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章 家訓

第一章 家訓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抄好最後一篇家訓,沐清韻放下墨筆,輕哈著氣,搓著冷的發紫的雙手。

已是暖春三月的天氣,佛堂還清冷的厲害,似乎比記憶中的寒冬還要冷上三分。

一雙腳凍的發麻,一股寒氣從腳底心往上冒,好像連骨頭都滲著寒意。

丫鬟青鶯打了帘子進來,見她冷的搓手,忙將手裡的綉簍子擱下,一邊道,「姑娘,你冷成這樣,怎麼也不喊奴婢……。」

說著,青鶯鼻子一酸,淚珠兒就在眼眶裡打轉。

她怎麼又給忘記了。

姑娘傷了喉嚨,一說話就疼。

清韻見她哭,下意識的張嘴要說話,誰想喉嚨一癢,就忍不住咳了起來。

咳的她眼淚直飆。

便是咽口水,都覺得喉嚨疼的揪心。

青鶯哪敢再傷心,一抹眼角的淚,急忙道,「姑娘,你忍著點兒,奴婢給你倒杯茶。」

說著,她朝一旁的炭爐走去。

屋子裡冷的人哆嗦,桌子上的茶水早涼透了,幸好還有炭爐,可以溫著銅壺。

她的手碰到銅壺,就覺察到一股子冰涼寒意。

青鶯忍著要抽回的手,將銅壺拎了起來。

爐子里,哪還有炭啊,早燃成了灰了,一點熱氣都沒有。

青鶯氣的咬緊唇瓣,再聽清韻咳的一聲比一聲重,來不及生氣,忙道,「姑娘你等會兒,奴婢這就去燒熱水。」

說完,她一手拎著銅壺,一手拎著炭爐跑了出去。

書桌前,清韻臉色蒼白的看著手裡綉著空谷幽蘭的綉帕。

綉帕上有星星點點的血跡,像是一朵梅花清艷綻放。

清韻嘴角溢出一抹苦笑,喉嚨都傷成這樣了,她居然還有心情想梅花。

想想三天前的事,再想想她現在的處境,任是她再堅強,再如何勸自己既來之,則安之,好死不如賴活著,此刻也抑制不住那股想撞牆,一死百了的衝動了。

清韻晃著腦袋,努力讓自己不去想那從她喉嚨里取出來的沁著血的半根繡花針。

可是喉嚨的痛,無時無刻不提醒著她,有人想要她的命。

感覺到喉嚨又在發癢,她趕緊伸手掐著脖子,咬緊唇瓣,要將那股癢意忍下去。

忍無可忍,她趕緊端了桌子上的茶,顧不得冰冷,猛灌一口。

冰冷的茶水,從喉嚨直接而下,冷的她直打哆嗦。

茶盞剛放下,門外就傳來哐當一聲。

清韻眉頭一皺,便聽到外面有爭吵聲傳來。

是青鶯的聲音。

她咬牙道,「吳媽媽,人在做天在看,三姑娘和你無冤無仇,你為什麼要處處為難我們!」

清韻冰涼的心底,有了一絲暖意,還有喟嘆。

青鶯忠心為主,她看在眼裡,記在心裡,只是性子有些急躁魯莽,見不得她受委屈,可是有些事,不是吵就能解決的,人家連她這個主子都沒有放在眼裡,還怕她一個丫鬟咋咋呼呼的叫?

怕她吃虧,清韻撐著桌子站起來,走了出去。

站在門口,便見一粗壯婆子叉腰怒罵,「你個小賤蹄子,這裡是佛堂,清靜之地,豈容你大呼小叫,回頭我一定要稟告了大夫人,我看你還能在這裡過舒坦日子!」

婆子罵罵咧咧,一邊說著佛堂清凈,不容人大呼小叫,可她平常說話,就比青鶯的罵聲大了,何況是她叉腰怒罵的嗓音。

而且,那架勢,好像青鶯再回一句,她就要伸手打了。

清韻見了就來氣,她來三天,就見了這吳婆子耀武揚威了三天,她剛穿來那會兒,她就站在她床前嘰嘰歪歪,明裡暗裡譏諷她是餓死鬼投胎,吃個饅頭都能噎出好歹來。

清韻邁步走了過去。

青鶯見她過來,忙扶著她道,「姑娘,你身子還沒好,怎麼出來了?」

吳婆子也笑著,只是說出口的話,半分敬重也沒有,反倒是向清韻傷口上撒鹽,「外面風大,三姑娘才挨了二十板子,怕是還沒好全,大夫人可是傳了話來,家訓佛經,每日各五十篇,今兒不抄好,明兒可就沒飯吃,姑娘可別叫奴婢為難……。」

說著,吳婆子臉上的笑漸漸僵硬。

清韻看著她,清冷的眸底有笑,只是那笑像是蒙著一層冰似地,透著凌厲寒氣。

吳婆子多看兩眼,心底就生了怯意,不敢看。

她下意識的低了頭,等她察覺出來,又惱了自己。

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,連三姑娘都能叫她害怕了?

三姑娘雖然是嫡女,可親娘早死,在府里,還比不上庶出的二姑娘,更別提大夫人生的五姑娘了。

明明是嫡女,卻養出來一個怯懦性子,在大夫人面前,從來都低眉順眼,甚至大氣都不敢粗喘,哪有半分嫡女的樣子?

要不是府里上下都知道她的身份,外人來瞧了,說她是庶出的,人家也不會懷疑半分。

方才,她肯定是看錯眼了。

吳婆子抬頭,就見青鶯跟清韻告狀。

她手裡拿著一塊木炭,遞給清韻看,聲音哽咽道,「晾了風,原本都可以用了,被她一盆水,全給潑濕了。」

青鶯替清韻委屈。

三姑娘是安定伯府正兒八經的嫡女,可過的這叫什麼日子?

吃不飽,穿不暖,一年裡十二個月,足足有十個月是被罰住佛堂。

好不容易被罰夠了,能回自己院子里住了,每一回,都不超過三天,又被罰關回來,一關少說就是一個月了。

半個月前,三姑娘好不容易抄好了佛經,能搬回泠雪苑住了。

可是才歇了兩晚上,五姑娘她們就拉著三姑娘去沐家三房沐尚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