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七十四章 鐵證(求月票)

第七十四章 鐵證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宣王妃一肚子火氣,都能將她氣暈過去,還不能表露出來,她宣王府既然拿大東珠出來做獎賞,就不會捨不得!

皇上走了,桃花宴就結束了。``し

宣王妃努力擠出笑容來,送一眾貴夫人和大家閨秀離開。

人太多了,清韻在前院等了好半天,才坐上馬車。

等坐上伯府,沐清柔就伸了手道,「把你的大東珠給我看看。」

清韻就把放在身邊的錦盒遞給了沐清柔。

沐清柔接了錦盒,打開便看見了大東珠,碩大飽滿,圓潤晶瑩,有五彩光澤,光彩熠熠,高貴奢華。

她拿出大東珠,放在手中把玩著,越看越喜歡,竟是捨不得放手。

見沐清柔眸底有貪婪之色,清韻心突的一下跳了,有不好的預感。

但是沐清柔玩了一會兒,又把大東珠放回錦盒,還給了清韻。

清韻眉頭微挑,難道她看走眼了?

臨近傍晚,街上的行人少了許多,馬車速度快了不少,回伯府所需的時間,比清韻預想的要快一刻鐘。

馬車到伯府,青鶯扶著她下馬車起,她就見到伯府下人用一種不可思議,不敢置信的眼神望著她,就連平時眼高於頂的下人,看她都帶了些膽怯。

清韻再傻,也知道她在宣王府犯傻,膽大妄為的事傳了回來。

清韻小心肝有些顫抖,硬著頭皮往前走。

她出門一天,得去給老夫人或者大夫人請了安,才能回泠雪苑。

才走到二門,剛要邁步上台階。秋荷就迎了上來,福身道,「兩位姑娘可算是回來了,老夫人讓兩位姑娘去春暉院。」

清韻輕點了下頭,朝秋荷笑了笑。

秋荷沒有笑,表情有些凝重。

清韻就知道沒什麼好事等她。

春暉院,正堂。

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。面色沉靜。一雙眼睛看不出情緒,手中佛珠輕動。

大夫人坐在下首,清韻進去的時候。她原是要端茶輕啜的,見了清韻,手收了回來,眸底一抹冷芒一閃而逝。

清韻和沐清柔上前。乖乖的福身行禮。

沐清芷和周梓婷她們幾個都在,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看著清韻。嘴唇輕動,卻沒有說出來半個字。

老夫人沒有說話,大夫人就拍桌子了,「孽障!還不跪下!」

清韻站在那裡沒動。

大夫人原本就很生氣。說話清韻不聽,面子更掛不住,她怒氣更甚。「出門之前,我一再叮囑。讓你送清柔去宣王府就回來,你竟將我的話當成耳旁風,以至闖下大禍!」

清韻望著大夫人,不卑不亢,輕飄飄反問道,「我闖什麼禍了?」

今天她也算是為了伯府豁出去了,她有什麼立場責怪她?

大夫人氣的臉一青,她笑了,笑意冷如冰刀,「當真是沒看出來,我一直以為伯府三姑娘性子溫吞,沒想到卻是這般大膽至極!伯府為了幫江家,已經被貶了,你還要連累伯府萬劫不復是不是?!」

清韻也生氣了,幾乎是怒不可抑,她冷冷一笑,「我是性子溫吞,膽小唯諾,可是從父親幫外祖父,被皇上遷怒,導致侯府被貶之後,那麼些責怪和怨恨,無數次委屈懲罰,甚至在清冷的佛香院一住兩年,連下人都敢欺我辱我,我若是承受不起,早尋了一塊白綾,抹了脖子一了百了了。」

說著,清韻嘲弄一笑,「在棲霞寺,五妹妹和威北侯府姑娘打架,怪我害侯府被貶,害她平白矮了威北侯府姑娘一節,她收不到桃花宴請帖還是怪我,為了伯府,大姐姐的犧牲是應該的,甚至為了維護伯府長輩的顏面,她還得對外宣稱是自願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!」

「二姐姐四妹妹怨我,是我連累了侯府被貶,連累她們月錢減少,甚至害她們將來許不到中意的親事,你們都怨我,我卻不能怨父親,你們捫心自問,我和大姐姐到底做錯了什麼?」

「就因為我們長的酷似娘親,父親多疼了我們一點?!我們有求過父親幫外祖父嗎,有以死相逼過嗎?父親重情重義,我欽佩他!」

「連累侯府被貶,這樣的責怪,夜裡想想,都輾轉反側,夜不能寐,我若是不能幫伯府恢復侯爵,只怕伯府要怨恨外祖父和我們姐妹一輩子!」

「如今機會擺在了眼前,我爭取有錯嗎?我若是放過了這個機會,你們讓我從哪裡找機會幫伯府恢復侯爵?!是想我在你們責怪和怨恨中過一輩子嗎?!」

這些話,壓在清韻心裡許久,不吐不快。

她知道,老夫人和大夫人聽她說這番話,會憤怒,可是她不怕。

明天她還要進宮見皇后,她們就算氣死,今天也不敢對她怎麼樣。

老夫人握著佛珠的手都在顫抖,她這回是氣大了,都說不出來話了。

大夫人更是氣紫了臉。

可清韻說的對,她和沐清凌沒有求過伯爺什麼,是伯爺要幫江家,她們對清韻是遷怒。

沐清芷幾個則驚呆了,怔怔的看著清韻,好像從未認識過她一般。

不過她們不止一次聽到清韻說這話,所以震驚最小,沐清芷道,「你說幫伯府恢復侯爵,可你最後不是做了退讓嗎,對出對聯就不再提許諾一事。」

清韻望著她,譏諷一笑,「皇上和文武百官都給我三天時間,伯府就這麼等不及,要先罵我一頓出出火氣?若是三天之內,沒人對出對聯,伯府恢復侯爵,我能把你們瞪我的眼神,和呵斥我的話全還回去嗎?」

沐清芷笑了,「要你真有那本事,讓伯府恢復侯爵,讓你瞪我三天三夜又如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