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七十一章 釣魚

第七十一章 釣魚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他一個鎮南侯府外室庶子,對皇上很熟悉嗎?

「皇后她也有病在身?」清韻忍不住問道。

楚北搖頭,眸底流露擔憂之色,「沒聽說皇后有恙在身。」

沒病,那怎麼好端端的吐血暈倒?

雲貴妃坐在那裡沒動,她臉色很難看,當初她在御花園暈倒,皇上都沒抱過她,今天,皇后吐血,他竟然那麼急,哪怕用心急如焚都不足以形容!

她甚至從來不知道皇上會喊皇后綰娘,皇后閨名不是叫楚瀾嗎?!

綰娘是哪來的稱呼?!

雲貴妃深呼兩口氣,一堆人都去看皇后了,她身為貴妃卻不去,實在不合適,也起了身。

她踩著紅毯下台階時,清韻正從楚北懷中掙脫,要去瞧瞧皇后。

結果才邁了一步,就聽身後有怒聲道,「站住!」

清韻腳步一滯,轉身回頭,見是雲貴妃喊她,趕緊福身。

雲貴妃望著她,她就坐在皇上身邊,她雖然聽琴聲,可她關注的更多的還是皇上,皇上從她開始彈琴,就一直望著皇后。

皇后暈倒之前,嘴裡還咕嚕著「只道此生應不悔」,可見吐血暈倒與這首曲子有關。

「這首曲子本宮之前從未聽說過,是你寫的?」雲貴妃眼神凌厲,聲音更帶著威嚴。

清韻心咯噔一下跳了,之前她就懷疑皇后暈倒和這個曲子有關,只是不大敢確定,現在雲貴妃如此關心,幾乎可以確定了。

清韻想哭了,她怎麼這麼倒霉。撫琴一曲,居然害皇后吐血暈倒。

清韻連忙搖頭,「貴妃娘娘太高看清韻了,這首曲子不是清韻寫的。」

雲貴妃看著清韻,她沒有懷疑清韻的話,可不是誰都能寫曲子,「那是從何得來的?」

清韻又開始撒謊了。她不喜歡撒謊騙人啊。「我也不知道,以前住佛香院時,有一風箏掉在院子里。風箏上就寫著這首曲子,也沒人來要,我覺得不錯,就記下了……。」

雲貴妃挑了下眉頭。

清韻說不是她寫的。她信。

可說曲子是寫在風箏上的,她有些不信。雖然不少人喜歡在風箏上題詩,寫上夙願……好像寫曲子也不是不可能?

難道是皇后寫的?

可要是皇后寫的,那她聽到還吐什麼血?

雲貴妃想不通,也就不想了。她還擔心皇后呢,要是皇后一命嗚呼,對她來說。可是再好不過的事了。

雲貴妃清冷眸光從清韻臉上掃過,邁步往前走。

清韻和楚北緊隨其後。

皇上沒有帶皇后回宮。還在宣王府里。

院子里,烏壓壓擠了一堆人,連大皇子都在院外等候。

雲貴妃要進屋,被孫公公攔下了,「雲貴妃留步,皇上有令,沒有他的吩咐,誰也不許進屋。」

雲貴妃臉色難看,「本宮只是想進去看看皇后病情!」

孫公公一臉為難,卻穩穩的站在那裡不動,「皇上的吩咐,奴才不敢違逆,還請貴妃娘娘見諒。」

宣王妃走過來,遞台階給雲貴妃,請她去正堂,也是順帶商議事情。

皇后在宣王府吐血暈倒,這可不是小事,從皇后暈倒起,她的背脊涼到現在,都沒有暖和起來。

皇后沒事還好,要是有事……她不敢相信鎮南侯府會對宣王府如何。

正堂,坐了一堆貴夫人。

大家都在小聲議論,沒人往清韻身上想,誰能想到皇后吐血是因為那首曲子?

清韻撫琴,他們都聽見了,只覺得好聽,有些悲傷,但別說吐血,連噴嚏都沒打一個。

她們面面相覷,心中有自己的揣測。

無非是兩種。

一種是,宣王府給皇后下毒。

一種是,皇后給自己下毒,存心嫁禍給宣王府。

不論哪一種,皇后吐血暈倒,要沒個合理的解釋,宣王府難逃其咎。

雲貴妃可是宣王妃的親姐姐,皇上登基多久,雲貴妃就惦記了皇后之位多久,偏偏皇后不怎麼受寵,皇上就是不廢黜她,這其中固然有鎮南侯府手握十萬兵權的緣故,可今兒瞧來,皇上對皇后也不全然無情啊。

雲貴妃讓宣王妃別擔心,然後告訴她皇后暈倒是清韻所致。

宣王妃蒼白的臉色,這才有了些氣色,但看清韻的眼神,要多嫌棄,就有多嫌棄。

好好一個桃花宴,都進行了大半了,偏她不守規矩,擅自更改曲目,害皇后吐血暈倒,害她擔心了許久!

雲貴妃才邁步上正堂台階,那邊偏屋門吱嘎一聲打開。

雲貴妃停下腳步,宣王妃就走了過去,有些急切的問道,「皇后娘娘如何了?」

太醫搖頭道,「王妃放心,皇后並無大礙,只是這麼多年皇后鬱結難舒,不知何故,牽引她動了情緒,悲從心來,才會忍不住吐血,休養些時日就不礙事了。」

方才雲貴妃的話,只讓宣王妃的心放了一半,這會兒聽了太醫的話,她的心算是徹底放下了。

太醫還要去抓藥、煎藥,就先告辭了。

一會兒之後,皇上也出來了。

宣王爺趕緊道,「皇上,要不送皇后回宮歇養?」

他話音未落,另一太醫就道,「皇后還暈著,不宜動她,等她醒來再回宮歇養不遲。」

宣王妃就問道,「那皇后什麼時候醒?」

太醫就道,「約莫一兩個時辰。」

宣王妃就放心了。

宣王爺看著一院子的人,和宣王妃商議道,「皇后吐血暈倒,今年的桃花宴要不要提前結束?」

宣王妃也正有此意呢,她算是嚇怕了。

可是一群大家閨秀意猶未盡啊,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