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二百二十章 添妝

第二百二十章 添妝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?

清韻睜圓了眼睛望著孫媽媽。

要知道,孫媽媽是老夫人的心腹,行事穩重,幾時有過這樣不懂禮數,從主子手裡搶東西的時候?

怕是隨老夫人進了侯府,還是頭一回呢。

她這樣莽撞,老夫人也怔了下,她望著孫媽媽道,「金簪怎麼了?」

她也看了金簪好幾眼,壓根就沒發現金簪有問題。

孫媽媽臉紅著,她湊到老夫人耳邊嘀咕了兩句,老夫人眉頭皺的緊緊的,多看了孫媽媽兩眼。

孫媽媽重重點頭。

老夫人就撫額道,「你去挑一支差不多的金簪來。」

孫媽媽就轉身走了。

等回來時,手裡拿了一支金簪,樣式不及方才那支漂亮,但厚重些。

老夫人笑道,「你就拿這支給堂姑娘做添妝吧。」

出了春暉院,周梓婷不解道,「那支金簪能有什麼問題呢,祖母也不說,就直接收繳了。」

她方才要問,結果老夫人都沒讓她問出口,就擺手道,「時辰不早了,去尚書府送添妝吧,你們要留在尚書府玩,就多玩一會兒。」

顯然是不想她問啊,越是這樣,越顯得金簪有問題,而且還是大問題。

清韻搖頭,她也好奇呢,金滿堂的首飾是京都數一數二的,極有信譽,而且那金簪看著委實不錯,不可能有問題啊。

只是金簪被老夫人收了,她們就是想知道也無從得知了。

兩人邁步,朝侯府大門走去。

兩人剛走到大門口,侯爺就騎馬回來了。

清韻和周梓婷連忙上前給他請安。

侯爺今兒心情很好,見了兩人,尤其是清韻,嘴角的笑都癟不住,他從懷裡掏了一沓銀票出來,遞給清韻道,「這是皇上贏回來。賞賜給你的錢,上朝時,鎮南侯幾個就交給我,代為轉交給你。」

看著那一沓錢。清韻眨眼道,「這麼多?」

侯爺失笑,「我數了下,有三萬五千兩,鎮南侯一萬兩。獻王爺一萬兩,餘下的都是寧王給的。」

周梓婷在心底計算著,抬眸看著侯爺道,「不對啊,徐公公走前,還告訴三表妹,鎮南侯輸了八千兩,獻王爺七千八百兩,寧王只輸了五千兩啊。」

鎮南侯多給清韻兩千兩,不算什麼。獻王爺更不可能正好給七千八百兩,怎麼也會湊個整,只是沒想到不是八千兩,而是一萬兩。

只是寧王……

五千兩和一萬五千兩,這差別可不是個小數目,堂堂寧王,能犯這樣低級的錯誤?

侯爺還不知道數目,寧王他們給錢,他都不大好意思收,要知道。像獻老王爺和寧王還有鎮南侯這些個人,別說收他們的錢了,就是平素送都送不到他們手裡啊。

反正接錢的時候,侯爺是猶猶豫豫。要是這錢不是皇上賞的,他會很乾脆,一錢都不要,至於清韻那裡,他代付都行。

可是這錢是皇上賞的,還當眾打趣幾人。問他們會不會賴賬,他要是不收,指不定皇上就以為他們三個欺負清韻一個姑娘了。

聽周梓婷的話,侯爺多看了清韻兩眼,「寧王真的多給了一萬兩?」

清韻不知道怎麼回答了,她知道寧王為什麼多給她錢,是因為她幫寧王妃保胎的緣故,只是上回若瑤郡主已經給她送了兩萬兩來啊,這又送來一萬兩,叫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尤其大家都知道他只用付五千兩,他卻多給一萬兩,她倒是想收了。

然而,侯爺不允許。

這不,侯爺沒有絲毫猶豫,就道,「寧王的錢,不能多收,他多給的一萬兩,一會兒我給他送去。」

清韻暗撇了下嘴,挑了一張萬兩的銀票,遞給了侯爺。

侯爺拿了銀票,也不進府,直接翻身上馬,又走了。

周梓婷站在一旁,捂嘴笑道,「三表妹,方才你把銀票給舅舅時,舅舅都瞧出你不甘願了,他都搖頭了。」

也是,到手的一萬兩,就這樣飛了,誰心裡都不舒坦啊。

清韻兩眼望天,她撇嘴,不是捨不得錢,而是周梓婷在身邊,她不能說明寧王多掏錢的理由,左右父親都知道她會醫術的事,她幫寧王妃保胎的事沒必要再瞞著他。

清韻把銀票塞懷裡,笑道,「走吧,去尚書府。」

侯府和尚書府緊挨著,離的不遠,就沒有坐馬車,直接走去的。

下了台階,周梓婷笑道,「你為了侯府辦宴會能掏一萬兩銀子,方才我還以為你會不收銀票,直接孝敬給舅舅呢。」

清韻輕笑,孝敬給父親,說實話,看到銀票的那一瞬間,她確實有過這想法,但也只是一瞬間。

侯府的將來,未有定數,只要想到最後便宜了大夫人母子,她是一萬個不情願。

只要父親疼她,往後有的是孝敬機會。

清韻沒說話,周梓婷也沒有再問了,其實不用說,她也猜到是為了什麼。

要換她是清韻,就沖大夫人她們如此待她,這侯府公中,她是能搬多少就搬多少,最好是一個銅板都不留給她們。

兩人走在前面,後面跟著丫鬟,丫鬟之後還有小廝。

雖然兩府離的近,但是這條路來往的人不少,就這麼一小段路,叫賣的商販都有三個了。

兩人走到尚書府門前,便瞧見了坐馬車來送添妝的大家閨秀。

見了清韻,那姑娘欣喜道,「是你們啊,這麼巧。」

那姑娘穿著一身松葉綠軟銀輕羅百合裙,腰束錦帶,面容精緻,梳著垂華髻,戴著鏤空金簪,雙目嶄亮,透著笑意。

這姑娘是工部尚書府大姑娘馮媛。

她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