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六十章 暈倒(求月票)

第六十章 暈倒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三姑娘,你說話能別這麼直接么,我家爺要是知道了,沒喝酒醉死,不先被你活活氣死了啊。

見衛風那樣,清韻覺得自己說話傷人了些,就道,「你家爺身子骨要好,還得半年呢,就算報仇,也不急於這一年半載的,這半年時間,多想想清楚不就行了。」

清韻說的雲淡風輕,可是衛風嘆氣,「要是真有半年時間可以想就好了。」

他說話聲極小,但清韻還是聽清楚了,正要問兩句呢,衛風就作揖告辭了。

清韻兩眼一翻,說的不清不楚的,鬼才知道你家主子糾結什麼呢。

等衛風走了,青鶯才罵道,「下手真重,喜鵲腦門上都砸出來一大包了!」

喜鵲咬著唇瓣,有些後怕道,「是我不對,我不應該說大皇子的不是。」

清韻沒在意,大皇子憑一己喜好,覺得桃花宴無趣就讓皇上改了,旁人還不能抱怨他兩句了?

想到桃花宴上,她作畫的可能性只有八分之一,清韻也不練畫了。

讓丫鬟把包袱拿來,把桃花木屋風鈴制好。

又拿了顏料來,把木屋塗上顏料,掛在窗戶上,有風吹來,銅鈴作響。

青鶯是喜歡的不行,看清韻的眼神都冒著光,「姑娘真聰明,這樣的禮物,玉萱郡主肯定喜歡。」

清韻點頭一笑,不喜歡也無所謂,「就掛這裡晾涼味道。」

說完,她就起身去了內屋。

流韻苑,內屋。

周梓婷瞅著指腹的傷口,有些腫了,她在給自己抹葯。

外面。周媽媽進來,擺手讓丫鬟退出去,方才道,「姑娘,查清楚了,忠義侯府今年也就一張請帖。」

周梓婷的臉立馬冷成冰塊了,冷笑如刀。「我記得忠義侯府有三位嫡女。一張請帖都不夠她們用的,居然還大方的擠出來一名額給五表妹?」

周媽媽冷笑道,「不過是欺瞞老夫人不會去打聽罷了。」

「最近兩年。外祖母越發不管事,不過就是想著忠義侯府能幫伯府恢復侯爵,往常大夫人都說忠義侯府有在幫伯府,如今看來。十有八九是糊弄外祖母的。」

周梓婷看著指腹,眼光一閃。有抹寒芒一閃而逝。

第二天一早,清韻跟以往一樣,起床穿戴洗漱,然後去給大夫人和老夫人請安。

以前幾次。在紫檀院,清韻都沒和大夫人說幾句話。

今天,大夫人開口了。她望著清韻道,「你已經定了親。桃花宴去不去對你影響並不大,我不反對你去,是因為你的畫畫功底還算湊合,就算不能替伯府爭光,也不至於丟伯府的顏面,但現在,桃花宴規矩改了,我伯府不能冒險,更是為了你好,人要懂得藏拙,所以明兒去參加桃花宴,你和清柔進了宣王府後,你就借口身子不適回府吧。」

清韻聽呆了。

這不是赤果果的過河拆橋嗎?

還是為了她好?

如此理由,清韻偏還找不到好借口回絕了,誰叫她什麼都不會了。

可要她巴巴的送沐清柔去宣王府,然後再回來,除非她腦子秀逗了!

清韻的眸光從青石地面上落到大夫人臉上,道,「我回來了,就留五妹妹一個人在宣王府?」

大夫人在端茶輕啜,她說的很清楚了。

清韻壓抑著心底怒氣,要真惹毛了她,她明兒病的起不來床,誰也去不了。

「我可以不參加桃花宴,但明兒我想在街上逛逛,」清韻眼神堅定道。

大夫人眉頭一皺,她不喜歡別人忤逆她。

她身邊的丫鬟就道,「三姑娘,你借口身子不適,沒法參加桃花宴,怎麼還能逛街呢,改日吧。」

丫鬟說完,大夫人就放下茶盞道,「下去吧。」

也算是默認了丫鬟的話,不許清韻明天逛街,讓她改日再去。

清韻就帶著一肚子邪火出了紫檀院。

等到無人處,青鶯才忍不住氣的跺腳道,「哪有這樣欺負人的,簡直是欺人太甚了!」

清韻拳頭攢緊,忍著心裡憤岔道,「她是伯府當家主母,哪怕宣王府給我下了帖子,去不去卻不是我能做主的。」

青鶯很生氣,但是見清韻生氣,她又勸道,「不去就不去,反正姑娘也定了親了,將來姑娘以鎮南侯府大少奶奶的身份,想看那些大家閨秀表演,有的是機會。」

話雖如此,但心底的氣還是夠憋屈的。

清韻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。

清韻心中積了火氣,臉上再忍也帶了三分,沐清芷見了,就問道,「三妹妹心情好像不好?」

清韻看了眼老夫人,方才道,「母親讓我明兒送五妹妹去宣王府就回來。」

清韻語氣略帶抱怨。

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聞言先是一怔,隨即又笑了。

老夫人眉頭微沉,顯然大夫人讓清韻送沐清柔去宣王府就回來的事,她並不知情。

她雖然也不想清韻去參加桃花宴,但她不會像大夫人這樣戳人心窩子,哪有不許清韻去,還讓清韻送沐清柔去的道理。

但現在大夫人提了出來,老夫人雖然心中不屑,卻也不好反對,只能順著大夫人的話說了。

她撥弄著手中佛珠道,「你定親了,不去也罷。」

清韻還有什麼好說的,伯府兩個當家做主的都怕她去宣王府參加桃花宴,丟伯府的臉面,還要拿她做墊腳石,她還能怎麼樣?

偏沐清芷還在一旁道,「三妹妹,我們都知道你心中有怨,但祖母和母親也是為了你好,你可別一氣之下,病著了,連累五妹妹去參加不了桃花宴。」

沐清芷這麼說。老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