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一十章 甚好

第一百一十章 甚好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江老太爺怔了片刻,緩緩抬起茶盞,輕呷了一口。

他將茶盞放下,抬眸望著清韻,道,「是,也不是。」

清韻囧了,是因為制衡之術,也不是因為制衡之術?

外祖父,你說法這樣矛盾,我聽不明白啊。

清韻今天來江家,為的就是想弄明白當初江老太爺是怎麼惹怒皇上的,又為何她父親幫著求情,導致侯府被貶,最終致使她和沐清凌過的那麼悲催。

她覺得,她有權利知道真相,就算那是朝廷大事。

清韻站在一旁,一雙剪水瞳眸,泛著琉璃般光澤,望著江老太爺,問道,「外祖父,清韻想知道你是怎麼惹怒皇上的,就連今天,獻王爺提起讓你官復原職,皇上都龍顏大怒,直接甩袖走了。」

她說話聲清脆,帶著懇切。

江老太爺望著清韻,他清明睿眸帶著笑,道,「外祖父知道你孝順,可是這事,你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。」

你們,除了清韻,還有楚北。

楚北站在一旁,他原是想走的,不過他要娶清韻,又向江老太爺學習,不走也無妨。

這會兒聽江老太爺把他也算上,他笑道,「我想當初江老太爺被貶和立儲有關吧。」

不是問句,是肯定。

江老太爺微微挑眉,楚大少爺一身的病,竟然還如此關心朝堂大事?

既然兩個小輩也猜到了,就直接告訴他們罷了,也省的他們胡亂猜測。

再者,他已經站隊了。

江老太爺點頭,認同道。「不錯,兩年前,我被皇上貶斥,確實是因為立儲一事和皇上起了爭執,導致龍顏大怒,禍極江家,不過皇上雖貶斥了我。卻也是在保護我。至於貶斥安定伯府,皇上是在殺雞儆猴……。」

清韻聽呆了,她還從未想過江老太爺被貶。其實是皇上在保護他,還有貶斥安定伯府,是皇上在殺雞儆猴。

只聽江老太爺徐徐道來,「此事說來話長。要從先太子忽然病逝說起,當年。先皇還健在,先太子離世,留下幼子,也就是今日的安郡王。皇儲之位空虛,朝野上下震蕩不已,有主張立皇上為太子的。也有主張立尚在襁褓之中的安郡王為皇儲的,皇上主動奏請先皇立安郡王為皇儲。才平熄朝野,可事事難料,先皇舊疾複發,病入骨髓,藥石無醫,原想等安郡王長大,觀其稟性再考慮立子還是傳孫,可孫子年幼,兒子還屢建戰功,他傳位給孫子,不利於朝堂穩定,所以先皇留下遺詔傳位給皇上……。」

「原本,先皇傳位給皇上,再由皇上傳給嫡長子,才合乎禮法,可在皇上登基那一天,太后拿了一道聖旨來,請皇上加蓋玉璽,當時有傳聞,那道聖旨是立安郡王為太子的聖旨,太后沒有宣讀,而是直接拿走了,久而久之,大家就忘記了,再加上皇上登基的第三天,便迎娶皇后,十個月後生下一對龍鳳胎,普天同慶。」

「六年前,大皇子滿十二歲,他聰慧異常,能文善武,且過目不忘,獻王爺奏請皇上立大皇子為太子,皇上確實動了心,可太后卻說皇上答應傳位給安郡王,不能出爾反爾,這事當時鬧得很大,獻王爺讓太后拿出聖旨,太后拿不出來,可太后固執,立儲一事就耽擱到了現在。」

「這些年,興國公府還有太后,是極力幫安郡王培植勢力,皇上知道,卻也無可奈何的裝聾作啞,兩年前,太后請皇上下旨,讓我給安郡王授課……。」

江老太爺,在朝為官三十年,不知道為朝廷舉薦了多少賢能之才,他和獻王爺、興國公還有鎮南侯四足鼎立,不過他地位特殊,官居太傅,太子之師,他是和太子站在一起的,誰是太子,他就扶持誰。

太后拉攏不了獻王爺,就沒法扳倒鎮南侯,就把主意打到了他頭上。

皇上若是同意了,就算是認同太后逼他傳位給安郡王了。

皇上找他商議此事,他就奏請皇上立大皇子為太子,至於安郡王,皇上可以立他為親王。

太后會生氣,江老太爺知道,可聖旨已下,既成事實,太后也無能為力。

他奏請皇上早下決斷,優柔寡斷終成禍事。

好吧,就是優柔寡斷四個字,惹怒了皇上,皇上龍顏大怒,然後把江老太爺給貶了。

江老太爺,門生遍布朝野,得知此事,都聚在一起,打算聯名上奏,請皇上息怒,恢復江老太爺的官職。

那時候,安定侯奉旨離京辦差回來。

他才立了個不小的功勞,皇上會賞賜他,他不要賞賜,求皇上饒了江老太爺。

誰想皇上一氣之下,直接把安定侯貶為了安定伯。

皇上雷霆之怒,以至於江老太爺那些門生寫了聯名奏摺,愣是不敢送給皇上。

江家一夕之間,沒落至此。

本來,江老太爺被皇上貶了之後,就閑雲野鶴,皇上不再優柔寡斷的那一天,就是他官復原職的時候。

可計劃總趕不上變化,安定伯府這個定時炸彈,炸的太厲害了。

江老太爺一心為朝廷,他被貶了無所謂,可安定伯府被貶,連著沐清凌和清韻兩個受委屈不算,伯府為了恢復侯爵,不惜拿她們去聯姻。

江老太爺哪忍心兩個外孫女因為他毀了一輩子。

沐清凌定了親,他才知道,當時已經悔之晚矣。

伯府又打清韻的主意,他如何還能袖手旁觀?

只是清韻定下的是鄭國公府大少爺,門第若是太差,伯府根本不會同意。

江家從被貶起,那些門生都沒有踏足過半步,江老太爺也心寒的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