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七十三章 東珠(求月票)

第七十三章 東珠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右相看著清韻,眸底有讚賞,若不是此事事關重大,他還真想替她說句情。

左相站起來道,「沐三姑娘孝順有加,但安定侯府被貶不是小事,恢復侯爵更是大事,豈能因為你在桃花宴上贏了皇上的許諾,就提這樣的要求,皇上金口玉言,自是不錯,可你要皇上封你為公主郡主,甚至要皇上的皇位,難不成皇上也要給你?要求總要合乎情理吧,只要安定伯為朝廷盡心儘力,自有恢復侯爵的一天。」

左相說完,又有大臣站起來道,「沐三姑娘,說句實在話,整個桃花宴,我們都在場,論才藝,你並不算頂尖,但皇后喜歡,我們也沒辦法,你提如此要求,如何服眾?只怕皇上答應你了,明兒滿朝文武的奏摺都能淹了皇上。」

大臣說完,雲貴妃又開口了,「一首曲子,誰聽都沒事,唯獨皇后吐血暈倒了,實在蹊蹺,偏安定伯府和鎮南侯府又結了親,皇后給你十分,難不成是事先算計好的?」

雲貴妃說著,楚北就笑了,「好像誰贏,就得皇上一個願望,是雲貴妃你提出來的吧?」

他的聲音有些顫抖,被笑聲掩蓋,但唇角有一抹淡紫。

雲貴妃臉一哏,恨不得把舌頭咬了好。

她是為玉萱郡主求的,可不是替他們兩個求的!

可她要不張這個口,能有現在這些事?

她想把髒水潑向皇后,那是算計錯了人。

一屋子,就沒人贊同清韻,都出言反對,連沐清柔嚇懵了。大著膽量上了比試台,跪下來請皇上息怒,更瞪著清韻,讓她換一個要求。

清韻冷冷拂開沐清柔的手,她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,還能改口?

除非她不想回伯府還差不多了!

她得想個法子,給自己退一步。

清韻眼珠子一轉。清潤眸底有一抹狡黠笑意。她抬眸望著皇上,清秀白皙的臉上滿是倔強和固執,她道。「皇上,在清韻心中,求您息了對父親的怒氣,只是一件小事。卻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不贊同,可要清韻改口。求些別的,清韻並無其他所求,清韻憑著一首琴曲贏了第一,清韻也很詫異。更知道大家心中並不服氣,清韻前些天,偶得一幅上聯。只要滿朝文武和在場的大家閨秀和貴夫人在三天之內對出下聯,清韻贏來的許諾就此作罷。絕不再提一句。」

這個退讓,可是不小呢。

從恢復侯爵,到只對個下聯,幾乎是天上地下了。

看著清韻那清澈明亮的眼神,皇上眉頭一挑,來了興緻了。

她一個大家閨秀,膽量當真是不小,居然敢挑釁文武百官,甚至整個京都,還讓給他們三天時間來對下聯,看來,她是自信十足了。

他倒是好奇,那是怎樣一個上聯了。

皇上望著幾位大臣,笑道,「諸位大臣意下如何?」

左相搖頭一笑,道,「沐三姑娘都如此說了,臣等還怎麼好反對?」

清韻一個姑娘,都退了這麼多步,他們哪好意思不答應,那樣豈不是說滿朝文武都沒那個文才?

要真對不出來,他們也沒臉再說清韻贏得的許諾是僥倖,她再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,誰還有那臉皮站出來反對?

萬一清韻求皇上給出下聯怎麼辦?

比起皇上丟臉,還是恢復伯府侯爵簡單容易些。

大臣們不反對,那些貴夫人就更不會反對了,只在心底笑話清韻不知道天高地厚,得虧她定親了,不然誰還敢求娶她?

皇上斂了斂龍袍,大笑一聲,「好!若是滿朝文武三天之內給不出下聯,朕就恢復伯府侯爵之位!」

聽見皇上許諾,清韻就大鬆了一口氣,嘴角一抹笑,清麗出塵。

楚北站在一旁,見她一雙清澈明凈的眼睛透著笑意,那是一種挖了坑,捕捉到了獵物的笑。

他也好奇了,那是怎樣一個上聯,讓她這般自信?

丫鬟搬來桌子和文房四寶,請清韻寫下上聯。

清韻也不扭捏,提筆沾墨,很快就寫了幾個字。

楚北看了一眼,眉頭挑了幾下,嘴角閃過一抹笑意。

孫公公親自過來,取了紙張,遞到皇上手裡。

皇上看了一眼,眸光一亮,清韻的字娟秀婉約,卻難掩一股爽朗之氣。

紙上寫著:煙鎖池塘柳。

「好一個上聯!」皇上脫口贊道。

寥寥五個字,就描繪了一個絕美意境,一個幽靜的池塘、綠柳環繞、煙霧籠罩,又用五行作為偏旁,難度更添了幾分。

皇上思索了片刻,就知道這對聯不容易。

他把對聯遞給了孫公公,孫公公趕緊拿給幾位大臣過目。

然後,漸漸的,這個上聯就傳開了。

能來參加桃花宴的,都有幾分才學,都想對出這個對子,大出一迴風頭。

清韻站在那裡,眸光璀璨耀眼,像一顆水洗的黑珍珠。

這個可是千古絕對,歷經幾百年,有多少才子,都只給出幾個下聯,還或多或少的有瑕疵。

她就不信大錦朝有那等才子,能在三天之內給出下聯來,要真這樣,皇上不答應恢復伯府侯爵,她還有什麼話可說的?

清韻自信的很。

她雖然苦學醫術,可是閑暇之餘,也會看幾本小說,這幅對聯出場率之高,堪稱穿越絕對,它幫著無數穿越女為難了無數人,無一例外,她就不信,這穿越絕對到她手裡就失了威力,只是那些穿越女,大多用絕對為難敵人,亦或者敵國,她用來為難滿朝文武,好像穿越絕對打開方式有些不對,是不是不應該啊?

想著,清韻就笑了,她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