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一百七十章 吃食(求月票)

第一百七十章 吃食(求月票)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?秋霜帶路,兩人朝王妃住處走去。

遠遠的,就瞧見院外有丫鬟翹首以盼。

怕認錯了人,還湊近些,然後撒丫子跑回了院子。

等清韻和秋霜走到院門口時,若瑤郡主就迎了出來。

她神情有些不安道,「清韻姐姐,沒人為難你吧?」

這個人,明顯指寧太妃。

清韻搖頭,「沒有為難我。」

若瑤郡主就放心了,她望著清韻道,「母妃說太妃找你去,肯定是讓你幫安郡王和逸郡王向皇上求情,是不是啊?」

清韻笑道,「王妃猜的真准。」

若瑤郡主望著清韻,嗔了她道,「這還不叫為難你?」

安郡王和逸郡王兩混蛋,欺人太甚,簡直就是把任性妄為到應該用雷劈了。

他們差點害死了清韻姐姐啊!

要不是鎮南侯護著,現在清韻姐姐都不知道在哪兒了。

犯了這麼重的錯,只罰了三十大板,罰掃馬廄一個月,還嫌罰重了,要清韻姐姐進宮跟皇上求情。

安郡王是人,旁人就不是了是吧。

可是寧太妃身份尊貴,她求清韻幫忙,清韻能不幫忙嗎?

若瑤郡主替清韻心疼。

清韻反倒無所謂,笑道,「不過是求情而已,不算什麼。」

若瑤郡主不以為然,「你就是太好說話了,才會被人欺負,這事明明你占理,你就是不幫忙,誰也不敢吭半個字。」

話是這麼說,可是她要真拒絕了寧太妃,往後和若瑤郡主往來,還真不好意思。

求她幫忙,她不幫,上門來,倒是麻溜。

她臉皮會受不住啊。

秋霜站在一旁。左瞄右看,道,「郡主,三姑娘還要進屋給王妃請安呢。」

若瑤郡主點點頭。拉著清韻進屋。

內屋,紫檀木雕花大床上,寧王妃靠在大迎枕上。

她臉色溫和,神情溫柔的看著清韻和若瑤郡主走進來。

臉色有些蒼白,但比起上一回見。要好了許多了。

清韻上前,福身道,「清韻給王妃請安。」

寧王妃連忙抬手,讓清韻不用多禮。

要是可以,她都要扶清韻了。

若瑤郡主拉著清韻上前,道,「清韻姐姐就是禮多,你醫治母妃,保住母妃腹中胎兒,這是多大的恩情啊。若瑤給你當牛做馬都嫌不夠呢。」

清韻聽得直笑,她望著寧王妃,問道,「王妃左耳朵還疼?」

寧王妃搖頭,「白日里還好,晚上疼的多。」

清韻在床邊坐下,幫寧王妃把脈。

清韻靜氣凝神,若瑤郡主站在一旁,靜靜的看著,連呼吸都很輕。生怕打擾了清韻。

她望著清韻,見她恬靜溫和,嘴角勾起一抹感激的笑來。

要不是王妃左耳朵疼,不知道怎麼辦好。王妃都不打算告訴若瑤郡主,清韻會醫術的事。

若瑤郡主太咋呼了,她怕若瑤郡主一不留神就說漏了嘴。

可是王妃怕啊,耳朵疼的難受時,痛的她整個人都蜷縮在了一起,她怕會動了胎氣。導致小產。

她已經小產了三回了,她不能失去肚子里的孩子。

她有一種預感,這會是她最後一個孩子。

而若瑤郡主聽到王妃說清韻醫術高超時,那種震驚,她獃獃的看著王妃,半晌回不過神來,「母妃,你是說笑逗我玩的吧?」

王妃臉色很認真,一點也不像開玩笑的。

若瑤郡主不信也得信啊。

而且,她請清韻來王府時,王妃臉色有多蒼白,和清韻密談了會兒之後,臉色就好轉了許多,而且是越來越好。

還有清韻讓丫鬟送東西來,要親手交給王妃……

若瑤郡主請清韻來,完全是半信半疑,是把清韻當成救命稻草了,如今再看清韻認真的模樣,若瑤郡主越加震撼。

清韻姐姐一個大家閨秀,怎麼會有那麼高超的醫術啊?

