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五十二章 倒霉(4K,求月

第一百五十二章 倒霉(4K,求月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丫鬟站在屋子裡,起先她稟告時,老夫人眉頭皺緊,孫媽媽給她使眼色,讓她趕緊下去,丫鬟就知道自己犯錯了。樂-文-

這會兒,聽楚大太太問起來,丫鬟不知道是回答好,還是不回答好。

老夫人見了眉頭又皺緊了,沒眼色的丫鬟,不該說的時候說,該說的時候又不說。

孫媽媽就催道,「到底怎麼回事,詳細說來。」

丫鬟如釋重負,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。

清韻站在一旁,聽丫鬟的稟告,越聽眉頭越沉。

一屋子人,聽得憤憤不平。

只恨皇上打安郡王和逸郡王三十大板都是輕的,應該往死里打。

事情是這樣的。

昨天逸郡王從棲霞寺回來,在獻王府休養生息了半天,就憋不住出府玩了。

他在風滿樓叫了一桌好吃的,大魚大肉,大快朵頤。

幾個世家少爺跑過去,敬他酒道,「郡王爺跑棲霞寺,我們幾個就打賭,郡王爺待不了十天就會回來,果不其然叫我們猜准了,人生在世,不過短短數十年,怎麼為了一個女人,放棄那麼多的女人,還有這等美酒佳肴,實在不划算,幸好郡王爺迷途知返,不然我們幾個還真的替你惋惜,生怕你一時想不開。」

這些世家少爺,逸郡王沒少和他們在一起吃吃喝喝,也動過手,有幾分交情,說話也沒什麼顧忌。

有世家少爺道,「要不是安郡王病重,指不定郡王爺就能如願了,只是沒想到,郡王爺還是個痴情種。」

「可不是。逸郡王身份尊貴,人更是長的風流倜儻,想嫁給郡王爺的女人,能從皇宮排到京都外了,」有人奉承道,「只是郡王爺為了安定侯府三姑娘,要落髮出家。也不知道傷了多少大家閨秀的心。這幾天,沐三姑娘是沒上街,不然一準被人扔臭雞蛋爛菜葉。」

這不是笑話。是真的。

逸郡王嘴角抽抽了,他瀟洒不羈的抹了下髮髻,道,「本郡王差點造孽啊。」

一群世家少爺差點憋出內傷來。他們還以為逸郡王要誇自己風流不羈一番,誰想他他居然蹦出來這麼一句。

他們跟逸郡王相似好多年了。還琢磨不透逸郡王說話方式,你以為他要夸人的時候,他偏偏損人,你以為他要損人的時候。他就誇別人,他不止損別人,他還損自己。損自己的親祖父,皇上……反正。就沒什麼話,是他不敢說,是他忌諱的。

正內傷著呢,逸郡王把雞腿丟下,把手往一旁世家少爺衣服上擦一擦,道,「這事我得說清楚了,不然哪一天沐三姑娘真的逛街,被人扔了臭雞蛋,我還不得被人剝皮卸骨啊?」

一群世家少爺懵了,不懂逸郡王要說些什麼。

正要問呢,只見逸郡王推開門,走了出去,就站在門口的迴廊上,俯身向下望,冷了臉道,「你們是不是在議論本郡王要出家的事?!」

他聲音很大,本來嘈雜的風滿樓,瞬息間安靜了。

他眸光所到之處,大家都不吭聲了。

有嘴裡吃東西的,被他這麼一問,嚇的直接哽了喉嚨,還不敢咳嗽,憋的臉都紅了。

逸郡王眉頭緊鎖,呵道,「說話!」

一群人連忙搖頭,「沒有,絕對沒有!」

沒有才怪,方才整個風滿樓,除了議論安郡王病重,逸郡王要出家的事,就沒有過別的話題,要是以往,還會討論下柳香閣哪位姑娘身子最軟綿,最讓男人*。

逸郡王輕哼一聲,「本郡王是那麼好騙的嗎?!」

一群人不敢說話,不知道逸郡王會拿誰出去。

正忐忑不安著,便聽逸郡王瞧著迴廊道,「都給本郡王把頭抬起來,本郡王有件事要宣布,都給我聽仔細了!」

他才說了一句,唰的一下,一群人都抬頭望著他了。

其實,不用逸郡王說,他們也知道,逸郡王肯定是說不許他們再議論他要落髮出家的事,不然絕對會給他點顏色瞧瞧。

「郡王爺,有什麼話,你就直說,我們都洗耳恭聽著呢,」有人狗腿道。

逸郡王瞥了他一眼道,「關於本郡王痴心一片,非沐三姑娘不娶這些話,都是個屁話,安郡王重病在床,昏迷不醒,也是狗屁,這不過是我們兩個打的個賭。」

逸郡王說著,一群人眼珠子都瞪圓了,不是吧,把事情鬧的這麼大,居然是打賭?

只聽逸郡王手撐著欄杆,縱身一躍,就下了樓。

不知何時,他手裡多了把拉風的紅玉骨扇,搖啊搖啊搖的,還真有些像是說書先生。

只聽他道,「諸位都知道,兩年前,江家未貶之前,朝廷分四個黨派,分別以鎮南侯府、江家、興國公府還有就是本郡王的祖父獻王爺為首,江家被貶之後,朝廷三分,想必大家也很想知道,這三人誰的權利更大一些吧?」

他問著,不少人都點頭。

這一點,他們實在是好奇啊,好奇的不行。

見他們點頭,逸郡王唰的一下把玉扇合上了,「沒錯,本郡王和安郡王也好奇,想一試究竟,碰巧鎮南侯府娶媳婦,娶的碰巧又是沒落江老太傅的外孫女,安定侯府三姑娘,要是本郡王和安郡王同時非沐三姑娘不娶,最後誰娶到她,誰的勢力就更大。」

說著,逸郡王輕輕一聳肩,「事情就是這樣的,諸位都聽懂了吧?以後別再說本郡王對沐三姑娘有非分之想,往後本郡王要是娶不到可心的媳婦,就別怪我去搶他媳婦了。」

他說著,有不怕死的道,「郡王爺,就我家那老母豬似地媳婦,您也看不上眼啊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