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二十九章 出家(求月票)

第一百二十九章 出家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清韻死扛著,又熬了半個時辰。

她看著書,眼皮沾在一起,忍不住打起了小盹,有好幾次,腦袋都差點磕到小几。

喜鵲請清韻上床歇息,清韻就是不去。

請了幾回,兩丫鬟就覺出不對勁了。

喜鵲望著青鶯道,「姑娘不會是等楚大少爺吧?」

青鶯兩眼上翻,這還用問嗎,不是等楚大少爺,難不成等刺客來?

兩丫鬟正要勸清韻,那邊傳來敲窗戶聲。

清韻臉騰地一紅。

她想起了之前沐浴的事,楚北貿貿然闖進來,瞧了不該瞧的,如今總算是學會進屋先敲窗戶了。

清韻站起來,青鶯麻溜的跑過去開窗戶了。

窗外,站著的不是楚北,是衛律。

清韻微微怔,衛律就道,「三姑娘,爺讓屬下來告訴你一聲,他今晚來不了了。」

清韻臉窘紅著,心底卻氣的厲害。

他隨口說一句話,卻害她等了半天,早知道,她就不等他了。

清韻望著衛律,問道,「他去哪兒了?」

衛律回道,「爺被逸郡王拽去柳香閣吃晚飯去了。」

說著,衛律望著清韻,眼睛一眨不眨。

清韻臉色有些臭。

果然是去找逸郡王了。

只是這時辰去吃晚飯,是不是太晚了些?

衛律稟告完,便告退離開。

清韻轉身走,卻見青鶯和喜鵲兩個面色古怪的看著她。

清韻抬手抹臉,好笑道,「我臉上有髒東西?」

兩丫鬟齊齊搖頭。

清韻就納悶了,「沒髒東西。那麼看著我做什麼?」

青鶯張口要說話,喜鵲拽了她一下。

清韻見了,眉頭更扭,「有話就說,喜鵲,你說。」

聲音透著不容置疑。

喜鵲就望著清韻,道。「姑娘。柳香閣之前叫留香閣,因當家花魁柳如眉而改名為柳香閣,京都除了醉夢居。就屬柳香閣了。」

清韻聽得眼睛睜圓,「柳香閣是青樓?」

兩丫鬟重重點頭。

清韻無語了,她還以為柳香閣是酒樓呢,也難怪。這時辰酒樓早關門歇業了,要喝酒吃飯可不得去青樓。

好吧。就楚北那一身的毒,去柳香閣也只能是吃飯,喝酒都勉強了。

清韻打著哈欠,道。「夜深了,歇息吧。」

兩丫鬟有些懵了。

有沒有搞錯啊,姑娘不許大姑爺納妾。現在未來姑爺卻去柳香閣尋花問柳,姑娘居然不生氣?

可清韻脫了衣裳。掀開被子鑽了進去。

哈欠是一個接一個,臉上只有憊懶,怒氣卻不見分毫。

兩丫鬟很確定,清韻沒有生氣。

聽著清韻綿長的呼吸聲,兩丫鬟幫清韻捏好被子,熄了床邊高几上的燈燭,只留下遠處一盞小燈,也回屋睡覺了。

一夜安眠。

第二天醒來,清韻是神清氣爽。

丫鬟伺候她下床穿衣,洗漱穿戴完,便是用早飯。

早餐很豐盛,有雞蛋春卷、香酥肉餅、醬肉包子、香菇餃子。

除了這四樣之外,還有一碗百合薏仁粥,另外配了一小碟腌豆角。

昨天晚飯吃的早,晚上沒有吃夜宵,早上格外的餓。

清韻不會承認,她有一半是餓醒的。

嗅著桌子上的食物香味,清韻肚子里的饞蟲都在翻跟斗。

她坐下,拿了筷子,夾了個醬肉包子,塞進嘴裡。

輕輕一咬,一股醬肉清香盈滿齒頰。

清韻越吃越高興,她又夾了一個。

才剛塞進嘴裡,丫鬟紫箋打了珠簾進來。

珠簾晃蕩聲中,紫箋急道,「姑娘,出事了。」

清韻嘴裡塞了包子,說話有些含糊不清,「出什麼事了?」

青鶯和喜鵲都望著紫箋。

紫箋望著清韻道,「方才春暉院的小丫鬟喜兒,特地來告訴奴婢,說是安郡王傾慕姑娘,相思成疾,昨兒聽說楚大少爺一身的毒,同女子行房,便毒發身亡,他一口血噴了出來,昏了過去,到現在都還沒醒。」

