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七十六章 知足(求月票)

第七十六章 知足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老夫人看了清韻兩眼,眸光落到手中錦盒上,她合上錦盒,遞給清韻道,「明兒進宮,藥材就不用帶了,把這顆大東珠送給皇后吧,若非有她,你也贏不了第一。」

清韻嘴角微弧,她就知道老夫人會把大東珠還給她,讓她送給皇后。

她到底是怕皇后生氣,惱了伯府,影響伯府前途呢。

在老夫人心目中,伯府排第一,其他都是次要的。

清韻沒有接,而是望著老夫人,老夫人笑道,「你的孝心,祖母知道呢,祖母一把年紀了,要大東珠做什麼,祖母收下,是想留給給你做添妝,只是皇后吐血暈倒,她雖然給了你十分,但惱沒惱你,沒人知道……。」

老夫人這麼說,清韻這才接了大東珠。

她知道老夫人說的不是假話,她是真心想把大東珠給她做添妝,不過周梓婷是顆定時炸彈,她一哭一鬧,老夫人就心軟了,什麼初衷在她的眼淚中也變了。

看著大東珠回到清韻手裡,周梓婷就開始扭綉帕了,那樣子,簡直是煮熟的鴨子飛了的神情。

事情到這裡,也沒什麼好說的,就等三天之內,有沒有人對出下聯了。

老夫人疲乏了,擺手讓大家告退。

大家就起身給老夫人福身,然後退出去。

剛轉身,沐清柔就用一雙狠辣雙眼剜著清韻。

清韻沒理她,邁步回泠雪苑。

走在半路上,青鶯忍不住道,「姑娘,五姑娘都沒挨罰。肯定下人將宣王府的事稟告老夫人時,把五姑娘換掉你桃花小屋的事給隱瞞了」

青鶯有些氣憤,她在屋子裡,一直等著老夫人發難,可遲遲沒見到,她是想告狀,又不敢。

清韻勾唇冷笑。伯府是大夫人當家做主。下人告她的狀,得的是好處,告沐清柔的狀。除非嫌日子過的太舒坦了差不多。

只是沐清柔換掉她桃花小屋的事在她跪求皇上恢復侯府伯爵前,只能算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了,不值一提。

可是事情既然發生了,就瞞不住。老夫人遲早會知道。

最好是等伯府恢復侯爵之後再捅出來,那時候。沐清柔的懲罰會更重。

所以,清韻並不心急,邁步朝泠雪苑走去。

院門口,喜鵲翹首以盼。老遠的就跑過來迎接。

她神情緊張,見清韻和青鶯都是沒事,她就放心道。「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又要罰姑娘。」

青鶯捂嘴笑道。「怕什麼啊,自打姑娘定了親,以前有事沒事就挨罰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,沒事別一驚一乍的。」

喜鵲臉一紅,狠狠的嗔瞪了青鶯兩眼。

看著兩丫鬟你瞪我,我瞪著你,清韻好笑。

她肚子有些餓,雖然在宣王府沒少吃糕點,可糕點不頂餓啊,宣王府的糕點,她越吃越餓,想吃飯。

知道清韻餓了,青鶯道,「姑娘回屋喝杯茶,丫鬟估計就將晚飯送來了。」

清韻點點頭,要朝內屋走去。

然後,一塊石子丟過來,正在丟清韻跟前。

清韻眼睛眨了下,四下張望,根本沒人。

她心中一動,邁步朝藥房走去。

她推門進去,那邊衛風跳窗進來。

清韻望著他,挑眉問道,「有事找我?」

衛風臉有些紅,「不算有事,只是方才在春暉院,屬下聽三姑娘說那對聯是老侯爺做的……。」

清韻臉騰的一紅,心中嚎叫倒霉,她拿鎮南侯做擋箭牌,被人家暗衛發現了,清韻趕緊解釋道,「我不是故意的,我實在沒轍,只能拿鎮南侯搪塞……。」

見清韻緊張認錯,衛風搖頭笑道,「不是,屬下不是怪罪三姑娘,只是覺得這樣說甚好,老侯爺叱吒疆場三十年了,戰功赫赫,可朝堂上就有那麼一群老匹夫吊著書袋說老侯爺就會殺人,當年,老侯爺也是文武雙全,只是在戰場久了,看的都是兵書戰論,早些年的文采,早忘了個七七八八,屬下想要是這對聯真的是三姑娘做的,往老侯爺身上推也沒事,好好難一難文武百官,讓老侯爺長長臉。」

清韻窘了,她這是正中人下懷了?

「上聯就是鎮南侯出的,」清韻斬釘截鐵道。

衛風,「……。」

他知道清韻的意思,趕緊作揖,「謝三姑娘了。」

清韻擺手,笑道,「沒事,正好我也不想出風頭。」

她也是為了伯府恢復侯爵拼了,她那千古穿越絕對一出,要是難道滿朝文武,只怕她往後出門,都不少被人刁難了。

她說著,眉頭一挑道,「對了,除了這事之外,還有什麼事找我?」

若是沒事,總不至於一天到晚的看著她吧,那她還敢隨意說話了?

別說,清韻還真猜對了。

衛風尷尬道,「是爺讓屬下來的,說是怕有不三不四的人來叨擾三姑娘清凈,讓屬下看著點,順帶有什麼問題,讓屬下盡量幫忙,哦,對了,還有一暗衛叫衛馳,他和屬下輪流守護三姑娘。」

清韻,「……。」

什麼不三不四,什麼守護,話說的冠冕堂皇,說白了,不就是怕她紅杏出牆,給他戴綠帽子,所以派了人監視她?

清韻氣紅了臉,差點要跺腳,衛風趕緊溜了。

一路飛檐走壁,很快就回了錦墨居。

彼時,楚北剛醒來,唇瓣還余有紫青,有些氣弱無力。

衛律端了葯過來,楚北望著他,伸了手,問道,「是她開的葯?」

衛律搖頭,「是錢太醫開的葯,三姑娘開的藥方要配合斟酒藥浴才能服用。」

他說著,楚北把手收了回來,「拿出去倒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