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六十六章 爭搶

第一百六十六章 爭搶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?清韻在修剪花枝,沐清雪卻說讓她進屋說話,顯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。

清韻倒是好奇了,她這幾天算是把大夫人得罪死了,用膝蓋想也知道大夫人不會輕饒了她。

她沒兩個月就要出嫁了,再加上有鎮南侯府暗衛守著,不怕大夫人耍手段。

可是明知道她得罪了大夫人,還來泠雪苑,還當眾這麼親昵的攬著她的胳膊,沐清雪這是嫌日子過的太順心了,想從大夫人那裡找虐?

進了屋,坐了來。

丫鬟奉茶,清韻望著沐清雪,笑問道,「五妹妹找我有事?」

沐清雪點頭一笑,「是有些事,不過我想單獨和三姐姐說。」

單獨說?看來事情還不小呢。

清韻擺擺手,吩咐青鶯道,「你們先去吧。」

幾個丫鬟便福身退出去。

要換成以前,青鶯和喜鵲估計還擔心清韻會被人算計,被人賣了還給人家數錢。

現在還不知道誰賣誰呢,以前她們連做夢都沒夢到大夫人有栽在清韻手裡的一天。

丫鬟出了門,把門帶上。

屋子裡,有些安靜。

清韻也不開口,只端了茶水,把茶盞蓋掀開,看著茶氣氤氳,嗅著撲鼻茶香。

沐清雪坐在那裡,坐姿端莊,臉上帶著盈盈笑意,輕聲問道,「三姐姐,和鎮南侯府大少爺聯姻,你後不後悔?」

清韻抬眸,眸底閃過一抹怔然,她笑道,「怎麼這麼問?」

她後不後悔,與她沒關係吧?

沐清雪輕嘆一聲道。「有件事,我一直沒有告訴過三姐姐你,我想江家也沒有跟你說話,那一天,我從五妹妹那裡知道,祖母挑中了定遠將軍和鄭國公府大少爺的兩人,打算給你定親。我知道這兩門親都是火坑。和二姨娘商議了一番,派人告訴了江老太爺,江老太爺才能如此及時的給你定鎮南侯府。只是我和二姨娘一番好意,誰想……。」

清韻聽得睜大雙眸,她眼睛不眨的望著沐清雪,對她說的話。有些不敢置信。

沐清雪和二姨娘居然給江家通風報信?

見清韻眸光詫異,臉上也寫滿了不信。沐清雪輕輕聳肩,道,「我知道這事,說出來三姐姐你不信。但這都是實情,不信你去問江家,這麼多年。二姨娘和我都很關心你,只是二姐姐你也知道。這侯府內院,大夫人和老夫人當家主做,大夫人心胸狹隘,睚眥必報,老夫人一心只為侯府,我和二姨娘人微言輕,能幫的上忙的,也只有通風報信了reads。」

沐清雪語氣平緩,沒有心虛和起伏。

難道她說的都是真的,她能逃脫和定遠將軍亦或者和鄭國公府大少爺定親,是沐清雪和二姨娘幫的她?

她越說的這麼肯定,她怎麼越是不信啊?

幫了她這麼大的忙,怎麼以前不說?

見清韻眸底的質疑,沒有絲毫散去,反而更重了,沐清雪暗握了手,嘴角的笑意越深道,「三姐姐不信我說的?」

清韻笑道,「不是不信,是很難相信。」

沐清雪撲哧一笑,「這有什麼很難相信的,三姐姐忘記了,二姨娘曾是太太的陪嫁丫鬟,是江家的人,就是這會兒,二姨娘的父母兄弟都還在江家。」

她這麼說,清韻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。

她也知道二姨娘是她娘江氏的人,不過她並沒有在意。

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二姨娘的父母兄弟都還在江家,江家捏著二姨娘的命門呢。

清韻笑道,「這事,我還真不知道。」

沐清雪望著清韻,道,「其實,這事侯府里也沒幾個人知道,她們只知道二姨娘是太太的貼身丫鬟,誰想到她還有父母兄弟在世,還都在江家,我想江家沒有告訴三姐姐你,也是怕知道的人多了,到時候不小心說漏了嘴,惹的大夫人生氣,到時候二姨娘和我想幫你都幫不到。」

清韻點頭,表示贊同。

然後,她就納悶了,以前不告訴她,現在又告訴她做什麼?

正猜著呢,就聽沐清雪道,「以前雖然三姐姐受了不少委屈,可好歹沒有性命之憂,再加上江家有心,也難幫得上忙,不過現在不同了,三姐姐你即將嫁進鎮南侯府,是鎮南侯府未來的大少奶奶,有些事,該籌劃一二了。」

清韻聽著,嘴角微微上揚,方才說了一堆,應該就是為了這個所謂的籌劃吧。

「籌劃什麼?」清韻笑問道。

沐清雪坐正了,道,「有些事,不用我多說,三姐姐心裡也明白,大夫人不喜歡侯府和江家往來密切,更是為了斷絕兩府的關係,讓方媽媽動手腳,今天,你又跟老夫人告狀,逼死方媽媽,雖然方媽媽是罪有應得,但大夫人不會這麼想,你和大夫人也算是撕破臉皮了,以她的脾氣,她不會輕饒了三姐姐你的。」

清韻聽著,輕頷首。

沐清雪繼續道,「昨天,方媽媽放那麼大的錯,老夫人都打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要不是三姐姐你今兒拿鎮南侯相逼,老夫人還會揣著明白裝糊塗,說白了,不就是因為侯府離不得大夫人嗎,讓她有恃無恐嗎?」

「然後呢,」清韻笑問道。

其實不用然後,她已經聽出沐清雪的來意了。

沐清雪扭了綉帕,看了門外幾眼,像是怕有人偷聽,她輕聲道,「之前,三姐姐就希望我和二姐姐能有個嫡出的身份,我仔細想過,想大夫人將我們記在她名,那是痴心妄想,她活著,我們又不好越過她,記在太太名,只有……reads。」

她說著就停了。

清韻問道,「只有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