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二十五章 送信(求月票)

第一百二十五章 送信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在大門口,清韻目送定國公府的馬車走遠,帶起陣陣飛塵,消失在眼帘中。

青鶯站在一旁,道,「姑娘,你累了一天了,回去歇息吧?」

她還記得忠義侯府大太太來時,清韻就說疲乏想回泠雪苑歇息的話。

清韻抬眸,看著遠山暮色,晚霞柔和,嫵媚動人。

她轉了身,抬眸,便見到鎏金匾額在夕陽下泛著光澤。

青鶯眨眼道,「怎麼匾額還沒換上新的?」

青鶯好奇,伯府有多希望侯府恢復侯爵啊,如今恢復了,怎麼匾額還沒換呢?

清韻笑笑,並未在意,伯府恢復了侯爵,她心底的石頭落了地,至於匾額換不換,那還不是看老夫人和大夫人的意思?

清韻邁步進府。

剛邁過門檻,身邊就有馬兒嘶鳴聲。

青鶯回頭,便瞧見一小廝翻身下馬,那小廝身上穿的衣裳不是府里的。

他剛下馬,守門小廝便迎了上去,問道,「可是我家侯爺有家書送回來。」

那小廝點頭如搗蒜,一臉殷勤笑意,「可不是有家書送回來,剛到驛站,我就馬不停蹄的送了來。」

侯府小廝連忙道謝,然後請驛站小廝進侯府。

周總管親自接待了小廝,吩咐丫鬟斟茶端點心來。

驛站小廝高興的把信拿出來交給周總管,周總管趕緊把信送去給老夫人。

青鶯望著清韻,她知道清韻疲乏,但侯爺有家書送回來,就是再累,也要去瞅兩眼吧?

清韻打著哈欠。朝春暉院走去。

周總管走的快飛,早早的就把信送到了老夫人手裡。

清韻進屋時,信已經在大夫人手裡了,她看著信,嘆道,「怎麼就遇到大雨阻路,不然侯爺都回來了。」

清韻聽得不解。大雨阻路。信都送回來了,人怎麼就回不來?

正納悶呢,就聽老夫人嘆氣道。「過了前州,就到歷州,就可以乘船回京,坐船要快些。人也舒服些,誰想到在前州耽擱了。前州有些年沒發生旱澇水災了,怎麼今年會連下五天五夜的雨,還是滂沱大雨,侯爺寫信時。雨還未停,也不知道前州怎麼樣了,侯爺動身回來沒有?」

大夫人把信疊好。道,「從信上日期來看。要是前州那天通了路,侯爺明兒就能回京了。」

大夫人說著,老夫人擺擺手道,「哪那麼快,前州官員寫了奏摺求朝廷賑災,才順帶幫侯爺送了封家書回來,可見道路受阻嚴重,侯爺要是能回來,他不會在前州多耽擱。」

大夫人輕點了下頭,然後道,「侯爺就算明兒回不來,也不至於耽擱十天半個月,伯府恢復侯爵這樣的大事,是不是等侯爺回來再宴請那些來道賀的官員?」

老夫人眉眼帶笑,道,「等侯爺回來再說。」

然後,頓了頓,老夫人又道,「鎮南侯府幫我侯府大忙,等侯爺回來再登門道謝,實在太晚,備下厚禮,我明兒上午去鎮南侯府一趟,等侯爺回來後,還得再去一趟,還有江家,我也親自去一趟。」

聽老夫人說去鎮南侯府,大夫人不反對。

可是聽老夫人要親自去江家,大夫人就不贊同了。

她不否認,伯府能恢復侯爵,是因為江家的緣故,可伯府被貶,還不是因為江家?

老夫人親自去登門道謝,這算什麼回事,難道侯府還要對江家感恩戴德嗎?

再說了,清韻從宮裡出來,就趕著去了江家,連著孫公公在等她接聖旨等了半天,碰到江家,侯府就沒好事過。

侯府應該離江家離的越遠越好

本來老夫人已經厭惡江家了,結果伯府因為江家而恢復侯爵,兩府關係又好轉了,甚至越過了忠義侯府

這一點,大夫人沒法忍受。

可是她沒法忍受有屁用,老夫人根本不鳥她。

她要去拜訪誰,還要她同意嗎?

江家就算敗落了,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照樣有那本事幫伯府恢復侯爵,忠義侯府沒被貶,可幫過侯府什麼?

算來算去,也只是桃花宴一個名額,那還是大夫人求來的,最後還被忠義侯府要了回去。

她姑且算忠義侯府幫過忙,她也記著那份情。

可到今天她才知道,那不過是大夫人幫娘家撐面子,糊弄於她

老夫人眸光淡淡的瞥了大夫人一眼,吩咐孫媽媽道,「將這兩年,我為了伯府能恢復侯爵,送出去多少的禮,都送給了誰,列好單子給我。」

孫媽媽應了聲是。

清韻勾唇輕笑,那份黑名單,清韻好奇上面都有誰。

都說拿人好處,與人幫忙,這些人拿了伯府的好處,卻什麼事都不幹。

換做是誰,心底都堵著一團氣。

往後這些人,有事求到侯府來,以老夫人的氣性,不落井下石就算輕的了,遑論幫忙了。

想必,這會兒,那些拿了好處,卻不把伯府當一回事的大臣該憂心忡忡了吧?

不管怎麼說,安定侯府因為聯姻,靠上了鎮南侯府這棵大樹。

鎮南侯府背後還有大皇子。

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,要是將來大皇子登基,安定侯府也會跟著水漲船高。

等吩咐完,老夫人便揉太陽穴。

孫媽媽見了便道,「老夫人乏了吧,奴婢扶您進屋內歇息。」

老夫人輕點了點頭,就擺手道,「都回去吧。」

清韻等便福了身,等孫媽媽扶著老夫人走,她們也都出了正屋。

等她邁步下台階,就聽身後沐清芷笑道,「伯府恢復了侯爵就是不一樣,連從來不登門的定國公府大少爺都陪大姐姐回門,可惜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