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二百一十八章 打臉

第二百一十八章 打臉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在侯府,可不是誰都由著她,也不是誰都會顧忌侯府的臉面。)

第一個,就是鎮南侯府的暗衛了,他是奉命保護清韻,大夫人幫沐清柔她們搶她的功勞,清韻生氣了,暗衛會不會如實稟告鎮南侯?

這等於是送了個把柄給鎮南侯。

還有皇上才賞賜給侯爺的秋姨娘,她是皇上的御侍女官,是皇上的心腹,大夫人如此明目張胆的欺君,她會不會稟告皇上?

大夫人後知後覺,身子都涼了半截。

沐清柔則哼道,「侯府和鎮南侯府成了姻親,就算侯府欺君了,他還會告訴皇上不成?!秋姨娘更不足畏懼了,她是父親的妾,侯府好,她才會好。」

她是篤定鎮南侯府的暗衛和秋姨娘不敢去告狀。

清韻也不知道她是哪來的那麼大自信,連大夫人這個當家主母都會把侯府置於險境,遑論其他人了。

沐清芷站在一旁笑著,「宴會是三妹妹你一手操辦的,你不說母親欺君了,誰說都不足以取信,就算皇上真的要定母親的罪,肯定會先向你證實。」

只要清韻說是她們一起想出來的,皇上肯定信她啊。

清韻笑了,她真不知道,她們哪來的自信,認定她會和她們同流合污,她望著沐清芷道,「我再大膽,也不敢欺君,皇上不知道這事便罷,如果他問起來,我會如實稟告。」

沐清芷臉一哏,幾乎脫口而出道,「你這是要把侯府置於險境了?!」

她說完,就後悔了。

因為老夫人一氣之下,把手邊的茶盞給摔地上了。

老夫人臉色鐵青,清韻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,她冷笑一聲,「侯府還有規矩可言嗎?要用家規時,把家規掛在嘴邊,讓父親左右為難。不用時,便拋諸腦後,禁足期間,想出院子就出院子。還有人護著,說到底,母親的話勝過家規,勝過父親,她想怎麼樣便怎麼樣。她做什麼都是對的,哪怕是欺君也是為了侯府好,如今更是把欺君大罪當成是兒戲,我不敢欺君還成了我的不是了?!」

清韻話音剛落,老夫人就道,「掌嘴十下!」

沐清芷臉一白,撲通一聲跪了下來,紅著眼眶,急忙解釋道,「祖母。清芷說那話,是有口無心,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說出口了,我沒那麼想。」

說出口的話,潑出去的水,有時候一句話,就能惹來殺身之禍。

而且,如此膽大包天,是非不分,只是一味的擁護大夫人。甘為走狗,老夫人看了就來氣。

「給我掌嘴!」見婆子有些磨蹭,老夫人又喝了一句。

婆子再不敢耽擱,走過來。手一抬,一巴掌就呼了下去。

沐清芷身子一歪,她急於用手撐著地,結果不小心撐在了茶盞碎片上,頓時疼的她只叫。

她拿起手來,鮮血淋漓。

沐清芷疼的直哭。可惜她哭的再傷心欲絕,幾乎暈厥,老夫人也不會心疼。

老夫人沒發話,婆子就繼續掌嘴,幾個巴掌下來,臉上五個指印,青紅一片。

剛打完,侯爺就邁步進屋來。

他瞧見屋子裡一片狼藉,眉頭幾不可擦的皺了下。

老夫人見了他,問道,「送皇上回宮了?」

侯爺輕點了下頭,「我送皇上到皇宮門口,就回來了,這是怎麼了?」

老夫人臉色有些青,三言兩語,把事情跟侯爺說了一遍,然後道,「一個個打著為侯府好的幌子,辦著私心事,讓侯府家規如同虛設,侯府今兒辦宴會,有些事,我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如今宴會散了,不好好整治一番,當真是要翻天了。」

以前,她只覺得清韻膽子大,今兒辦宴會才知道清韻的膽子算小,她再大膽,也不敢欺君,更不敢逼人欺君。

侯爺坐在那裡,看著沐清柔幾個,眼神也帶著淡漠和疏離,他望著大夫人道,「之前讓你說服她們三個辦宴會,可還記得你是怎麼答覆我的?!」

大夫人頭皮繃緊了,她哪裡想放沐清芷和沐清雪出來,是沐清柔苦苦哀求,再者,今兒宴會來那麼多貴夫人,就連皇上和皇后都來了,她卻把沐清柔幾個關在院子里,肯定會有人問起來,侯府辦大事,卻不許她們出來,指不定就以為她們有什麼隱疾了,她怎麼能關著她們?

只是三人一同受罰,放了沐清柔出來,就必須要放沐清芷和沐清雪,否則就是偏袒了。

大夫人遲遲不回答,侯爺臉又沉了三分,「說!」

大夫人硬著頭皮道,「她們三個說辦宴會,必定要四處走動,她們還在禁足,要罰抄家規,不能出院子,讓侯爺另外找人辦宴會。」

侯爺冷眼看著她,「沒抄家規之前,還記得家規,抄了幾篇家規,倒是把家規全拋諸腦後了!」

侯爺的聲音,透著凌肅之氣,大夫人知道他生氣了,她連忙解釋道,「我也不想放她們出來,可今兒宴會賓客眾多,清柔她們又和不少大家閨秀相熟,她們三個不在,必定會有人問起來,我怕到時候引起不必要的誤會,就許她們出院子了。」

「不必要的誤會?」清韻挑了下眉頭,問道,「什麼不必要的誤會?她們是被父親和祖母禁足在院子里,這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,若是有人問起來,如實相告,我想沒人那麼不懂禮問五妹妹她們犯了什麼錯被禁足,況且只是禁足幾天,不是什麼大錯,侯府辦宴會,這麼大的事,她們被禁足,都不許她們出來,正是向大家展示下我侯府家規之嚴厲的好機會,世家大族,家規嚴厲,人人稱頌!」

要說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