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九十四章 譏諷(求月票)

第九十四章 譏諷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陳媽媽的臉又蒼白了三分,額頭有細密冷汗,有些滑到眼睛裡,火辣生疼。

陳媽媽忍不住,抬手擦了下,然後才道,「奴婢知道清淡小菜更能開胃,中午做的就是清淡小菜……。」

她話還沒說完,清韻就打斷她,盈盈笑問道,「不知道中午大廚房給五妹妹送的是什麼清淡小菜?」

清韻臉色溫和,眼神更清澈的能掐出水來,卻叫陳媽媽背脊發涼。

伯府,大夫人當家做主,五姑娘是她的心肝兒,大廚房對五姑娘的吃食是盡心儘力,是最精緻最好的,可能連大夫人都比不過些。

陳媽媽不說話,清韻催她道,「陳媽媽怎麼不說話了,是上了年紀記不得了嗎,大廚房有不少媳婦婆子,你要是不記得了,我可以找她們來問!」

說到最後,聲音清冷如寒冬冽風。

老夫人臉沉如霜,重重的拍著桌子,呵道,「說!中午給五姑娘準備了什麼菜!」

陳媽媽背脊一涼,冷寒順著臉頰滑進脖子,在老夫人冷眼逼問下,陳媽媽不敢不招認,她顫抖了聲音道,「大廚房中午給五姑娘準備的菜有雙味蹄筋、落葉琵琶蝦、炒桂花魚翅,還有兩個小炒素菜和一碗清湯銀耳。

陳媽媽說著,清韻笑了,「五菜一湯,三葷兩素,和祖母的份例一樣呢。」

周梓婷站在一旁,冷不丁介面道,「昨兒中午,我陪祖母用的午飯,還比不過五表妹吃的呢。」

這句話,無疑是火上澆油。燒的老夫人怒火叢生。

老夫人生氣喜歡拍桌子,她怒極時,則喜歡摔茶盞泄憤。

這不,老夫人氣極了,手一抬,就將桌子上秋荷才端上來的滾燙茶水給摔了。

哐當一聲傳來,一上等青花瓷茶盞就摔在了地上。瞬間碎成了好幾瓣。

那滾燙的茶水。濺在陳媽媽身上,燙的陳媽媽面容扭曲,悶疼出聲。

老夫人摔了茶盞。而後道,「把大夫人給我叫來!」

丫鬟不敢耽擱,轉身就走。

只是丫鬟還沒走幾步,那邊大夫人就饒了屏風進來。

她神情焦灼。進來就道,「老夫人。不好了,外面傳聞清韻那幅對聯有人對出了下聯。」

老夫人臉色一滯,聲音有些顫抖,「當真對出來了?」

大夫人搖頭。有些緊張道,「我也不確定,下人是這麼稟告我的。我已經讓周總管出去打聽了。」

見老夫人擔憂,大夫人嘴角微揚。道,「那幅對聯關係著我伯府能不能恢復侯爵,媳婦昨兒就想焚香禱告,求列祖列宗保佑咱們伯府,只是清韻進宮,媳婦心中記掛,怕出事給忘記了,這會兒拜,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?」

清韻坐在那裡,看著大夫人嘴角的笑,清韻心中冷笑。

陳媽媽是大夫人的心腹,她管著大廚房,一年不知道幫她撈多少的油水。

如今,陳媽媽被她逮了錯處不放,要是繼續追究下去,陳媽媽還能繼續掌管大廚房?

現在伯府有望恢復侯爵,老夫人肯定要收回部分權利。

她倒好,就在這關頭,拿伯府恢復侯爵的事擾亂老夫人的心思,和伯府恢復侯爵相比,大廚房給沐清柔多燒了幾盤子菜算的了什麼?

不得不說,大夫人心思縝密,會拿捏人的軟肋。

老夫人的心思全在了對聯上了,大夫人的提議,她贊同道,「是該焚香禱告,求列祖列宗保佑咱們沐家長盛不衰。」

沐清芷站在一旁,眼珠子一轉,上前一步,道,「祖母,三妹妹從宣王府回來,我就抄佛經祈禱伯府能恢復侯爵,我再回去多抄幾篇。」

聽沐清芷這麼說,周梓婷緊咬了下牙關,叫她搶先了一步!

她趕緊站起來道,「二表姐說的對,我們也抄佛經祈福。」

沐清雪也不落人後。

唯有清韻還坐著,對這幾個人的小心思,她一清二楚。

沐清芷抄佛經祈福?不過是嘴上說說,在老夫人跟前表孝心罷了。

沐清芷幾個這麼懂事,惹的老夫人一陣憐愛。

沐清芷望著清韻,道,「三妹妹,你不抄佛經嗎?」

清韻這才站起來,輕搖頭道,「我就不抄了,我對那幅對聯有信心。」

沐清芷不贊同道,「那幅對聯是難,可外面都有傳聞說有人對了出來。」

清韻把玩手中綉帕,語氣隨意道,「傳聞而已,咱們何必自己嚇唬自己?」

「萬一是真的呢?」周梓婷有些緊張道。

清韻望著她,笑道,「要是真的,咱們就是抄十年的佛經,長伴青燈古佛,也改變不了什麼。」

周梓婷啞然,不知道怎麼回駁清韻。

清韻低斂眉頭,繼續道,「我在佛堂抄了兩年佛經,也誠心祈求了兩年,最後幫我的只有外祖父和鎮南侯,我寧願相信他們。」

她抄佛經都抄膩了,今兒無論如何,她也不會抄佛經了。

沐清芷望著清韻,真想抱怨一句,要是昨天她不求什麼免死金牌,伯府早恢復侯爵了,又哪來這麼多擔憂,害的她們一顆心七上八下的!

聽清韻這麼說,老夫人手中佛珠又緩緩撥弄了起來,最後望著大夫人道,「罷了,等伯府恢復了侯爵,再焚香稟告列祖列宗吧。」

不焚香禱告了,沐清芷她們自然也就不用抄什麼佛經了。

清韻又把眸光落到了陳媽媽身上,陳媽媽就跟跪在針板上,不敢動,甚至連氣都不敢粗喘。

本以為大夫人來,她能逃過一劫,誰想到事情又繞到了她身上來,她今兒怕是逃不過去了。

陳媽媽望著大夫人,向她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