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一十一章 威脅

第一百一十一章 威脅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清韻趕著回府,才沒功夫管楚北和江遠鬥氣。

她打開門,走了出去。

青鶯在院子里等候,無聊的她,畫了一個有一個的圈圈。

畫的很入神啊,還是清韻喊她,她才發現清韻出來了。

她趕緊丟了手中木棍,紅著臉過來道,「姑娘,你可算出來了。」

清韻嘴角淡笑,「回伯府了。」

青鶯連連點頭,亦步亦趨的跟在清韻身後。

江府門前,有兩輛馬車等在那裡。

秋荷在門口急的亂轉,青鶯見了眨眼,問道,「秋荷姐姐,你怎麼也來江家了?」

秋荷急的滿頭大汗,「孫公公去伯府宣旨,非得要三姑娘接旨,旁人都不行,三姑娘再不回去,老夫人怕是要急壞了。」

清韻不敢再耽擱,由著青鶯扶著鑽進馬車。

青鶯則跟秋荷擠一輛馬車。

車夫將凳子收好,就坐到車轅上,將馬車趕了起來。

清韻靠著馬車,她雙眸微闔,閉目養神。

沒一會兒,就聽外面有人喊她,「表妹。」

清韻愣了下,掀開車簾,就見到一雙噴火的雙眸,那銀色面具在陽光下,有些晃人眼睛。

清韻探出腦袋,要找江遠。

結果楚北伸手,摁著清韻的腦袋。

他用了些力氣,清韻動彈不得。

她只能罵道,「快鬆開我!」

楚北哼了鼻子道,「我倒是想看看,你的好表哥會不會來救你!」

清韻再傻,也知道方才那一聲表妹是楚北喊的,還真沒看出來。這廝學江遠說話,學的這麼惟妙惟肖,足矣以假亂真。

清韻氣煞了,用腳亂踹。

她都被人欺負了,車夫都不知道幫忙嗎?!

外面,衛馳輕咳,「三姑娘。車夫被爺丟了。」

清韻。「……。」

她方才沒睡著,都沒發現車夫換了人,這要是遇到賊匪。把她賣了,她都不知道呢。

本來還想找個幫手,現在好了,幫手是他的。

清韻鼓著腮幫子。氣咻咻的,她伸手抓著楚北摁著她腦袋的手。掰了下來。

然後,她想把腦袋抽回來,結果卡住了。

耳畔是楚北的笑聲,「笨的可以。」

清韻心底那火氣啊。恨不得鑽出去把楚北咬死算了。

心口起伏不定,清韻咬著唇瓣不說話。

楚北左手被清韻抓著,右手握緊韁繩。看著清韻不挪眼。

見清韻半天不說話,楚北有些擔憂了。他動動手道,「說話啊。」

清韻沒好氣道,「腦袋都卡住了,還說什麼呢!」

楚北拿清韻沒輒,「你不會鬆開我嗎?本來就夠笨了,再多卡一會兒,還不知道笨成什麼樣了。」

清韻牙齒磨的嘎吱響。

但還是聽話的鬆了手。

這一回,楚北沒再摁她腦袋,只是清韻怕了,趕緊把腦袋縮回來。

只是急了些,撞在了窗戶上,疼的她呲疼。

她揉著腦袋,在心底狠狠的咒罵楚北。

忽然,車門帘被人掀開,楚北鑽了進來。

清韻雙眸閃著怒氣,想要罵楚北,結果他坐過來,擔憂的看著她,「撞疼沒有?」

他語氣輕柔,漂亮雙眸,滿是心疼。

清韻多見兩眼,心裡的火氣憑空就消了,只餘下一聲呢喃,「有點疼。」

「我幫你揉揉。」

楚北說著,就伸手過來。

清韻臉頰緋紅,忙道,「不用了,一會兒就好了。」

四目相對。

馬車內,有淡淡的曖昧。

清韻不喜歡這樣的安靜,只覺得心跳的厲害,趕緊尋了話題道,「我表哥怎麼沒有……。」

好了,才說了幾個字。

楚北就哼了,「又是表哥!」

怒氣很大。

清韻只覺得空氣中滿是一股子酸味,牙也酸的厲害。

但心中,卻莫名的跟抹了蜜似地,軟軟的,甜甜的。

嘴角也忍不住的就揚了起來。

可是很快,嘴角又繃緊了。

因為,衛馳說話了,「三姑娘,你別幫江大少爺氣爺了,爺氣大了,會讓屬下去揍他,到時候……。」

到時候,倒霉的還是江遠。

本來楚北很生氣,聽衛馳這麼說,他氣消了一半,然後氣更大了。

他瞪著清韻,「你幫他欺負我?!」

清韻回瞪著他,「我不幫表哥,難不成幫你啊?」

她和江遠認識多少年,和楚北認識幾天啊,親疏有別好么?

再說了,是楚北瞪江遠在前,她就見不得他太霸道。

楚北被清韻噎的說不出來話。

半晌之後,楚北才氣道,「你要嫁的是我!」

清韻臉一紅,好在面紗遮著,看不出來,她呲牙道,「你既是知道,那你還瞪我表哥做什麼,當初表哥願意娶我,那是為了救我出苦海。」

雖然沒有成功,但幫了就是幫了,這恩情,她記著呢。

而且,江遠要是想娶她,就憑他們表哥表妹的關係,還用等到現在才定親?

楚北好像一下子就沒理了,不過他死鴨子嘴硬,才不承認他錯了,「以後喊表哥,喊正常點,聽得人直起雞皮疙瘩。」

「……我喜歡這樣喊。」

「可我不喜歡!」

「我又不是喊你,要你喜歡做什麼?!」

楚北越硬,清韻就越硬。

楚北要是軟,清韻比他更軟。

她性子就是這樣,沒辦法改了。

楚北沒摸透清韻的性子,清韻也沒摸透他的,兩人比誰更硬。

然後,楚北贏了。

誰叫人家有暗衛了,以後清韻再那麼喊江遠表哥,喊一次,楚北就讓暗衛去揍江遠一次。

清韻險些氣炸,「你以為揍了我表哥,我外祖父還會教你嗎?」

就你會威脅人嗎,我也會!

看著清韻清澈雙眸,帶著不服輸的倔強,楚北伸手捏著她的鼻子,笑道,「在我出書房前,江老太爺罰你的江表哥抄前朝史記,不抄完,不許出書房半步,往後再惹怒我,可就不止這麼輕便了。」

清韻狠狠的扭過頭去。

楚北轉了話題,問道,「你今兒去江家,不是想幫江老太爺也恢復太傅身份吧?」

說到正事,清韻就把臉又扭了回來,道,「我確實有這樣的想法,可我沒想到外祖父被貶,皇上是為了護著他。」

ps:今天更少了,抱歉哈,會補上的。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