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七十章 吐血(求月票)

第七十章 吐血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清韻一臉茫然,不知道那男子又是誰了。し

沐清柔一臉不甘不願的上了比試台。

清韻聽四下議論,才知道那男子是誰。

然後,清韻撫額了。

那男子居然是常寧侯世子。

安定伯府上下一聽到常寧侯府幾個字就不高興,方才常嫻兒還故意害她丟臉。

清韻望著比試台,常寧侯世子撫琴,沐清柔跳舞。

常寧侯世子的琴……堪稱魔音。

他一碰琴弦,不少人就炸了毛,恨不得轟他下去了。

好在他彈了幾下,琴弦就斷了。

沐清柔一個人跳舞,常寧侯世子彈琴時,沐清柔舞步凌亂,他不彈了,她反而跳的好了。

為此,皇后給了她六分。

至於常寧侯世子,皇上給了他零分。

回到座位時,沐清柔那火氣啊,就跟吃了**一樣,恨不得活颳了常寧侯世子。

「要是和我一組的是鎮南侯府二少爺,我肯定能得第一!」

楚彥九分,她八分,就超過玉萱郡主了!

沐清柔氣他的,比試台上表演依舊。

清韻吃著糕點,喝著桃花釀,心情很不錯。

一組表演完,皇上皇后打完分,就輪到下一組了。

小廝搬來琴台,退了下去。

遲遲不見有人上台。

清韻拿了綠豆糕,小心啃著,一副興緻很高的樣子。

總管走過來,喊道,「請八十九組上台表演。」

喊完,還是沒影。

總管就道,「請安定伯府三姑娘和獻王府逸郡王上台表演。」

可憐清韻嘴裡還啃著糕點。忽然一堆人眼睛望過來,清韻的臉瞬間大紅。

不是說她表演作畫嗎,怎麼會是撫琴?

清韻趕緊把糕點放下,將嘴裡的糕點咽下去,咽的太急,還哽住了,喝了一盞桃花釀。方才順坦。

她上了比試台。還是不見獻王府逸郡王。

宣王爺就問道,「方才還見到逸郡王,怎麼不見了?」

逸郡王單獨一桌。他身後桌,有男子站起來,道,「方才有丫鬟遞了個紙條給郡王爺。郡王爺就走了。」

今年的桃花宴,當真是見鬼了。往年不來的,今年都到了,還一個個狀況不少。

「逸郡王不在,那表演怎麼辦?」宣王妃問道。

雲貴妃笑道。「逸郡王不在,只能算做棄權了,沐三姑娘只能單獨表演了。雖然不能贏得皇上的許諾,但還是能贏得宣王府的獎賞。」

清韻坐在琴台邊。有丫鬟在一旁道,「請沐三姑娘彈唱名曲《硃砂》。」

清韻瞬間懵怔了。

老天,名曲《硃砂》怎麼彈?

別說唱了,聽都沒聽過啊啊啊!

腦子裡沒印象啊!

看著清韻那一臉懵了的表情,丫鬟捂嘴一笑,府里都傳安定伯府三姑娘不通才藝,沒想到連《硃砂》名曲都不會,這是有多差啊?

看著丫鬟故意的笑,清韻眸光閃動,嘴角的笑隱隱透著寒意。

沐清柔說她表演作畫,那神情語氣,不是騙她玩的,她沒那個閑情雅緻。

宣王府卻讓她撫琴唱曲,這是讓她故意出醜呢?

她進宣王府時,嗓子疼的直咳嗽,連說話都不利索,縱然能彈琴,只怕也不能唱曲吧?

只是,宣王府不知道她是故意裝的咳嗽,她嗓子雖然受了傷,但這些天喝葯,已經好差不多了。

可嗓子好了又有什麼用,《硃砂》她不會彈,更不會唱啊。

清韻擰了眉頭,不知道怎麼辦好。

清韻遲遲不動,不少人在議論紛紛,看著她的眼神都帶著瞧熱鬧的笑。

清韻暗暗咬牙,她今天已經丟臉很多次了,萬不能再丟臉了,不然回了伯府,還不知道老夫人和大夫人怎麼數落她呢。

大錦朝的名曲《硃砂》她不會,可她會《硃砂淚》啊!

彈錯曲子,最多耳朵有毛病,彈雜亂魔音,那會丟臉死的,她只能兩權相害取其輕了。

打定主意,清韻就笑了。

她輕抬皓腕,摸著琴弦,嘴角露出一抹笑來。

看著這琴,她就忍不住想起她那性子活乏開朗的表姐,從小就不喜醫學,酷愛藝術,尤其喜歡古琴,只是她是舅舅的獨女,從出生就註定是杏林世家的傳人,她就是再喜歡藝術,也沒用啊,杏林世家,一根銀針,世代相傳,都傳了二十多代了,哪能在表姐手裡斷了?

當初,表姐勢單力孤,為了抗爭,只能想法設法的找小夥伴,很不巧,和表姐玩的最好的是她。

當時,她也是年紀小不懂事,覺得做長輩的不應該強迫小輩做不喜歡的事,為了支持表姐,咬牙學了幾首曲子,然後就被外祖父外祖母送回家面壁反省去了。

後來,表姐一意孤行,報考了藝術。

她這個幫凶,就被外祖父外祖母盯上了,原本父親要她學西醫的,可是外祖父外祖母要她學中醫,繼承家學,不能斷了傳承,否者要跟她娘斷絕關係……

那段日子,當真是不堪回首。

如今想來,卻滿是懷念。

清韻指節如蔥白如玉,輕輕一划,便帶起一連竄飄渺琴音。

差不多有十年沒有碰過琴弦了,當初就不怎麼熟稔,如今更是生疏了。

好在這副身子也學過兩年琴,十指靈動,越彈越熟練。

只是一屋子的人都睜大了眼睛。

因為這不是他們熟悉的名曲《硃砂》!

沐三姑娘怎麼能不依照規矩彈琴呢,她這樣擅自更改表演,哪有公平可言?

清韻扶著琴,望著大門,怕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面對皇上。會膽怯,所以面對著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