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世嫁 >第二百二十六章 好轉

第二百二十六章 好轉

小說:世嫁| 作者:木嬴| 類別:女生

這根本就是把興國公府的臉面放在地上踐踏啊,難怪太后和雲貴妃都驚動了。⊙,

楚北行了禮,便要進屋。

身後,有丫鬟過來,跟皇后福身見禮道,「娘娘,老侯爺正和江老太爺下棋,沒空來,他說禍是楚大少爺自己闖的,就該有平禍的本事,這事他不管,讓您也別管。」

皇后眉頭緊鎖,父親素來疼北兒,唯恐他受氣受傷害,怎麼這時候反倒下棋重要了?

父親讓她別管這事,皇上又不許她進御書房,可她回了長信宮,也只能幹著急。

再說楚北,他邁步進了御書房。

他腳步從容,絲毫不懼,興國公他們則用一種恨不得將他凌遲的眼神剜著他。

楚北上前,給皇上還有太后見禮。

皇上看著他,皺眉道,「你果真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里了?」

說到牛糞兩個字,皇上嘴角就抽抽。

本來興國公府和鎮南侯府就斗的不可開交了,他在努力維持朝堂穩定,他怎麼給他來了這麼一腳,興國公要他給個公道,這公道如何給?

皇上頭疼,而興國公聽到牛糞兩個字,額頭就青筋暴起,一跳一跳的,彷彿能爆裂開。

楚北一腳把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牛糞是事實,他敢做就敢當,不會否認的。

所以,楚北點頭了,「我踹了。」

其實不用問,皇上也知道這事屬實。這麼掉面子的事,要不是真的,興國公不會鬧到他跟前來。

興國公見楚北承認了。火氣更是大,他拳頭捏的吱嘎響,像是要揍楚北似地,只是御書房重地,不容他撒野。

他望著皇上道,「皇上,堂兒有錯。他不該當眾說楚大少爺配不上沐三姑娘,可楚大少爺竟如此憤怒,一腳將堂兒踹進了牛糞里。那麼多人看著,他如此羞辱堂兒,羞辱我興國公府,堂兒是我興國公府嫡長孫。將來會繼承臣興國公的位置。他被楚大少爺如此羞辱,幾乎沒了活在世上的顏面,這口氣,我興國公府咽不下去!」

皇上腦殼一陣一陣的抽中,他恨不得叫興國公住嘴了,不用你多說,看你臉色就知道你咽不下這口氣。

只是鎮南侯怎麼還不來啊,有他和興國公吵。也省的他為難啊。

一旁小公公稟告孫公公,孫公公又告訴皇上。鎮南侯要下棋,不來了。

皇上原就皺緊的額頭,又皺緊了三分,有些摸不準鎮南侯撒手不管是想做什麼。

而這時,楚北望著興國公,不疾不徐道,「興國公覺得我拿牛糞羞辱了府上大少爺?」

興國公忍不住怒氣了,「羞辱了人,一點認錯的態度都沒有!鎮南侯府就是如此教你目中無人的?!」

楚北瞥了他一眼,望著皇上道,「我不會無緣無故的踹興國公府大少爺,我也不想說什麼緣由,免得有人說我惡人先告狀,事情的經過到底如何,皇上找左相府大少爺來一問便知。」

楚北說完,皇上便吩咐道,「宣左相府大少爺來見朕。」

很快,左相府大少爺就進了宮。

他規矩的給皇上和太后請安。

皇上望著他,問道,「鎮南侯府大少爺和興國公府大少爺打架時,你也在場?」

左相府大少爺額頭就冒冷汗了,趕緊回道,「回皇上的話,我和興國公府大少爺幾個在路上偶遇,打算去酒樓痛飲幾杯,並未參加他們打架。」

也就是在場了。

皇上點頭道,「事情的經過到底如何,如實說來,不得遺漏半個字。」

左相府大少爺看了興國公一眼。

興國公府大少爺和楚大少爺為何打起來,除了他,還有不少人都知道,就算他和興國公府大少爺玩的還算不錯,也不能偏頗他,否則一個欺君之罪,夠他喝好幾壺的了。

他趕緊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,一字不漏的稟告皇上知道。

原本皇上臉色就難看,聽了他的敘述,臉更是陰沉的如夏日暴雨來臨前的天空,烏壓壓的,帶著壓迫感,彷彿頃刻間,便是大雨滂沱。

他望著興國公,冷聲質問道,「這就是你口中所謂的起了些口舌?!」

這分明就是挑釁!

太后聽著,也扭頭望著興國公了,眸底也有了一絲的怒氣。

她雖然偏袒興國公府,偏袒堂兒,可堂兒說的這些話,委實傷人了些。

楚大少爺中毒在身,行房即死,不錯,這些都是事實,他說沐三姑娘嫁給楚大少爺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,這些都不算什麼,可當著人家的面羞辱人家不像個男人,讓人家進宮做太監,這跟拿刀子剜人的心也沒區別了,甚至更甚。

這樣的公道,讓她這麼幫他向皇上討?

豈不是叫天下人笑話她幫親不幫理了!

原本為了立安郡王為太子一事,朝廷之上就頗有微詞了,加上她為了安郡王和逸郡王胡鬧,要迎娶清韻,她下旨賜死清韻,更是錯上加錯,不少人都覺得她昏庸糊塗,她今兒若還幫興國公府,只怕滿朝文武都有微詞了。

只是想到興國公府大少爺被楚北一腳踹進牛糞里,太后心底也很不滿。

縱然興國公府大少爺有錯,打他兩拳出出氣也就算了,他卻偏要把他踹進牛糞里。

太后望著皇上道,「哀家還不知道堂兒當眾羞辱過楚大少爺在前,哀家不否認他侮辱楚大少爺有錯,但楚大少爺一腳將他踹進牛糞里,這凌辱,比堂兒有過之無不及,哀家知道皇上喜歡楚大少爺,希望你能稟公處置。」

說完。太后就帶著雲貴妃走了。

太后要走,興國公也攔不住