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五十二章 陪嫁(第六更,求月票

第五十二章 陪嫁(第六更,求月票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老夫人臉色一青,「封侯?常寧伯府立了什麼功?」

周總管就道,「說是常嬪懷了龍嗣,皇上龍顏大悅,加上常寧伯辦了什麼事,得皇上高興,就下旨封侯了。」

老夫人手中佛珠撥弄著,周總管小心問道,「常寧伯府封侯,不是小事,各府得了消息都準備賀禮了,咱們伯府是不是……?」

因為伯爺離京辦差,所以伯府的消息總是慢別人一拍。

別人都上門送禮了,伯府才剛剛得知這消息。

而且,常寧伯府和安定伯府還有些舊怨。

舊怨不大,可常寧伯夫人的性子有些尖酸,現在又得了些勢,對伯府不是好事啊。

老夫人斂眉,「當年皇后生下一對龍鳳胎,也沒見鎮南侯府更進一步,封為國公,雲貴妃生下二皇子,也是在二皇子滿月時,才恩及娘家,加封為國公,怎麼常嬪才懷了龍嗣,就這樣大加封賞了,以前也沒聽說皇上格外恩寵常嬪啊。」

周總管沒說話,皇上的心思,誰能猜的透。

清韻坐在一旁,靜靜的看著,聽著。

皇上封妃,賞侯爵,在清韻看來,和伯府沒什麼關係,可老夫人就如臨大敵了一般。

而且,更讓清韻吃驚的還在後面呢。

大夫人趕了來,就連沐尚書府老夫人和大太太也過來了。

到這時,清韻才知道常嬪加封為常妃的經過。

清韻怎麼也沒想到,這事和她還有那麼一米米的關係。

昨天,在皇宮御花園,皇后午睡起來,在御花園賞花。誰想無意中聽到常嬪碎嘴,笑話她抽籤姿勢不對,抽中兩根簽被慧凈大師說教的事,說她蠢成這樣,居然還有人娶,鎮南侯府挑孫媳婦,當真是一點都不挑人。

還說安定伯府為了恢復侯爵。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。已經嫁了個女兒給中風偏癱的定國公府大少爺了,如今又嫁給外室所生的孽種。

常嬪沒料到她背後笑話人,被皇后聽了個正著。

皇后一怒。就以宮規罰了常嬪。

原本罰的也不重,就在御花園跪了一個時辰,然後禁足半個月。

誰想,常嬪才跪了半個時辰。就說肚子疼。

正巧那時候,雲貴妃陪著太后逛御花園。見常嬪叫疼,就找了太醫來幫她診脈。

好么,太醫診出來是喜脈。

太后當時就高興的不行,然後就開始斥責皇后了。

常嬪懷了龍嗣。就是犯了些小錯,也該以子嗣為先,這要叫常嬪跪出個好歹來。這罪她擔待的起嗎?

太后說常嬪受了委屈,讓皇上好好安慰安慰常嬪。

皇上就封常嬪為妃。又把常寧伯府進為了常寧侯府。

聽尚書府大太太說完,沐清柔就瞪清韻了,「真是事多,抽個簽,也能惹出來這麼多事來。」

清韻躺著中槍,本來就一肚子邪火了,沐清柔還火上澆油。

清韻的好脾氣就憋不住了,她冷冷一笑,「我抽籤姿勢不對,我是趴著求了,還是倒著求了,簽筒里蹦出來兩根簽,是我自己的事,我礙著誰了?慧凈大師說我求籤姿勢不對,他說了也就說了,一個個跟著起鬨,我不過是求到了兩根簽,我是殺人了還是放火了,好像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一般!」

本來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,就因為慧凈大事一句話,她簡直就成了眾矢之的。

她是抽籤,不是抽人!

要是再聽兩句,她估計要忍不住去找慧凈大事算賬了。

清韻有些發火,老夫人皺了眉頭,道,「嘴長人家身上,人家要說什麼,沒人攔的住,府里的人不許跟著起鬨!」

這也算是呵斥沐清柔,站在清韻這邊了。

三老夫人看了清韻兩眼,她也無話可說了,就抽籤姿勢不對,居然引出來這麼多事,先是宣王府的請帖,現在又是常嬪封妃,她這也算是幫了常嬪一把了。

三老夫人看著老夫人道,「以前侯府沒貶之前,常寧伯府就惦記侯府那八百畝良田,侯府被貶之後,常寧伯夫人就登了兩回門,想伯府把八百畝良田跟她換,現在常寧伯府封侯了,那八百畝良田……。」

三老夫人說著便停了。

大太太介面道,「常寧伯府封了侯,常嬪封了妃,腹中還懷有龍嗣,正是風頭正盛的時候,旁人巴結都來不及,我看伯府那八百畝良田就跟常寧伯府換了吧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」

老夫人臉青沉著,她沒有看大太太,但眼神透著生氣。

敢情不是尚書府的地,尚書府不心疼呢。

她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可常寧伯夫人是什麼人,針孔都比她心眼大!

伯府那八百畝良田出產最好,離水源又近,灌溉方便,常寧伯夫人的地才四百畝,為了灌溉方便,就張口拿別處的地跟她換八百畝良田。

那地離水源遠不算,還只有七百畝,就因為有一個三進院子是新建的,就理直氣壯的開口,以前是侯府,她都懶得搭理她。

後來被貶為了伯府,大家平起平坐,她登門,她不好拒絕。

如今倒好,才封侯,就來了說客了!

再過幾天,指不定就爬伯府腦門上耀武揚威了!

說到底,還不就是拿伯府的地去跟常寧伯府做人情。

她都想像的出來,她要是答應了,回頭常寧侯夫人會怎麼說:看,我都說了那地遲早是我的,還偏不信,侯爵被貶,豈是那麼容易就恢復侯爵的,以前常寧伯府人家看不上,如今封了侯,就上杆子巴結了。

只要想想,老夫人就氣的滿臉通紅。

她望著三老夫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