清韻嘴巴張大,眼睛瞪的圓圓的。

她想咽口水,可是嘴裡的包子太噎人了,哏的她臉都漲紅了。

喜鵲趕緊倒茶給清韻。

清韻喝了好幾口茶,才望著紫箋,迫不及待的問道,「然後呢?」

紫箋望著清韻道,「昨兒傍晚,逸郡王也得知楚大少爺有毒不能同女子行房的消息,他即刻進宮,求皇上給他賜婚,求娶姑娘您,皇上沒答應他,他出宮後,就去了柳香閣買醉,今兒一早,聽說去了棲霞寺,說是不能娶姑娘你,他就剃度出家……。」

清韻,「……。」

哪怕清韻昨晚猜到了幾分,可是聽到這些消息,她清醒的腦袋,又有些暈了。

躺著中箭啊。

她和安郡王不說素未謀面,但也沒說過幾句話,人家就對她情根深種了?

她一直覺得安郡王是個危險的人物,不當是身份,就單從眼神也能看出,他不會簡單。

可他也不用向她拋這樣的炸彈吧,一個不小心,能炸的她米分身碎骨啊。

清韻嘴角抽不停,臉頰都有些僵硬了。

但不得不說,楚北的應變能力之強,她望塵莫及。

安郡王是太后的寶貝疙瘩,他傾慕她,相思成疾,甚至吐血,昏了過去。

太后寵溺安郡王,加上楚北一身的毒,同女子行房即死。

太后完全能把她賜婚給安郡王,而且,文武百官還不會說什麼。

楚北一身的毒,不能同女子行房,還娶媳婦做什麼,娶回去當花瓶看,陪聊天解悶嗎?

他不能娶,就該放手,讓清韻另覓良緣才對。

這邊,安郡王又對清韻痴情一片,為了她都相思成疾,一病不起了。

他身份尊貴,願意娶清韻,是清韻幾世修來的福分。

估計會有不少大臣,為了保住安郡王的命,求皇上賜婚。

然而,逸郡王也插了一腳。

安郡王傾慕清韻,相思成疾。

他逸郡王別看平常嬉皮笑臉,也是個痴情種呢,只是他都放在心底,沒有表露罷了。

他也愛慕清韻,原打算將這份愛存在心底,默默看著清韻幸福就好。

可誰想,天隨人願啊。

楚北有毒,不能行房啊,那他就顧不得兄弟之情,為了女人插兄弟兩刀,搶清韻了。

皇上不同意,他買醉,買醉了不算,他還剃度出家。

這一點,和安郡王如出一轍。

安郡王仗著太后寵溺,以死相逼。

逸郡王逼的則是獻王爺。

獨苗苗啊,獻王爺哪捨得他出家?

清韻有些驚訝,逸郡王和楚北的關係未免也太好了吧?

好的都叫人羨慕妒忌了。

就她知道的,逸郡王都幫了楚北三回了。

第一次,在桃花宴上,逸郡王讓楚北代替他比試,他去釣魚。

第二次,送養顏膏。

再就是,這一回了。

楚北求他一次,他幫一次,甚至不惜搭上搶兄弟女人的罵名。

他不是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嗎,能讓堂堂逸郡王為他鞍前馬後?

清韻越想越覺得楚北不簡單。

她端了粥完,有一勺沒一勺的吃著。

幾個丫鬟看的有些呆。

出了這麼大的事,三姑娘居然還有食慾吃的下飯?

清韻不止有食慾,還食慾極好,一碗粥吃完了,又吃了兩個醬肉包子,四個香菇餃,比平時多了不少。

丫鬟都怕她想事情,一股腦的往嘴裡塞,到時候撐著了。

清韻剛歇下筷子,就有丫鬟站在珠簾外,清脆脆道,「三姑娘,老夫人讓你即刻去春暉院。」

ps:求月票。。。。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