太醫都保不住母妃的孩子,她卻能。

虧得她以前還說她傻,和她交朋友好了,想著,若瑤郡主羞的恨不得鑽了地洞好。

幸虧清韻姐姐大度,不跟她一般見識。

清韻幫寧王妃診脈,看了一隻手,又換了一隻手。

她眉頭隴緊,像是被什麼困擾了一般。

王妃有些緊張,等清韻收了手,若瑤郡主就迫不及待的問道,「清韻姐姐,可找到我母妃耳朵疼的原因了?」

清韻有些遲疑道,「像是中毒,又不像是。」

王妃的脈象不算強勁,但還算平穩,並沒有太大的起伏。

從脈象,看不出來王妃耳朵疼的原因。

若瑤郡主聽得有些懵,到底是還是不是啊。

清韻望著王妃,道,「我需要檢查王妃的吃食。」

王妃看了丫鬟一眼,丫鬟就出了屋子。

王妃有心找清韻來,所以昨天的飯菜都讓丫鬟盛了些,給清韻驗毒用。

很快,丫鬟就端了飯菜來。

清韻挨個的檢查,不過這些飯菜都沒有問題。

還有茶水,也都正常。

不應該啊。

清韻把茶盞放下,直起身子,道,「王妃一天的吃喝,都在這裡?」

丫鬟連連點頭,「都在了。」

若瑤郡主望著清韻,道,「都沒有問題嗎?」

清韻搖頭,「都很正常,沒有問題。」

沒有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啊。

王妃一天躺在床上,屋子裡擺著蘭花,也沒有熏香,進嘴的吃食沒有問題,吃的葯是她調製的,也沒有問題。

按理,她不應該左耳朵疼。

肯定有什麼她不注意的地方有問題,尤其是夜裡。

她望著王妃,問道,「王妃夜裡都做什麼?」

王妃回道,「大多時候看書,偶爾會綉一會兒針線,我一般睡的很早,昨晚除了陪王爺多聊了會兒天,和往常並無區別。」

前幾天晚上,耳朵隱隱做疼,她能忍。

昨晚疼的就劇烈的多了,還疼了兩回。

清韻點點頭,有些抱歉的看著王妃,道,「我一時還想不出來王妃為何會耳朵疼,容我回去多想想。」

王妃點頭一笑。

她望著清韻,轉了話題,問道,「太妃讓你進宮幫安郡王求情,你答應了?」

清韻點頭,「我答應了。」

王妃笑道,「答應了也好,幫著求情,好歹太后心裡舒坦些,這會兒時辰尚早,我讓若瑤送你進宮。」

若瑤郡主站起身來,道,「母妃,那我陪清韻姐姐進宮,你好好養身子。」

王妃笑容溫婉如水,「小心些。」

清韻站起來,福身跟王妃告退。

出了屋,若瑤郡主就望著清韻,道,「清韻姐姐,你和我說實話,我母妃腹中胎兒是不是保不住了?」

清韻望著她,露出一個放心的笑來,「你母妃的身子在好轉,暫時還不能下床走動,等卧床修養一個月,就能下床走一會兒了,以後會越來越好,王妃耳朵疼,我會想辦法醫治的。」

若瑤郡主高興的眼淚都出來了。

她感覺到清韻身上有一種力量,讓她相信她。

兩人邁步往前走。

快到二門處,清韻聽到一個粗狂的女音道,「迴廊上的燈沒燈油了,都添了沒?」

有丫鬟回道,「許媽媽,都添過燈油了。」

燈油?

清韻瞥頭望去,就見迴廊上,隔了沒多遠,就掛了一盞燈籠。

王妃夜裡才會頭疼。

平常睡的早,頭疼的很輕。

昨晚,多陪王爺聊了會兒天,耳朵就疼的厲害了。

清韻頓住腳步,若瑤郡主回頭望著她,道,「清韻姐姐,怎麼了?」

清韻望著她,眸光晶瑩閃亮,她朱唇輕啟,欣喜道,「或許我知道王妃為什麼耳朵疼了。」

若瑤郡主心上一喜,又拉著清韻往回走。

清韻和若瑤郡主去而復返,叫王妃著實詫異。

清韻進了屋,顧不得請安,就去看高几上的蠟燭。

她嗅了嗅,道,「果然,問題就是出在了這些蠟燭和燈油上。」

PS:求月票哈~~~未完待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