!

穩婆心裡苦,方才開門還喜滋滋的想,獻王府身份尊貴,又得了嫡子,少說也有一百兩的喜錢,結果……

那邊,逸郡王眉頭皺的沒邊了,「怎麼會是個兒子呢,確定不是女兒?」

穩婆嘴皮子動了動,要不是逸郡王身份尊貴,她真要罵了,她還沒有眼瞎到男女都分不清的程度了!

逸郡王有些失望,又接著問,「她肚子那麼大,有沒有可能是龍鳳胎?」

還是盼望著有個女兒。

穩婆想哭了,沒見過連兒子都沒有,就這麼盼女兒的,也不怕人多口雜,將來小世子長大了,傳到他耳朵里,徒惹不痛快,她趕緊笑道,「郡王妃身子骨好,這一胎動了胎氣都生的這麼快,是個好生養的,休養個半年,就又能懷上了,下一胎保準是女兒。」

她就想知道逸郡王為什麼那麼想生女兒!

屋外的談話聲不小,蘇棠兒躺在床上,身子疼的緊,可是她並沒有受太多的罪,所以很清醒,聽逸郡王的話,她就不爭氣的流眼淚了,他肯定是想那兩個小妾給他生兒子!

一旁伺候的丫鬟見了趕緊勸她別哭,會壞了眼睛的。

丫鬟說的很大聲,傳到屋外頭來。

清韻聽了就瞪逸郡王了,「剛生了孩子就哭,對眼睛的損害可不是一點兩點,誤會是你造成的,還不趕緊去解釋清楚。」

逸郡王嘴角抽搐不止,再見四下丫鬟婆子都看著他,帶了指責,他彷彿看見了這些人湊到祖父跟前告他的狀,祖父沖著他橫眉怒目的樣子。

一個哆嗦起來,逸郡王拔腿就往屋子裡走。

孩子生了,他可以進產房了。

屋子裡,丫鬟已經將產房收拾的差不多了,就是被子沒有換,丫鬟抱著被子站在那裡,見逸郡王進來,不知道怎麼辦好了。

蘇棠兒哭的傷心,她不是替自己傷心,是替剛生的兒子傷心,她以為生了兒子,他會很高興,誰想到他根本就不希望她生的是兒子,他希望她女兒!

剛出生就不被喜歡了,以後還不得被嫌棄死。

蘇棠兒是越想越傷心,眼淚就止不住了。

逸郡王見了頭大,這女人不是很堅強的嗎,尤其是吃東西的時候,簡直就是無堅不摧,難以撼動,現在居然哭的這麼脆弱,一點都不像他認識的蘇棠兒了,而且看著她哭,他居然特別心疼,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。

陌生的感覺,讓他覺得無措,他道,「你別哭了。」

他不說話還好,一說話,蘇棠兒哭的更凶了。

逸郡王腦袋漲疼,更無措了,他趕緊道,「之前,我是逗你玩的,在北晉,威遠大將軍確實送了兩個小妾給我,但我可沒有碰過她們!」

蘇棠兒哭的正傷心,一抽一泣,身子特別疼,就越發覺得委屈,乍一下聽逸郡王說是逗她玩的,他根本就沒有碰過那兩個小妾,蘇棠兒就怔住了,眼淚還掛在睫毛上,晶瑩欲滴,分外惹人憐惜。

蘇棠兒不相信的問道,「你沒有騙我?」

逸郡王就道,「騙你我有好處嗎?」

蘇棠兒嗓子一噎,特別的想咬死他,「沒好處,那你之前還騙我!」

火氣很大,逸郡王有些無辜道,「你那麼傻乎乎的,逗你有趣啊。」

他逸郡王要身份有身份,要容貌有容貌,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,會稀罕北晉威遠大將軍送給他的兩個女人,還懷他的孩子,是誰都有資格懷的嗎?

蘇棠兒覺得自己要被活活氣死了,他這是勸她別哭嗎,分明是想將她活活給氣死,她是真傻,居然指望他嘴裡能蹦出什麼好話來!

蘇棠兒瞥過臉去,不想搭理逸郡王。

逸郡王怕她還在哭,湊過去看她,認錯道,「之前是我錯了,你那麼大的食量,就原諒我這一次吧?」

一屋子丫鬟婆子沒差點憋出內傷來。

吵架就好好吵架!

連吵個架都這麼的不正經,除了她們家郡王爺,也真是沒誰了。

蘇棠兒氣出內傷來,還無話可說,誰讓她食量真的很大。

蘇棠兒扭了頭,瞪大了眼睛看著逸郡王,「你為什麼不喜歡兒子?!」

逸郡王就道,「我沒有不喜歡兒子,我只是更喜歡女兒而已。」

「為什麼?」蘇棠兒不解。

逸郡王就道,「女兒像你啊,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