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九十五章 搶人(求月票)

第九十五章 搶人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正堂內,靜的有些駭人。m.

所有人都望著清韻,臉色木然,像是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好。

沐清芷眼眶通紅,她被清韻氣哭了。

她只是幫沐清柔求情而已,她憑什麼指責譏諷她?!

沐清芷覺得受了極大的委屈,偏偏她想反駁,卻不知道說什麼。

因為清韻說的是實話。

她在佛堂住了兩年,沒有人幫她求過半句情,甚至,就是她們使壞,害她被老夫人罰住佛堂抄寫佛經家訓。

如今,沐清柔犯錯了,她犯的錯,比清韻當初犯的錯要大的多,也不過是罰跪了一天一夜,抄家訓百篇就算了。

就這樣,還有人嫌罰重了,要替她求情。

求情的理由,還好巧不巧的撞在了清韻槍桿上,她在佛堂住兩年,沒人提過一句佛堂清冷,有寒氣。

沐清柔罰跪佛堂,還是跪的蒲團,不是青石地板,大家就心疼憐惜她了。

說白了,她們不關心清韻的死活,只在乎沐清柔罷了。

清韻心知肚明,心底正氣悶著,努力告訴自己別生氣,不值得,偏偏有那沒眼色的,明知道她一肚子邪火,還故意撩撥她,強要她認同她們。

她要不說破,真當她是軟柿子,會顧及她們的臉面,任由她們搓扁揉圓呢。

屋子裡,要說臉色最難看的,非大夫人莫屬。

她雙手攢緊,塗著大紅丹蔻的指甲,掐進肉里,她都沒有察覺。

她只知道,清韻說了這幾句話。老夫人不會免了沐清柔的罰。

沐清柔要想出佛堂,得跪夠時辰。

一想到她捧在手心裡疼的女兒,餓著肚子在清冷佛堂罰跪,大夫人的心就一揪一揪的,看清韻的眼神,猶如寒刀,恨不得將清韻凌遲了。

明明老夫人都動搖了。要放了清柔。偏偏她出來抱怨攪局,讓老夫人的心又硬了。

要是以前,老夫人厭惡她。她說什麼,老夫人根本不會聽,她也沒機會站在這裡抱怨。

可現在不同了,她定了鎮南侯府的親。不看僧面,也得看佛面。還有昨天不知道她和老夫人說了什麼,老夫人看她的態度又不同了些,隱隱有些重視。

伯府還沒有恢復侯爵,老夫人就這麼重視她了。要是真恢復了,老夫人還不知道多疼她了!

屋子裡,始終安靜著。沒有人開口打破沉靜。

直到,周總管邁步進來。他敏銳的感覺到屋子裡氣氛不對勁。

他站在那裡,不敢上前。

周總管雖然什麼都沒說,但他本身就是個大台階,老夫人順著台階就下了,見周總管神情不妙,老夫人心就提了上來。

她沒忘記大夫人來時說的話,說街上有傳聞,說有人對出了下聯,周總管來,定是為了這事。

老夫人緊張的繃緊了身子,問道,「當真有人對出了下聯?」

周總管沒有點頭,也沒有搖頭,只回道,「奴才派人去打聽了,街上確實有傳聞,說有人對出了下聯。」

「是誰?」大夫人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周總管看了清韻一眼,才道,「江老太爺。」

清韻眉頭隴緊,怎麼可能是外祖父呢,能做到太傅位置,又豈是尋常人,他那麼期望伯府能恢復侯爵,知道老夫人擔心會有人對出下聯,他就算真對出來了,也不可能鬧得人盡皆知啊。

聽周總管說是江老太爺,大夫人就冷笑了,「我算是看明白了,鎮南侯幫咱們伯府恢復侯爵是假,幫江老太爺恢復太傅身份才是真,一個對聯,難倒滿朝文武,只有江老太爺對出了下聯,生生壓了滿朝文武一頭,這是踩著咱們伯府上位呢!」

老夫人臉色鐵青,心胸上下起伏,可見氣的不輕。

清韻站出來,道,「上聯是我出的,外祖父對出下聯,那是拆自己外孫女的台,外祖父和祖母做了多少年的親家,該知道他的為人,不可能做這樣笑掉人大牙的事,定是有人故意散播謠言,惹祖母擔心,離間兩府情分。」

老夫人是氣壞了,沒往深處想,聽清韻這麼說,她又細細想了想,點頭道,「說的不錯,祖母是急糊塗了。」

大夫人則道,「空穴不來風,此事還需慎重,畢竟江老太爺,位居太傅,文采卓然,我信他有那本事對出下聯。」

這話就比之前那句,要中聽的多。

老夫人點頭,「江老太爺的文采,自是不必說,說他對出下聯,我也信。」

說著,老夫人吩咐孫媽媽,道,「你去江家一趟,把事情問問清楚。」

孫媽媽點了點頭,轉身走了。

陳媽媽還跪在地上,不敢起來。

老夫人見了蹙眉,擺手道,「下去吧。」

陳媽媽如臨大赦,趕緊爬起來,告退。

走的太急,險些和進來的丫鬟撞上。

進來的是個穿著粉紅色裙裳的小丫鬟,她手裡拿了個錦盒。

她上前,福身行禮,道,「老夫人,安郡王府下人送了瓶子葯來,說是送給三姑娘的。」

清韻睜大雙眼。

老夫人也怔住了,以為聽岔了,下意識的問道,「誰送來的?」

「安郡王,」丫鬟有些膽怯,把錦盒往前一送,怯生生道,「守門小廝不敢收,可是安郡王府下人把錦盒放下,就走了。」

清韻臉頰緋紅,感覺不少眼神落在她身上,她都有種恨不得鑽了地洞的感覺。

安郡王這是給她送葯,還是存心給她添麻煩呢。

大家閨秀,豈能隨便收外男東西,尤其她還是定了親的,安郡王到底想做什麼?

看著丫鬟舉著的錦盒,老夫人有些頭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