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八十九章 十兩(求月票)

第八十九章 十兩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有求於人,沐千染說話的語氣軟綿如三月柳絮,軟的能掐出水來。

卻叫沐清柔心一提,臉色微變。

她看了眼清韻,不知道該怎麼介面好。

周梓婷不知情,她笑道,「五表妹送給玉萱郡主的禮物貴重,拿能隨便送人啊」

周梓婷說著,沐千染心情就有些不虞了,桃花木屋而已,再精緻玲瓏,也只是一堆木頭,何來貴重二字

沐千嬌就笑道,「那禮物精緻,有不少人喜歡,五堂妹爽朗大方,答應每人送一個呢,昨兒我沒有湊趣要,是覺得咱們姐妹,不用在外人跟前那麼生份了。」

答應每人送一個

周梓婷驚訝的張大了嘴,「每人送一個,五表妹,你瘋了不成」

那金手鐲,沒有一百兩根本買不下來,桃花宴上有多少大家閨秀,她每人送一個,伯府多少家當,也不夠她敗的啊。

老夫人蹙緊眉頭,眼神微涼,這麼大的事,要不是屬實,沐千嬌不敢那麼說。

沐清柔站在那裡,臉頰微白,她以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事情瞞過去,誰想到會被沐千嬌捅破,就這樣,還想她送她們桃花木屋,做她們的春秋大夢去吧

事情到這份上,她也遮掩不住了,索性抬頭挺胸了。

沐清柔走到清韻身邊,望著老夫人道,「祖母,你弄錯了,我昨兒原是打算送金手鐲給玉萱郡主的,可是半道上,我改了主意,三姐姐不去參加桃花宴,那她送玉萱郡主桃花木屋太過浪費。我就找她要了。」

她說著,清韻站起來,道,「五妹妹擅自做主,換了我的桃花木屋,我並不知情,當時出府之前。她還嫌我準備的桃花木屋太寒酸了。只是五妹妹做的太過分了,我以為她是拿金手鐲換了我的桃花小屋,誰想到。」

清韻說著。沐清柔就拿眼神剜清韻。

清韻乾脆不說了。

老夫人眉頭緊鎖,追問道,「誰想到什麼了」

清韻搖頭,故作膽怯不語。

沐千嬌站在一旁。無比震驚的幫清韻把話補齊了,「五堂妹。你就太過分了,你拿了三堂妹的桃花木屋,就算不是拿金手鐲換的,也不能隨便拿個荷包啊。害的三堂妹被那麼多大家閨秀和貴夫人笑話小氣,要不是她早定了親,指不定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。我還聽到不少人背地裡說伯府沒有家教,誰想到三堂妹無辜受了這麼多的委屈。偏她都忍著不說,要是她當眾抖出來,你還有什麼閨譽可言」

沐千嬌看清韻不順眼,那是妒忌清韻的容貌,如今清韻毀容了,嫁的又不怎麼好,什麼氣也消了。

沐清柔就不同了,她有大夫人寵溺,穿戴有時候比她們都好,而且,當初推到沐千染的罪魁禍首是她,這麼好的落井下石機會,她們怎麼可能任由它溜走

沐千嬌每說一句,老夫人的臉就沉一分,等她說完,老夫人的臉陰沉的能滴墨了。

怒不可抑,老夫人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「混賬給我跪下」

沐清柔嚇的臉一白,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大紅地毯上。

她眼眶通紅,緊咬唇瓣,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委屈一般。

清韻無語,她都不知道她委屈在哪裡

見老夫人震怒,大夫人臉色泛青,清韻上前一步,道,「祖母息怒,當時我並未打算參加桃花宴,是進了宣王府才臨時改了主意,所以我並不責怪五妹妹,比起在棲霞寺求錯簽,被人笑話,多一個送荷包,我也不在乎,只是五妹妹爽朗大方,那麼多大家閨秀喜歡桃花木屋,她許諾每人送一個,還打算換樣式送,我昨兒原想阻攔的,只是當時五妹妹被一堆人圍著,我擠不上前,又擔心事情敗落,讓五妹妹名聲受損,所以就沒說了,再者當時,五妹妹說那桃花木屋是她親手繪圖讓人定製的,我就想,我那十兩銀子算是白花了,打算回頭找五妹妹陪我十兩,或者陪我一個桃花木屋,這事就算了。」

清韻說話聲清脆溫和,吐氣如蘭。

沐千嬌卻聽得兩眼直翻,眼皮子太淺啊,十兩銀子和她受的委屈比起來算的了什麼

鎮南侯府送給她的錢,還有太后賞賜的,她不缺錢啊。

她居然就打算這樣算了,難怪被大夫人母女壓的常住佛堂的,簡直是蠢到姥姥家了。

清韻說著,就退回去坐著了。

她不在乎被人說蠢,她藉機把狀告了就成了,沐清柔不只是佔了她的桃花木屋,還誇口說那桃花木屋是她親手畫的,從頭到尾都在霸道。

沐清柔有大夫人護著,她只能委屈求全。

另外,沐清柔打算送每個大家閨秀一人一個桃花木屋,還打算換了樣式送,她表明態度就成了,那桃花木屋是她花十兩銀子買回來的,她能畫最好,不能畫那只能食言而肥了。

聽清韻這麼說,沐清柔急了,「那桃花木屋你是從哪裡買的」

清韻聳肩一笑,「街上。」

說著,清韻好意提醒道,「聽丫鬟說,賣木屋的是個老者,因為稀罕,所以價格賣的高。」

沐清柔臉更白了,她顧不得老夫人生氣,急道,「就一個,那怎麼辦,我答應換了樣式送那些大家閨秀啊」

清韻臉色無辜,「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見你答應的爽快,以為你會呢。」

清韻上下嘴皮一翻,把事情推了個乾淨。

至於沐清柔,她要怎麼辦,那是她的事。

沐清柔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,比起被老夫人罰,她更擔心食言,壞了閨譽。

她以為那桃花木屋是清韻畫的,因為她從來沒在街上看過。既然霸佔了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