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二百二十四章 牛糞

第二百二十四章 牛糞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周梓婷越說越來氣,有些傲人的胸口起伏不定,「拿你做幌子騙走了蛋糕,還不給你吃,這也就算了,她還幫著常寧侯府大姑娘為難你,甚至拿大表姐來威脅你,就沒見過那樣不要臉的人!簡直沒把侯府放在眼裡!」

清韻氣笑了,「尚書府幾時把侯府放在眼裡過,要是真放在眼裡,也不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叫個小丫鬟來騙祖母了,她又要嫁進定國公府了,大姐夫卧病在床,三少爺是嫡次子,國公府肯定會交給他繼承,大姐姐得仰著她的鼻息過日子,她就更趾高氣揚了,就算借我的名義騙了幾食盒糕點,我侯府還敢說什麼不成?」

「就這樣算了?」周梓婷憤岔不平。

清韻坐下來,道,「不這樣算了,還能怎麼樣,尚書府一堆大家閨秀去送添妝,我侯府為了幾食盒糕點鬧上門去,丟臉的是我們侯府,有話好好說,別說幾食盒糕點了,就是全給了,我侯府可不會捨不得。」

老夫人點頭,手裡佛珠撥弄著,道,「清韻說的對,蛋糕的事不能鬧大,非但不能鬧大,還得寬厚才是,尚書府不是要蛋糕嗎,孫媽媽,把廚房剩下的蛋糕,都給我裝好了,我要去尚書府一趟。」

清韻笑了,老夫人這是要上門打臉去。

她要用行動告訴尚書府,侯府沒小氣到那份上,要蛋糕招呼客人就實實在在的說,讓個丫鬟假借清韻的名義送什麼?

老夫人和孫媽媽去了尚書府。

清韻和周梓婷才回來,腿還乏著呢,就沒有去了。

再說老夫人,她帶著孫媽媽去了尚書府,直接就到了三老夫人院子。

走到院外,老夫人問道,「三老夫人在正堂會客?」

丫鬟點頭應道,「工部左侍郎夫人和安南侯夫人來了。」

老夫人點頭一笑,邁步進去。

她來的事。早有丫鬟去稟告了,也沒人攔她,老夫人就進屋了。

老夫人極少來尚書府,她今兒來。三老夫人還有些震驚,笑道,「大嫂今兒怎麼得空來我尚書府了?」

老夫人笑道,「染兒是我看著長大的,她就要出嫁了。還和清凌成了妯娌,我是希望她們堂姐妹兩能相互有個照應,只是……。」

說著,老夫人就停了。

三老夫人笑問道,「只是什麼?大嫂有話,但說無妨,安南侯夫人她們不是外人。」

老夫人笑道,「那我有話就直說了,不是我數落尚書府的不是,實在是三弟妹你太小瞧我侯府了。昨兒侯府辦宴會,請了不少大家閨秀來,耽誤了她們時間,沒能來給染兒送添妝,今兒都來了,她們對我侯府準備的蛋糕讚不絕口,尚書府想要蛋糕招呼客人,直說便是了,我侯府又不會不給,哪有叫丫鬟去騙人。說是清韻讓她來拿的道理,害的我還以為清韻朝令夕改,說好的把蛋糕拿去送人,又忽然要拿來尚書府。也是下人手腳慢,這要拿去送人了,她豈不是要在一群大家閨秀面前食言了嗎?她回府之後,我將她一通數落了,才知道她壓根就沒提過蛋糕的事,三弟妹。你這害我做長輩的,不分青紅皂白就平白指責了小輩一通,臉都掛不住了。」

老夫人一臉的嗔怨,三老夫人的臉就掛不住了。

尤其老夫人嗔完,繼續道,「昨兒時間來不及,也沒讓廚子多做多少,之前拿了一半來,剩下的不好送人了,總不能送了這個不送那個,索性我全拿來了,應該夠尚書府招呼送添妝的賓客了。」

三老夫人額頭有青筋跳動,尤其見老夫人笑的那個大方,她就氣的腦殼疼。

她努力維持笑臉,道,「是不是有什麼誤會,我聽丫鬟稟告侯府送了蛋糕來,還想去跟大嫂你道謝,怎麼就成尚書府假借清韻的名義去要的了?」

老夫人皺眉,問道,「這能有什麼誤會?我是聽說清韻要,才改了主意,不把蛋糕送人,讓周總管把食盒給丫鬟拿來尚書府的,怎麼就成侯府主動送的了?送了也不算什麼,幾食盒糕點而已,不是什麼大事,只是這樣糊糊塗塗的,我都弄不清楚了。」

三老夫人見老夫人刨根問底,又不能大聲質問。

她知道,老夫人是存心要她在安南侯夫人和工部左侍郎夫人跟前丟臉。

三老夫人很生氣,尚書府又不是沒有糕點招待賓客,何必要什麼蛋糕的,非得去侯府要什麼?!

害的她現在窘迫難下,臉都丟盡了。

尤其老夫人又拎了七八盒蛋糕來,越發顯得侯府大方,尚書府小氣耍手段。

安南侯夫人和左侍郎夫人面面相覷了,她們應該早些走啊,留下來聽尚書府的醜事,尷尬啊。

當然了,她們是相信清韻和侯府的。

昨兒的宴會,她們也都在,宴會辦的熱鬧有趣,不論是茶水還是糕點,都很精緻周到,不是小氣之人。

而且,那些糕點,大家喜歡是有目共睹的事,換做是她們,也會投其所好,給大家送一些去。

拿來送人的糕點,哪有先緊著尚書府來給堂姑娘招待賓客的道理啊?

要說侯府故意給尚書府難堪,讓尚書府下不來台,這種可能性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賠上一堆可以拿來送人的糕點,這樣的法子,除非蠢到不行,一般人都不會做的。

所以,撒謊的是尚書府。

見三老夫人臉色難看,老夫人就心情爽,她端茶輕啜,笑道,「清韻那孩子,懂事乖巧,我這個做祖母的都佩服她,難得有機會教教她為人處事的道理,誰想到最後成了我偏聽偏信,誤會她了,真是長江後浪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