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三十章

第一百三十章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ps:今兒發了單章求月票,親們給力,投了八十多張,兩倍就將近兩百張了,目前排在第七,距離第六還差六十張,求親們繼續支持,衝上前六啊第一更四千字送上,今天至少還有兩更

聞言,清韻打了個飽嗝。

吃的是有些多了,不過今兒麻煩不少,不吃飽,哪有力氣去應付其他人?

清韻拿帕子擦拭嘴角,又凈了手,方才隨丫鬟去春暉院。

春暉院內,濟濟一堂。

除了侯府一堆人,還有尚書府的人,三老太爺三老夫人,還有大老爺大太太都在。

清韻邁步上前,感覺到不少視線落在她身上,憑空就生出一絲被押解的犯人,等著被審問的憋屈感來。

除了這感覺之外,還有一種眼神,讓她渾身不舒坦,像是說她是紅顏禍水似地。

明明是她倒霉,無辜被人算計,還不知道別人算計她到底是為了什麼好不好

清韻連翻了兩個白眼,努力從容鎮定的上前,福身給各位長輩見禮。

她今天穿了一身淺綠色蜀錦裙裳,裙擺上綉著雪蓮,清雅素凈,鵝黃色束腰,更是襯的她纖纖細腰,不盈一握。

她皓如凝脂,膚白勝雪,一雙清澈水眸,像是水洗葡萄,如月色下,墨玉映輝,美的叫人呼吸一滯。

清韻長的美,侯府人盡皆知。

可是還是第一次發現她的美,像是從骨子裡浸透出來的,猶如高山美玉,深谷幽蘭,海底明珠。美則美矣,罕有人看見,她風華內斂,更像是一柄藏在劍鞘里的古劍,看似尋常無害,刀劍出鞘,必血流成河。

三老太爺坐在那裡。手中端了茶盞。他看著清韻,心中驚嘆。

清韻的大膽,整個京都都知道。他自然不例外。

沒想到她不僅大膽,還鎮定從容,饒是哪個大家閨秀,聽說京都身份最尊貴的兩位郡王傾慕於她。不是相思成疾,就是非卿不娶。落髮出家,從她的臉上,竟然看不出來一絲的喜悅。

被兩位郡王爺爭著搶著要娶,她內心不飄飄然嗎?

還有楚大少爺。聽說一身的毒,行房即死,那是和她有婚約的未婚夫。關係著她的下半輩子,她居然不擔心。

這份鎮定。三老太爺不知道說什麼了,簡直就不能稱之為人了。

那邊,大太太見了清韻,笑道,「清韻酷似她娘,容貌極美,卻沒曾想,在桃花宴上,一首琴曲,竟然贏得兩位郡王爺的青睞,一個相思成疾,吐血暈倒,一個買醉青樓,看破紅塵,要落髮出家,還有鎮南侯府,聽說清韻傷了臉,立馬送來祛傷疤的藥膏,這臉才幾日,抹了粉,不細看竟看不出來。」

大太太一邊說,一邊將清韻從頭到腳,再從腳到頭,細細打量。

她承認,在沐家這麼多小輩中,她長的最漂亮,但其他姑娘要說比她差,也只差一兩分。

以前她穿戴素樸,頭上不戴什麼頭飾,比沐清柔和沐千染她們差太多了,而且雙眸無神,神情怯懦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起,就這樣神采飛揚了起來。

一雙剪水瞳眸,明媚生輝,讓她整個人忽然就鮮活了起來。

大老爺坐在一旁,他斂了眉頭道,「清韻容貌確實極美,可京都比她美的不是沒有,也沒聽說兩位郡王爺傾心過誰,為了娶誰要死要活的,況且當日在桃花宴上,京都可都盛傳她愚不可及,逸郡王甚至把和清韻表演的機會讓給了楚大少爺,如今又要搶楚大少爺的未婚妻,實在叫人捉摸不透。」

為了個女人,相思成疾,在大老爺瞧來,簡直愚不可及,顏面丟盡。

安郡王和逸郡王不像是這樣愚蠢之人,要是搶清韻沒好處,誰會去做?

可是,清韻是他們從小看到大的啊,她有幾斤幾兩,誰心裡不清楚?

三老夫人望著清韻,她眸光帶笑,道,「侯府好不容易恢復了爵位,才過了一天,又惹的安郡王病重,逸郡王要出家,兩人可都是非清韻不娶,再加上鎮南侯府,就算楚大少爺一身的毒,行房即死,就沖鎮南侯府幫侯府復爵,又給清韻送葯,這親事,鎮南侯府不會退,侯府也張不開那個口,鎮南侯府獻王府還有太后,誰都惹不起,稍有不慎,別說侯府了,整個沐家都要遭受滅頂之災。」

說到最後,三老夫人嘴角的笑湮滅,換上一副冷漠面孔。

侯府倒霉,她全當是瞧了熱鬧,事不關己高高掛起。

可要是牽扯到了尚書府,三老夫人就做不到袖手旁觀了。

老夫人坐在那裡,她手中佛珠撥弄著,臉色肅然,原本就有不少皺紋的額頭,此刻更是皺紋密布。

她眼神黯淡,眸底深處有一抹無奈。

伯府恢復了侯爵,老夫人對江家的氣已經沒了,甚至心底對江老太爺是欽佩和讚賞的。

清韻和楚北的親事,老夫人心底有悔意。

江老太爺重情重義,為了清韻,為了伯府能恢復侯爵,不惜給鎮南侯跪下了。

這一跪,拋掉了尊嚴,拋開了身份,就像是一塊千斤巨石壓在老夫人心口,挪不開,沉甸甸的。

可她再後悔也沒有用,清韻的親事不能退,也退不了。

她昨夜,還為了清韻和楚北的親事,翻來覆去睡不著,她不知道楚北能活多久,清韻將來會過的怎樣。

最後,她只能給清韻準備豐厚的陪嫁,哪怕將來楚北真的死了,她也能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。

可現在呢,楚北行房即死,這消息就像是一記重錘,捶在老夫人的心口,捶的她五臟俱損。

要是這消息就她知道。她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